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美國維珍尼亞州7人陪審團,對約翰尼德普(Johnny Depp)與前妻安芭赫德(Amber Heard)互告誹謗官司做出裁決,這名出演了《加勒比海盜》的電影明星德普3項索賠全勝,贏得了1,000萬美元的補償性賠償金和另外500萬美元的懲罰性賠償金。

德普對赫德的互訴誹謗案,因為庭審在電視和網絡上直播,吸引了全球包括大陸無數網民的關注。關注度甚至超過了俄烏戰爭、中期選舉初選和馬斯克。很多不怎麼關心明星八卦的人,也像追劇一樣每天追著看。

據報道,此案在社交媒體上獲得數以10億計的觀看量。截至2022年4月29日,赫德律師反覆反對德普作證的一段影片,在TikTok上的流覽量達到3,000萬,在YouTube上的流覽量達到1,500萬。這場明星誹謗案中對出庭舉證的兩名心理學家進行比較,觀看量也達到了430萬次。

有如此眾多的觀眾,除了當事人都是大名鼎鼎的明星、很多名人都要出庭作證之外,大多數人還是因為對這類話題感同身受,希望能得到一個「公道」。在社交媒體中,眾多網民聚集在「「#為約翰尼德普討個公道」(#JusticeForJohnnyDepp)、「家暴不分男女」(#AbuseHasNoGender)等等的標籤下。

一直以來,這類涉及到「女性」、「受害者」的話題,一直被主串流媒體「政治正確」的新聞敘事所把持,如今,公開的現場錄像讓每一個人獲得了平等的信息源,沒有媒體所謂獨家的「匿名爆料」,使得全世界人可以根據常識來判斷對錯。可以說,正是有了辯論的公開性,才讓人們真正了解到了「政治正確」新聞背後的真相。

有推友說:「赫德用了一天的時間,毀掉了一個人的一生,而約翰尼德普花了6年時間、數百萬美元、證人和錄音才把它找回來。」

事件回放

今年58歲的約翰尼德普,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影星之一,他主演的《加勒比海盜》系列電影是最成功的商業電影,2012年他被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中最高薪的演員。

今年36歲安芭赫德雖然不如德普那麼大紅大紫,但也小有成就,飾演的電影就有十幾部,其飾演女主的《海王》(Aquaman)電影,在全球取得了成功的票房表現,2019年1月全球票房突破10億美元。

德普和赫德於2012年開始交往,2015年2月在美國洛杉磯結婚。結婚剛剛一年多,赫德就在2016年5月23日提出離婚,理由是聲稱德普在酒精或藥物的影響下,使他們的關係一直處於「口頭和身體虐待」之中。德普則回應說「赫德試圖通過虐待指控,來提早解決財務問題」。

兩人於2016年8月達成和解協議,並在2017年1月完成離婚手續。德普向赫德支付了700萬美元的和解金,赫德承諾將這筆款項捐贈給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和洛杉磯兒童醫院,但最終只兌現25萬美元。和解協議還包括一項保密協議,防止任何一方公開討論他們的關係。

事情的發展看起來平淡無奇,如果沒有以後的庭審過招,誰都會認為「無辜女」赫德是「完美的受害者」,德普是施暴者。

2018年4月,英國小報《太陽報》發文指責德普「打老婆」,不能再飾演《神奇動物在哪裏》的角色,德普起訴《太陽報》誹謗,但2020年11月英國法官裁定德普敗訴。

宣判後,德普失去了扮演《神奇動物在哪裏》系列電影中的角色。2021年3月德普上訴失敗,英格蘭和威爾士上訴法院認為,「法官對每一宗事件的結論,均基於其對每一宗事件具體證據極其詳細的審查……在此番審查中,法官幾乎沒有必要或餘地,對赫德女士的可信度進行任何總體評估。」

