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代末,一宗異地情殺案讓走在「一國兩制」半途的香港捲進一場史無前例的「完美風暴」。港府修訂《逃犯條例》,觸發連場激烈的街頭抗爭,一度陷入自開埠以來最大的政治及人道危機。中共後來訂立《港區國安法》及修改選舉制度,重擊香港自治,社會陷入失重狀態,民心渙散。港人好不容易度過這3年,當中經歷了甚麼的痛楚?期間又失去了甚麼?

風暴前夕的擾動

2018年,港府就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展開本地立法程序,不少港人憂做法猶如「割地」,破壞「一國兩制」,但勢料不到外地一宗命案,令原本港人對中共司法的恐懼再次加深,埋下日後連串衝突的種子。當年2月17日,港男陳同佳偕女友潘曉穎到台灣旅遊,陳因懷疑女友不忠,勒斃對方並棄屍新北市,然後潛逃返港。命案揭發後,台灣士林地檢署三度請求港府進行司法互助不遂,於同年底發出為期37年半的通緝令。陸委會曾批評港府從未回應台方的司法互助請求,也拒絕會面。

一年後,港府借命案推《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訂,僅諮詢公眾20日。草案於2019年4月3日在立法會首讀及二讀,可是法案委員會成立後一度未能選出委員會主席。建制派議員隨後召開內會特別會議,通過由該派別最資深議員石禮謙主持主席選舉,泛民拒絕承認,出現委員會「鬧雙胞」局面,雙方更在議事堂多次「混戰」。5月24日,立會通過政府動議,撤銷法案委員會以及在6月12日直接提上大會恢復二讀,即使當局再度修訂草案內容,亦平息不了反對聲音。

遊行換來港府草木皆兵

6月9日,民陣舉行「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報稱達103萬人參與,人數創下1989年聲援北京學運大遊行以來新高,不過港府同日晚上發出新聞稿,表明草案如期在立法會恢復二讀,並指草案已有效釋除疑慮,聲稱「受各持份者歡迎」,措詞之強硬觸動不少港人神經。

翌日凌晨,有示威者在遊行後聚集在立法會示威區外,與警方爆發小型衝突,警方施放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多人被捕,事後當局調動5,000持槍警力駐守立會大樓一帶。11日深夜起,有市民自發到添馬公園觀星、野餐等,靜待翌日大會的來臨,警方加緊截查市民,添馬一帶進入「戒嚴」狀態。

港人反彈掀完美風暴

6月12日早上8時,大批市民從添馬公園一帶衝出夏慤道與龍和道,在中午進一步佔領金鐘道全線。當日下午約3時半,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示威區,向警方投擲磚頭等雜物,警方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還擊,並施放催淚彈。及後防暴警更在無預告下,向合法集會位置投擲至少4顆催淚彈,迫使過千示威者走進中信大廈躲避,有示威者被困玻璃門前,險釀人踩人,現場慘叫和呼救聲不絕。衝突持續至傍晚,逼使立會押後恢復二讀的程序。衝突中共有81名示威者及22名警察受傷,當中2名示威者重傷,32人被捕。這次大型衝突掀起反送中運動的序幕。

港府事後定義這場衝突為「暴動」,林鄭月娥同日晚上發表電視講話,強烈譴責有人發動「暴動」,3日後(15日)她卻宣佈「暫緩」修例,對修例使社會出現大矛盾感「十分難過」,但同時更堅稱自己「初心正確」,又認為警方表現克制。在林鄭公布決定期間,梁凌杰身穿寫有「黑警冷血,林鄭殺港」的黃色雨衣,在太古廣場外一工作平台掛上白色橫額。至晚上近9時,梁突然爬出棚架。消防員上前拯救時,梁的衣服鬆脫,最終墮地昏迷,送院搶救後不治,成為運動爆發以來首位身亡者。而他橫額上的字眼,成為日後「五大訴求」的雛型。

6月16日,民陣再舉辦遊行,並提出五大要求:撤回修例、不檢控抗爭者、追究警方開槍責任、不將示威行動定性為暴動,以及要求林鄭下台。當日遊行人數遠超6.9遊行,警方需開放軒尼詩道六條行車線,又破天荒開放多條內街疏導人流,龍尾直至晚上10時方抵達軍器廠街。大會其後宣布,遊行有200萬加1人參與,警方則指以經原定路線計,高峰期有33.8萬人。在當晚遊行人潮未完全消化之際,港府發聲明宣稱已停止修例工作。林鄭又向市民致歉,承諾會以最有誠意的態度接受批評。不過外界對林鄭姍姍來遲的「致歉」嗤之以鼻,又認為她無回應撤回修例及有關「暴動」定性的民間訴求,並非真誠。

