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中國各大財經媒體突然一片熱鬧,一夜之間,似乎「牛市回來了」。但這個好消息來的有點突然,和李克強這段時間一直強調的經濟下行壓力很大,顯得有點那麼格格不入。明眼的人都看得出,這些好消息明顯是為中共要打造出來的一個大牛市在做聲勢,那麼,中共這是想要幹甚麼呢?中共的人造牛市能挽救中國經濟下滑的危機嗎?與此同時,美國5月的通脹又創下了新高,在美聯儲加息預期上調的情況下,美股似乎牛不起來了,那麼,華爾街的資金準備要去哪兒賺錢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股市造勢啟動 人工牛市呼之欲出

上星期,中國各大財經網站像是商量好了,頁面上突然都掛滿了像是「外資跑步進場」、「外資10天掃貨660億」、「全球資本配置中國資產」、「牛市來了」等等為股市造勢的詞語。

與此同時,比亞迪的A股股價在10日時創了新高、市值衝破萬億的消息,也被各大媒體紛紛報道,還有大陸媒體把比亞迪稱為是「比王」。

這樣的造勢節奏,再配合上比亞迪的利好消息,可以看到,中共拉攏資金進入股市的意圖顯而易見,相信,一定有不少人的心又躍躍欲試了,但是,要想真正撬動普通百姓的錢包,還要有一個打動人心的元素,那就是得有一個牛市沖天的美好故事。

當然,中共最擅長的就是這個,於是,我們看到,在各大媒體的報道中,有一個億萬富翁浮出了水面,這個人自然也和勢頭正猛的比亞迪聯繫到了一起。

不少文章是這樣描述的,說有位神秘人物比巴菲特更早投資了比亞迪,並且以1,250億人民幣的身家,成為廣州的新首富,這個身價大約是許家印的兩倍,這人是誰呢,他就是比亞迪的創始人王傳福的姐夫,呂向陽。

報道說,呂向陽是比亞迪的第三大股東,九十年代在比亞迪剛起步的時候,以250萬元投資了比亞迪。截至去年年底,呂向陽直接及間接持有比亞迪13.51%的A股股票,按照比亞迪近期的股價以及將近萬億的市值來推算,呂向陽持股27年賺了上千億。

這樣的投資故事,確實讓人又羨慕又心動。所以,熱市,加上優質資產,再加上一個發財致富的傳奇故事,然後,我們就看到,一個人造牛市被高調打造了出來。

不過,報道雖然很熱鬧,但卻沒法掩蓋經濟蕭條的實質。那麼,中共在此時造勢,是否具備了人造牛市的條件呢?

美國陷通脹泥淖 牛市或終結

可以看到,中共緊盯的美國,現在可是正面臨著通脹危機,而中共選在這個時候製造牛市,也是想借美國陷入通脹困境的東風。

前兩天,美國剛公布了5月消費者價格,在能源和食品價格飆升的影響下,消費者價格同比升幅進一步上升,達到了8.6%,這是自1981年12月以來,最快的升速,與此同時,美國密歇根大學公布的6月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初值,遠低於預期,也觸及了創紀錄新低。

市場也因此上調了對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巴克萊估計,美聯儲在15日的議息會議之後,將會加息0.75厘。高盛則預計,美聯儲未來3次,將會各加息半厘。

自從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以來,近兩個月,美股是一路向下,在上周五,納指更是大跌了880點。

美國股市牛了10幾年,但是,伴隨著這一輪加息周期的開啟,美國股市在持續下跌。如果真像這些金融機構所預測的,未來會有更猛烈的加息,那麼,對美國股市的殺傷力可想而知,股市和債市很難期待會有轉勢。

這還只是加息對經濟衝擊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如果猛烈的加息也按不住通脹這頭猛獸的話,那就更麻煩了,美國面對經濟衰退的風險就會增加。這也是美聯儲現在面臨的最大難題。

並且美聯儲官員們的時間極為有限,今天,也就是美國的6月15日,美聯儲的官員們,要發布最新的利率和經濟預測。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會在今天晚些時候闡述利率前景。

《華爾街日報》說,「正如很難知道何時開始加息一樣,也很難知道何時停止。未來鮑威爾面臨著兩種風險:一是走得太慢或是停得太早,讓通脹率繼續礙眼地高於美聯儲2%的目標,二是加息過度,將經濟推向急劇放緩。」

我們知道,資本對風險的嗅覺是最靈敏的,它們早已經聞到了風險的味道。所以,星期一,交易員們已經動了起來。

彭博社就在周一的報道中提到,投資者預期美聯儲加大力度生息的風險上升,交易員們在拋售除了美元以外的美國資產。 報道還引述了盛寶金融策略師的看法,認為「通貨膨脹,向市場發出了看跌的提醒」。

在星期一新加坡的中午時段,美國所有主要股指的期貨合約都出現大跌。10年美國國債收益率則上漲到3.18%,逼近5月份觸及的3年高點。

那麼,美國股市沒有了行情,要賺錢的華爾街拋售了這些資產之後,會怎麼辦呢?