本來雙方簽署了一項保密協議,防止任何一方公開討論他們的關係,如果沒有《華盛頓郵報》事件,德普可能要背一輩子「家暴」的黑鍋。

2018年12月,赫德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赫德稱:「兩年前,我成為了一名代表家庭虐待的公眾人物,我感受到了我們文化對那些直言不諱的女性之憤怒。……我有一個難得的視角,可以即時了解如何有組織地袒護被指控虐待的男性。」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徹底激怒了約翰尼德普,2019年2月,德普向赫德提出起訴,指出赫德才是施暴者,赫德的指控是誣告。2020年8月,赫德反訴德普,於是上演了一場互訴誹謗的大戲。

德普在贏得官司後的聲明中說:「我非常清楚所面臨法律障礙的高度,以及不可避免的全世界對我私生活的圍觀,我是經過深思熟慮才決定繼續打這個案子的。從一開始,打官司的目的就是要揭露真相。」

因為《華盛頓郵報》線上版的服務器位於維珍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審判就在這個縣城法院進行,一場持續6周庭審正式打響。

#MeToo運動

應該說「家暴」是一個長期存在的話題,多數情況下女性是受害者,但男性受害者也有很多。根據「全美反家庭暴力聯盟」(NCADV)的數據,每3名婦女中就有1名經歷過來自伴侶的某種形式的暴力,而每4名男子就有1名有同樣的經歷。

在傳統社會中,家庭被視為一個安全的港灣,其矛盾一般都會以「忍讓」為先,「家醜不可外揚」,家庭問題一般內部消化解決。夫婦之間相互揭發,只有極左的「文化大革命」時期才會看到。

隨著家庭問題逐漸與左派的身份政治、metoo、取消文化結合,家庭問題的性質發生了質變,被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身份政治給每個人貼上標籤,比如說女性、黑人、少數族裔天生就是受害者,而男性尤其是白人男性,天生就是施暴者。這樣家庭問題就變成了一個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

如果時間倒回2017年10月份,隨著保守派特朗普入主白宮,在左派的大本營荷里活旋即爆發了#MeToo運動,幾位女性在《紐約時報》對荷里活製片人哈維溫斯坦發起了性侵指控,導致溫斯坦下台,之後#MeToo運動便踩足了油門,很快風靡全球,掀起了對知名男性的指控浪潮,其鋒芒所到之處,令無數男老闆或金領們等「西方權貴男人」感到風聲鶴唳。

托賓經濟政策中心(Tobin 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2019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在31個國家,在溫斯坦指控公布後的6個月內,性犯罪的報告增加了10%。

在#MeToo運動達到最高峰的2018年,《紐約郵報》報道,紐約市律師和私人偵探說,紐約市的男性正在保護自己免受#MeToo運動陰暗面的影響,包括毫無根據的虛假指控和敲詐的增加。

報道說,紐約的職業男性一直避免與女同事晚上外出,一位律師取消了與女下屬一起喝聖誕酒的傳統,選擇了更安全的午餐方式。另一位商人則帶著他的律師與女性會面,以避免不必要的誤解。還有一位年輕的技術主管在自己豪華公寓內安裝了6個Nest錄像頭,以洗白自己。

了解了這些情況,我們就不難理解,在庭審播放的一段錄音中,赫德威脅德普說:「看看陪審團和法官怎麼想。約翰尼,告訴全世界,告訴他們,『我,約翰尼德普,我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這是一場公平的戰鬥』,看看人們是否相信或支持你。」

赫德之所以這麼自信,是因為她本人就是#MeToo運動的深度參與者和代言人,在家暴及性侵問題上大力發聲,她還是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女性權利大使。

德普本人反對特朗普,但他有了自身經歷之後,對#MeToo運動和取消文化,可以說是深惡痛絕。

德普在贏得官司後的聲明中說:「儘管沒有指名道姓,媒體對我虛假、非常嚴重的犯罪指控,引發了無休止的仇恨,已經在一納秒內兩次傳遍世界,對我的生活和事業產生了地震般的影響。」

2020年,德普在英國敗訴後接受記者提問時說:「各種(#MeToo)運動的出現,我相信是出於最好的意圖,然而現在已經失控了,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人是安全的。」德普抨擊「這種取消文化或這種如噴出濁氣一樣不假思索的匆忙判斷」。

霍士新聞主持人古特菲爾德(Greg Gutfeld)評論說:「大多數人都沒有能力像德普那樣進行反擊,就像掉進了一個便池。你被抹黑,你一直被抹黑,沒有人願意接近你。」

古特菲爾德說,真正的問題是,《華盛頓郵報》怎麼樣了?他們是發表這篇文章的人。為甚麼他們沒有被點名,難道他們也不應該被起訴?

