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再次卸磨殺驢 上海大白街頭討薪 無人同情

中共清零防疫亂象頻發,民眾抗暴常態化,官民矛盾不斷升級。

在長春,日前有車禍患者被送到吉林大學二院急救,但醫院還要求先做核酸,家屬憤怒,與安保打了起來。

在上海,一位年輕女子因為在街頭拉低口罩吃東西,就被警察暴力抓捕,引起民憤。

上海警察:「你給我站住!」
上海警察:「對你進行盤查。」
上海市民:「甚麼盤查?」

警察一直手指著這名年輕女子,不斷發出警告,不讓她再往前走。

警察上前拽女子的揹包,險些把女子拽倒。女子的手機從揹包裏掉了出來。三名警察又圍上來,與女子爆發肢體衝突。

上海市民:「為甚麼?!」

與此同時,中共的鐵拳也打到為其效力的大白。一群大白高呼口號,在上海靜安區遊行的錄像在網上熱傳,被諷刺是大白也淪落街頭,要集體造反。

上海大白防疫員:「我們要薪水,我們要錢。還我們的錢。」
上海大白防疫員:「還錢!還錢!還我血汗錢!」

對於大白遭到的不公待遇,在社交傳媒幾乎看不到同情之聲,輿論一面倒地稱他們是「助紂為虐的幫兇」,他們的遭遇是中共再次卸磨殺驢的標準結局。

有民眾說:「大白以為主子只收割人民,會放過自己。」

還有民眾留言提醒中共體制內人說:「一切都是按步就班,下一步就是體制內的領不到薪水,也會出來討薪的,時候一到,一定會垮的。」

真沒錢了?江浙滬成立「降薪辦」 公務員全面降薪

清零防疫重創中國經濟,出現消減體制內公務員薪水的跡象。

6月14日,大陸社交傳媒上流傳一篇題為「傳江浙滬成立降薪辦,上海處級年薪35萬降至20萬」的文章。文中披露,疫情之下,各地裁員,曾經搶手的公務員待遇也進入寒冬,江浙滬成立「降薪辦」,公務員全面降薪。

文中舉例說,上海的一名處級公務員年薪35萬被減去15萬降至20萬,主任科級公務員年薪已由24萬減至15萬元。這次調整的是績效薪水,幅度與當地財政收入同步。

對蘇州南部的公務員,補貼停發,年終獎減30%~40%,降薪3萬至6萬,蘇州公務員普降7萬。

浙江方面則停放補帖,緩發或停發部分績效獎金,有部門的一季度獎金全部退回。而上海今年公務員績效獎金全部取消,重大活動獎勵減半,13個月薪資和年終獎進一步削減。

文中披露,江浙滬除成立降薪辦外,還成立了疫情基金,扣除公務員一部分薪水來充實基金。

旅居澳洲的中國法學家袁紅冰6月14日,就此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表示,在習近平回歸毛澤東國家壟斷經濟、對民營企業進行全面的打壓趨勢之下,民營企業萎縮,地方財政的來源就枯竭了。

袁紅冰說,去年從體制內一定級別官員得到的消息是「今年元旦過年期間平均只能發到三分之二的薪水,不可能全額發放了。」

根據中國各地公布的4月份財政收入顯示,地方政府財政收入大降,深圳同比下跌44%,蘇州下跌49.6%,多個城市下跌幅度超過三成以上。

上海的一名網上作家趙華(化名)也向大紀元證實了有關降薪的信息。他說,從市場監管局工作的朋友獲悉,「從去年年底就開始薪水降三分之一,年終獎減半。而且今年已經說薪水要減半,年終獎都沒有了。」