對於華爾街而言,首先,要保證資金安全,第二,當然就是要賺錢了。那麼,錢往哪兒投呢?即使債市上面有吸引力,但債市的回報率也難以和資本大鱷在股票市場賺的錢相比。

所以,這就要說回到中共的人造牛市,如果中共趁這個時候,造出個人工牛市,打造一個讓資金可以落腳賺錢的行情,還是有機會圈來華爾街的資金的。

但是,大部份資金是不會想去大陸的,因為大陸是中共控制的政策市,現在外資紛紛在撤離,誰還想再跳進去?那麼,就很可能會殺回香港,而港股,現在剛好跌到了跌無可跌的局面,可能就跌出了一個機會來。

這是外部的情況,從中共當局內部的角度來看,如果現在能營造出一個人造牛市,對它的好處就更多了。

今年是中共的政治年,下半年還有北戴河會議和二十大。把經濟粉飾得漂亮一點是中共的政治需要,政治任務,但是在清零政策已經把經濟搞得奄奄一息之後,中共想要迫切地扭轉經濟頹勢,可就不是件容易事兒了。

大家知道,前段時間,李克強剛開了個十萬人大會,還派出督查組去各地查看,在6月8日,李克強又開了個會,主要問題還是經濟下行壓力很大,要各地「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推動政策,穩住局面,「穩住經濟大盤」。要保證二季度經濟增長,不能再下滑了。

李克強說要保證經濟正增長,但是拿甚麼保增長呢?中共該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基建投資也做了,房地產也鬆綁了,33項穩經濟措施也好,減稅降費也好,該出的政策早就出台了。現在,李克強還在說經濟下行壓力很大,那就是說,做了這麼多,到現在為止,這些措施還沒一個見效的。

這也正常,因為經濟下行疊加勞民傷財的清零措施,一定會讓很多經濟政策失效,或者效果大打折扣。而即使是有效的措施,要挽回經濟下滑的趨勢也是需要時間,同時,還得確保政策的連續性,以及各地的配合度。

不過,在百業凋零、回天無力的時候,資本市場可能相對會見效快一些。

現在上證指數也就是3200多點,中共用一兩個月的時間,把股市從3200點拉升到了5000點,趕在北戴河會議之前,造出一個聚錢的熱市來,未必做不到。

香港上半年IPO跌92%  萬億南下資金托市

所以,趕在二十大之前造出一個牛市,營造一個賺錢的效應,轉移市場對經濟下滑的不滿和失望,對中共的北戴河會議和二十大來說就是一劑「特效藥」,所以,中共迫切要給股市做熱身。

而另一方面,中共不得不趕快提振香港市場。因為香港資本市場,今年以來的表現非常不理想,香港的金融地位已經岌岌可危。

上個星期,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普華永道,香港叫做羅兵咸永道,在記者會上說,今年上半年,香港新股市場集資額有171億港元,按年下跌92%,就是不到去年同期的1/10。

普華永道,還將今年的全年集資預期減半,從年初預計的3,500億到4,000億港元,下調到了1,800億到2,000億港元之間。

先不說全年目標能不能實現,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半年的集資金額只有100多億,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

所以,為了保住香港的金融地位,也為了營造一個繁榮景象,必須選擇一個股市來操作。剛才我們也提到了,國際資本很多不敢進大陸,但是敢來香港,所以,香港就成了聚焦點。

一方面,中共可以藉著南下資金來幫著托市。目前看,香港市場沉澱了大量南下資金。大陸媒體5月23日報道,今年1~5月,南下資金有超過1,200億元流入了香港股市,持股比例較高的個股大多數是兩地上市的AH股。

另一方面,還要為國際資本打通阻礙,那就是中共對科技企業的監管,比如國際資本青睞的阿里巴巴、騰訊等,都因為被監管而失去了以往的活力,所以,我們也看到了,中共目前正在調整政策,在給這些科技大巨頭鬆綁,這樣,國際資本才願意進來。

所以,短期之內看,中共奔著這些目的,拉升一波人造牛市還是有可能的。但長期來看,因為人工牛市,不是基於經濟基本面而形成的牛市,所以是難以為繼的,它只是中共一時製造出來的一個經濟繁榮的假象而已。

當然了,華爾街的資金是「聰明錢」,知道中共要造牛市,先跟著賺一把再說,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就會聞風而逃。 可跟進的散戶們呢,很可能在高價位上被套住,跟不上機構逃離的腳步。

股市有一句話,叫做:「五窮六絕七翻身」,就是五月六月都是跌,而七月會漲。但是,在中共的人造牛市裏面,「韭菜們」翻身的機會能有多大呢?最後,還是要提醒大家一句,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本文僅供參考,不作為投資建議!)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