民眾回歸常識判斷

在德普對赫德的互訴誹謗案開審之前,沒有法律專家會想到,德普會贏得這場官司,德普已經在英國輸掉官司,《太陽報》說德普「打老婆」的說法「基本屬實」。

但隨著庭審的繼續,因為庭審是在州法院進行,有現場錄像,兩人的表情、動作都一清二楚展現在眾人面前,誰誠實誰撒謊,令主流媒體「政治正確」的敘事集體失語,民眾開始一邊倒地支持德普。甚至許多#MeToo運動中女性支持者和受害者,都成了德普最直言不諱的支持者。

英國廣播公司(BBC)說,數百萬網民分享他們對此案的看法,開始一場網絡審判,但他們並不總是站在期望的那一邊。

「BuzzFeed新聞」報道稱,在2022年4月25日至29日期間,共有1,667條帖子使用「#為約翰尼德普伸張正義」(#JusticeForJohnnyDepp)標籤上傳到Facebook,總互動次數超過700萬次,即點讚和分享。

與此同時,赫德相對而言只有16個帖子獲得支持,互動次數為10,415次。此外,截至4月29日,在TikTok上,帶有「#為安柏赫德伸張正義」(#JusticeForAmberHeard)標籤的影片總瀏覽量超過2,100萬,而帶有「#為約翰尼德普伸張正義」標籤的影片總瀏覽量超過50億。

前加州法官哈利姆達尼迪納(Halim Dhanidina)表示:「她(赫德)沒有以完整的可信度通過審判,這宗案件的起因是她的可信度,而不是任何細微的法律問題」,「陪審團認為,她要麼不真實,要麼表演過度,要麼不值得同情。」

比如說,赫德說被家暴的時候是用某個牌子的粉底遮的傷,但化妝品公司卻聲明,絕對不是他們的牌子,因為那時候還沒出這款粉底。再如,赫德說德普前女友摩絲被德普推下樓梯,但摩絲出庭反駁她曾被德普推下樓梯的傳言等等。相反,德普向法庭提供了兩人發生爭執時的錄音、赫德向其丟擲酒瓶削斷其手指的證據,以及被赫德家暴導致受傷的照片。

有網民說:「如果安柏有提出任何一個,被家暴的直接證據,那我相信德普絕對會輸,而且會失去所有信用。但安柏聲稱她受家暴一年,卻無法拿出直接證據,且照片還是PS的,那根本就是在說謊。」

有網民說:「Amber Heard唯一演不了的就是眼淚,她哭不出來,因為她一直都知道她活得並不委屈,反而很滋潤。就像那醫生診斷的一樣,她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她並不是幻想症,這才可怕。」

TIME網站說,赫德的敗訴,標誌著女性是「完美受害者」的神話破滅了,「完美受害者」是無辜的,她不喝酒也不吸毒,但對她的攻擊行為有清晰的記憶,而且有確鑿證據。

有網民說:「把女性默認為受害者,才是完全錯誤的想法,難得有這樣一個標誌性的案件,讓大家意識到這一點,而不是被一個甚麼XX運動牽著鼻子走。」

有網民說:「更大的影響在於,此人對前幾年風風火火的MeToo運動,造成了前無古人的後退影響。她用一己之力證明:在以往的傳統印象的家暴案中,女人不僅僅只能是受難一方,男人也不僅僅只是施虐一方。」

有網民說:「這個官司之所以受到世界範圍的關注,除了男主角的知名度,更是正邪政治勢力形象化的對戰。女方所代表的所謂『左派』勢力,被這個官司揭露得體無完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