他舉例說,比如原來每月一萬元收入,從今年年初開始,他們就是只拿到七千塊,比原來少了三千塊,那麽從現在開始,就只能拿五千塊了,就是只有相當原來的一半了。

趙華說:「很多人是根據收入來買房子、買車的,現在突然出現變故,馬上付這個按揭就困難了。」

公務員降薪似乎已經是普遍現象,廣東的一名私企老闆夏先生6月14日向大紀元介紹,深圳交通局的一個文職公務員,通常實習半年後,每月薪水就能拿1.5萬元,加上每年的福利待遇跟各種補貼很多,每年收入達到25萬至30萬。現在各種福利補貼都沒有了,就是變相地降薪了。

江蘇省縣局級單位的一名公職人員嘉先生今年初曾向大紀元披露,原來年終獎能發五萬元,去年只發了一兩萬,今年已得到通知,可能沒有年終獎了,而公務員電話補貼、交通補貼、其他獎金今年一律取消。

嘉先生披露,蘇州公務員還被通知要將2021年的獎金,從今年開始,按月分批退回去。

趙華(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說:「現在這個經濟形勢是一塌糊塗,大家擔心二十大召開以後,苦日子也沒有頭。」趙華還表示,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朝鮮就是我們的明天,所有東西都要憑票供應,就是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了。

傳習近平力撐失敗 樂玉成「貶任」廣電總局

6月14日,中共人社部官網發布國務院任免消息,任命樂玉成為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副局長,免去其外交部副部長職務。

6月12日,「光傳媒」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共黨內在中俄關係上發生內訌。主張必須要「與俄羅斯共進退」的習近平,與黨內元老及李克強等派系發生分歧,後者認為要想避免來自美歐等國的制裁,在外交上必須「與俄羅斯做切割」。

最終,政治局決定將親俄派的樂玉成調至廣電總局擔任副局長。但習近平當時投了反對票。不過,習近平的親俄抗美路線最終遭到高層否決,習近平親自出馬也沒能保住樂玉成。

樂玉成此前是中共外交部排名第一的副部長,分管日常外交業務工作,他也是副外長中唯一的中共中央候補委員。

早前、有港媒消息指,樂玉成原本被視為中共下一任外長的熱門人選,但這次平調為廣電總局副局長,意味著他的未來仕途很難再有上升的空間。

今年59歲的樂玉成畢業於南京師範大學俄羅斯語文學系。他曾兩次在中共駐莫斯科大使館任職。

2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到訪北京和習近平會談後,樂玉成在向傳媒介紹會談成果時說:「中俄關係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

樂玉成被認為是親俄派以及習近平的人馬,有分析認為,原本是外交部長熱門人選的樂玉成,在中共二十大前,突然調離外交部,意味著中共對俄關係發生了變化。

矢板名夫6月10日在Facebook撰文表示,樂玉成是非常明顯的降級調動,這說明他在外交部的工作中,應該是犯了甚麼錯誤。他認為,「樂玉成的去留是中共在外交上是否繼續支持俄羅斯的象徵。」

時事評論員陳破空表示,樂玉成被踢出外交部,意味著習近平的親俄反美的外交路線遭到了黨內否定,李克強等務實派的外交路線開始抬頭。

打人凶手曝衙内身份 唐山人排長龍舉報 新版「打黑」要登場?

「唐山打人案」持續發酵。6月14日,當地大批市民前往公安局要求舉報自己曾遭到黑勢力欺凌,當局罕有地表示「鼓勵」。不過分析認為,中共對這次打人事件的高調處理,其實另有目的,新版「打黑」運動呼之欲出。

唐山市民:「這是唐山市公安局門口,這個舉報的(人),這傢伙。」

公安局前排大隊申冤,這是6月14日發生在唐山市的場景。

迫於「酒吧打人」事件的輿論壓力,唐山官方日前宣布,展開社會治安整治專項行動,並設置接待窗口,接受民眾舉報。

結果一大早,民眾就在公安局前大排長龍,接待室門口擠滿了前來申冤的男女老少。據說有民眾等了4個小時還沒能進門。有評論說,「可見唐山冤案堆積如山」。

唐山市民:「一上午都接待不了10個人,這幹啥呀這是。」
唐山市公安局工作人員:「因為當時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後續領導們會研究研究到底怎麼做。」

不過大陸民眾對唐山官方的作法不以為然,認為他們是在作秀,質問說,唐山有沒有黑社會,唐山公安局會不知道麼?

