唐山燒烤店毒打女孩事件,震驚全國,甚至全球側目,帶來的負面形象,比起六四、香港問題、新疆問題西藏問題,份量同等,傷害性極大,而且最主要是引起中國牆內人民的巨大反應,比起其它「人權問題」,更有切膚之痛,無法裝睡。 首先,唐山事件最表層的問題,便是某些中國人的道德淪喪已經亳無底線。大庭廣眾調戲良家婦女,亳無羞恥;被拒後暴力毆打女性,兇狠殘暴,亳無惻隱。這種人民質素,還談甚麼「文化輸出」?

第二便是圍觀者不敢施以援手勸架,遑論救人,究其原因有二。一為害怕人身受傷害,此仍人之常情,敵強我弱,的確無法強求任何人作出犧牲。但和美國之前的長老教會槍擊案事件相比,手無寸鐵的牧師面對手執槍械的兇徒,仍然上前阻攔,最後不幸犧牲。兩相對比,中國人似乎就不容易有這種「捨己忘我」的奉獻精神。

二為害怕被法律鐵拳誤判。中國不鼓勵公民見義勇為,勸架者可能都被視為「參與打鬥」,市民如果想調停糾紛,除了考慮人身安全,還要顧慮「誤墮法網」,到時百詞莫辯。這情形有點像中國人不敢輕易扶起摔倒路邊的老人,怕被訛詐,反咬一口。這個例子說明,中國的法制有巨大的缺憾,民眾不敢相信法院能為自己討回公道,所以寧可「見死不救」,斬腳趾避沙蟲。現在場景只是轉了在街頭打鬥,無人敢勸交。可見泱泱大國的法制,無法令人民有信心行公義。

再來,暴打女性的團夥有成員是黑幫「天安社」,或者本身已是犯案累累,卻居然可以大搖大擺在餐廳用餐,事後被抓也能夠先以金錢解決,最後唐山公安「彈弓手」,放了再捉,才算被捕。但可見當也官黑勾結相當嚴重,全國又有多少這種「官黑鈎結」?當年四川重慶的「文強官黑勾結保護傘」事件,文強做過公安局和司法局的一把手,卻經營勾結黑社會的活動。全國還有多少這種「官黑勾結」的生態?而官黑勾結的原因,又同中國的政治現狀有關,無論是「官黑共同富裕」,或者由黑社會出面做行政機關不敢做的事,都說明了「中國官場制度敗壞」。

再者,唐山燒烤店出事後,竟然引來大批民眾在微博實名舉報自己過去被黑社會逼害的案件,一度令唐山公安局門口「其門若市」。可見,過去一般市民遇到黑社會,都是無路申冤,整個公安系統腐爛透頂。可以說,今天唐山公安局有多積極打黑,過去就有多麼懶散的包庇黑社會。

而最糟糕的是,官黑勾結是沒有盡頭的,隨時愈挖愈深,牽連甚廣,某些老案件的翻案,可能涉及不少身居要職的領導。也因為如此,當局也沒有可能「一案辦到底」,可能只是「鋸箭法」處理,內部深層問題不敢觸碰。黑社會以官員撐腰、魚肉鄉里之事,怕是無日無止。

而中國人也很可憐,借助唐山的全國熱度,稍微享受了一下的「言論自由」,可以實名舉報,但熱度之後,韮菜還可以這樣「暢所欲言」嗎?而且,在唐山案件可以無屏蔽發言,應該也是官方的授權許可,其它案子呢?

當你見到唐山人民排隊實名舉報時,你不禁會問,平時這些唐山市民,怎麼都不去舉報啊?為何還能如常生活啊?外人能察覺到他們被逼害的情況嗎?還是只能看到他們「新時代中國人的驕傲」?如果唐山人民的真實情況,要在危急關頭才會顯露,那麼我們又憑甚麼可以肯定,新疆的人民,是幸福快樂無憂無慮呢?全國還有幾多人民,等待一次唐山事件,便能衝破封鎖,一吐多年烏氣、討回公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