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私人貸款申請服務越趨便捷,但當中部份程序暗藏漏洞,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民主黨去年底起接獲市民求助,有騙徒覷準申請過程的漏洞,透過職位招聘,誘騙事主提供個人資料並偽造文件,申請私人貸款,事主收到追收還款通知始知受騙,至少接獲16人求助,涉及款項達429萬。

女學生與「律師」對話 受騙後續被追數

未滿20歲的學生C小姐(化名),去年底在網上應徵化妝品代購兼職工作,被要求提供身份證相片、住址證明、環聯信貸報告(TU)及事主手持身份證的相片,以供入職及確認身份之用,C小姐本來不知道何謂TU,對方解釋是要確保員工沒有破產,不會用公司資金還債,不虞有詐。期間騙徒冒充律師與她聯絡3小時,聲稱完全無法律問題。即使C小姐一度質疑對方是否洗黑錢,但最終因為「律師」的連番詳細解答,令她放下戒心。

騙徒接著於WeLand網站申請貸款10萬元,於今年1月底指示事主到旺角站代領支票,聲稱該支票是公司資金,簽收後著事主先將支票存入指定戶口。直至今年4月初,事主到還款通知後方知受騙,在報警後才知道與她交收支票的是WeLend職員,質疑職員為何無表明身份,形容發現後如「天跌落嚟」。C小姐後來前往WeLend辦公室查詢,要求暫停追收,接見的職員質疑她與騙徒串通,更恐嚇稱即使警方進行調查中,仍會透過收數公司追收欠款。C小姐表示,最近仍收到追數來電,直到民主黨向WeLend交涉後才暫停,坦言因事件哭了很久,擔心無力償還,以及不能申請貸款讀書。

K小姐直到有銀行職員要求回答認證目的後,方知受騙,更導致她信貸評分調低,無法置業。(宋碧龍/大紀元)
K小姐直到有銀行職員要求回答認證目的後,方知受騙,更導致她信貸評分調低,無法置業。(宋碧龍/大紀元)

騙徒偽造月結單 銀行認證無提目的

從事會計業的事主K小姐,今年初在求職平台申請「移民顧問文書助理」一職,其後以拍檔身份與騙徒合作,被要求提供TU、身份證、銀行卡及住址證明等。騙徒2月冒認事主身份,聲稱事主為公院醫生,還以偽造銀行月結單等,向多間銀行借貸,並在2月初以工作為由,要求事主到花旗銀行銅鑼灣分行進行身份認證,事主指因拍檔身份不以為然,銀行職員也無提及身份認證目的與私人貸款有關,僅取走身份證便完成認證程序。

K小姐表示,同日便收到40萬元,相關款項沒標明為私人貸款,便按騙徒要求將款項轉至騙徒戶口。直至3月1日騙徒再要求事主到其它銀行進行身份認證,銀行職員堅持要事主回答認證目的後,方知自己被騙,在查閱環聯信貸報告後更發現,騙徒圖利用其個人身份再貸款200萬,讓本身想置業的K小姐感震驚及驚訝,因信貸評分已為最低級而無法造按揭,感很傷心。

事主C小姐被騙徒盜用身份申請10萬元貸款,擔心無力償還。(宋碧龍/大紀元)
事主C小姐被騙徒盜用身份申請10萬元貸款,擔心無力償還。(宋碧龍/大紀元)

袁海文:當局應修例監管信貸業

民主黨去年12月至今年4月中,共接獲16宗「盗用身份借貸」的求助,損失金額近430萬,涉及花旗銀行、WeLend等金融機構。行騙集團多利用事主求職心切心態,於社交媒體發帖訛稱有工作機會或可觀酬金,騙取個人資料和文件,然後偽冒事主身份向金融機構申請借貸,利用機構的身份認證與審批程序漏洞取得貸款,事主對整個貸款過程全不知情;騙徒同時訛稱「工作要求」,要求事主把所貸款項轉賬至指定戶口,以獲佣金或報酬。事主直至遭金融機構追收欠款或被警方通知時,才知自己受騙。

民主黨綜合事主資料分析,發現詐騙集團早於去年7月起犯案,在去年12月至今年3月的第五波疫情期間,更是犯案高峰期,又相信所收到身份盜竊貸款求助只是冰山一角。全部16名事主已報警求助。

民主黨消費者權益政策發言人袁海文表示,金融機構審批程序出現極大漏洞,讓騙徒有機可乘,亦沒有及時處理漏洞,指有事主去年11月發現受騙時已即時報警並通知銀行,惟相關事件其後仍繼續發生,令金融機構自身及市民遭受更大損失。

袁海文指,如果有關金融機構於身份核實程序上,有要求與申請人面對面核實身份、確認貸款目的或即時人臉識別技術,大部份盜用身份的借貸將不會獲批。袁建議政府應修例進一步監管信貸業,監管放債的金融機構的行為、操守及程序。

袁海文相信,有關盜用身份貸款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宋碧龍/大紀元)
袁海文相信,有關盜用身份貸款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宋碧龍/大紀元)

律師:金融機構倘追討須舉證

執業律師沈運華指,由於涉及騙徒欺詐,以及貸款合約並非由事主與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訂立,故此貸款合約不具約束力。如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以民事方式向事主追討,舉證責任在於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一方,須披露包括核證身份手續在內的詳情。

沈相信,由於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和案件事主同是「苦主」,法院會全面考慮各方的行為,如法院認為要求事主歸還款項會出現不公情況,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有可能須承擔部份損失。

沈運華相信,如法院認為要求事主歸還款項會出現不公情況,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有可能須承擔部份損失。(宋碧龍/大紀元)
沈運華相信,如法院認為要求事主歸還款項會出現不公情況,金融機構和財務公司有可能須承擔部份損失。(宋碧龍/大紀元)

WeLend:會因應調查結果考慮豁免還款

民主黨曾去信相關金融機構,指出金融機構的審批程序問題及責任,並要求免去事主們的還款要求。其中WeLend回覆民主黨表示,對受影響市民深表同情,較早前已經對受影響客戶暫停還款程序,直至警方完成調查,如果警方最後證實相關貸款與客戶無關,WeLend 將會應調查結果考慮豁免還款。

花旗銀行則回覆表示,基於保密理由不作評論,銀行已聯絡個別客戶並按既定程序跟進及處理,重申一向嚴格按照既定程序處理及審批客戶私人貨款申請,包括校對遞交資料及文件,客戶收到所申請之相關貸款後,需要根據條款償還,銀行一般會依照內部既定程序處理欠款 ,如有特殊情況 ,會按個別情況處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