自唐山打人事件被曝光後,有關凶手背景深、有官方保護傘的疑點不斷被挖出。

錄像顯示,打人者之一沈某俊被抓捕時,乘坐車輛為奔馳邁巴赫,最低配置也要160萬人民幣。車牌尾號是稀有的連號車牌7777,絕非一般社會小混混的層級。另一打人者馬雲齊被查出他的父親是江蘇興化市的政法委書記馬元連。

更有民眾爆料,打人的這「唐山五虎」疑似與唐山市公安局局長趙晉進曾經一起把酒言歡。

而在案發後,河北省政府下令,改由附近的廊坊市公安局接手處理這宗案件。

國際事務評論員唐浩:「這種『異地出警』的安排,正好表明了唐山公安局跟這宗案件有利益糾葛,也可以說,間接證實了公安局長趙晉進就是這批黑虎隊的保護傘。」

不過,出乎尋常的是,對於這起惡劣的社會事件,中共當局並沒有像此前對待徐州「鐵鏈女」等事件那樣極力封殺,反而似乎是放開民間討論。

案發五天後的6月15日,唐山打人事件後續信息仍能衝上熱搜第一。中共黨媒更是親自上陣,對事件進行高調評論。

而唐山地方當局,不僅開展所謂專項整治行動,甚至還派出大批警力,到各大餐館或燒烤店站崗,保護民眾吃夜宵,場面令人啼笑皆非。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唐山打人案的急速發酵,幾乎完全蓋過了原本大眾對清零防疫與經濟困頓的高度關注。第二,中共正好可以樂得藉這個事件扮演一次為民除害的正義角色,這就等於在為中共政府挽回形象。這是一舉兩得的買賣,中共當然不會放過。」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中共高調的做法,令人很容易想起,1983年由當時的中共黨魁鄧小平主導的「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活動」。

對於1983年這場運動的起因,中共黨媒《人民日報》2017年3月發表的文章,毫不隱晦地稱,直接原因是因為唐山有黑社會性質的「菜刀隊」攔截騷擾了鄧小平的車隊,以及1983年6月在內蒙古呼倫貝爾盟發生了27人被殺的「六一六大案」。

83年的「嚴打運動」持續了三年之久,立案超過240多萬起,在全國逮捕了至少177萬人,判刑174萬人、其中2.4萬人被判處死刑。在唐山,涉案的「菜刀隊員」有600多人被判處死刑,迅速執行了槍決。

唐靖遠認為,這次唐山打人案與「83年嚴打」有相似之處就是,巨大的民怨令中共政權處於危機之中。現在當局似乎想故伎重演「83年嚴打」那一齣戲,借助打擊黑惡勢力,轉移矛盾視線,籠絡人心。

唐靖遠:當時因為文革結束不久,社會法治體系破壞嚴重,社會經濟也嚴重受挫,元氣未復,同時大批知青返城之後沒有工作,社會上出現大量目無法紀、信奉「強權第一」「鬥爭為王」、有槍有刀就是真理的人群。「唐山菜刀隊」就是這一類的典型組織。

我們可以看到,當前的社會狀態和「83嚴打」時期是比較相似的,也是整個社會正處於一個巨大的轉型過渡期,只不過方向剛好是反過來的,是從經濟挂帥重新回到政治挂帥,同時也因為經濟嚴重受挫,社會上失望、甚至絕望情緒瀰漫,也出現了大量迷信強權至上、迷信「戰天鬥地」的失業人群。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的持續暴熱,還真有幾分宿命的味道。

唐靖遠認為,唐山打人事件曝光後的種種詭異現象透露出,打人案只是個引子,當局的真正意圖和目標似乎是唐山的黑勢力以及背後的官員,這應該與當前的習近平的連任以及權鬥有關,唐山打人事件案是否會掀起巨浪,有待進一步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