風暴越演越烈

隨著民間提出的「死線」訴求未得到回應,學界與民間在6月21日將行動升級,包括包圍警察總部、發起不合作運動。亦有網民於G20峰會前夕發起眾籌,在全球主要報章頭版刊登「反送中」廣告,冀各國讀者游說當地政府,在峰會上為香港發聲,短短半天已籌得逾5百萬港元。隨後有大批市民響應網上號召,在峰會前夕到本港19個外國駐港領事館請願,爭取外國關注。

踏入7月,運動出現了劇烈轉化,包括抗爭活動「地區化」,將示威活動及「連儂牆」帶入各區。抗爭者幾乎每周發起抗議活動,從此成為運動常態。在7月21日上環遊行後,西鐵元朗站發生白衣暴徒襲擊市民的事件,使運動方向出現轉折,抗爭者與警方之間的衝突加劇。8月起,民間組織的多場抗爭每每以警方武力鎮壓收場。同月中,抗爭者兩度癱瘓香港國際機場;8月18日,民陣再舉辦大規模和平集會,稱逾170萬人參與;8月23日晚上的「香港之路」人鏈活動,長達60公里的人鏈遍佈全港多區,主辦方稱有逾21萬人參與。

踏入8月底,抗爭者及警方的武力升級,衝突越演越烈。8月31日晚上,近百名警方速龍小隊成員和防暴警衝入太子站月台和車廂,無差別毆打乘客,這宗被稱為「元朗恐襲2.0」的太子站事件令示威行動進一步升級。林鄭其後宣佈動議撤回修例等,但仍拒絕獨立調查警暴,無助局勢降溫。10月1日中共國慶當天,有抗爭者號召「六區開花」,全港多區爆發激烈示威,其中荃灣區中學生曾志健被警員以實彈幾乎擊中心臟。林鄭3日後(10月4日)宣布引用《緊急法》制定《禁止蒙面規例》,引起更激烈衝突。隨着11月新一輪「三罷」行動發起,示威的激烈程度也倍增,抗爭者與警方在理大及中大激戰,多人受傷和被捕。

靜止後的詭譎時刻

曠日持久的衝突,於年底踏入靜止階段。2019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承接運動的能量,高達294萬人投票,創歷史新高。民主派贏得逾86%議席,建制與鄉事派遭受毀滅性打擊。此外,美國因應這次抗爭浪潮,宣佈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多名侵犯人權的中共及香港官員。選舉過後,民間仍持續運動,爭取落實五大訴求。民主派後來更希望透過民主派初選,乘著區選大勝的氣勢,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中取得過半數席位(即超過35席),從而迫使政府回應訴求。

中國2019年底爆發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在2020年1月起迅速蔓延,禍及本港以至全球,本港社會開始將焦點轉至防疫。疫情在同年5月已大致平息,抗爭活動開始恢復,惟參與人數等程度已大不如前。同月下旬,中共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授權人大常委會直接制定《港區安全法》,並由港府於6月30日刊憲。從落實到生效只花了41天,港人事前毫不知道草案內容,更未獲充分諮詢。中共被批銳意將香港導向「一國一制」。

美國及後通過《香港自治法》,取消承認對港特殊待遇,正式制裁多名本港和中共官員。另一邊廂,本港警方續引國安法拘捕多名政界人物,包括鍾翰林、黎智英、周庭等,部分人物如羅冠聰、許智峯等人均表明因國安法流亡,其後全部被警方通輯。事件又觸發多國計劃放寬港人移民居留限制,引發自1989年「六四」屠城後新一波移民潮。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過去3年累計錄得港人淨流出逾13萬人,入境處錄得今年首季港人淨流出數目達14.2萬人。

浪接浪的清算

港府透過國安法鎮壓反對勢力,同時面對與中共合謀將港人「送中」的指控。同年8月23日,12名因反送中運動被捕的港人據報潛逃台灣,被中共海警逮捕,掀起本地和國際關注。警方被指當日凌晨急召飛行服務隊協助,先後派出2架飛機從高空監視快艇由西貢布袋澳駛往公海的行蹤。兩程飛機均有警員隨行,飛機在確認快艇被中共海警拘捕後才回航。當局被質疑事前得知有關逃亡計劃,並將資料通報予中共執法機關,密謀將12港人「送中」。

2021年1月6日早上,警方大規模搜捕民主派初選參與者,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是自國安法生效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拘捕行動,引起國際社會譁然。法庭後來連續4天以「馬拉松式」提堂處理保釋程序。被告遭受不人道對待等事件,遭受廣泛批評。直至本月初,案中46名被告才完成交付至高等法院審訊或判刑的程序。案件預計最快於明年中才能開審,意味屆時被告或遭「未審先囚」逾2年。

保安局長鄧炳強早前書面答覆立法會表示,截至今年2月28日,共有10,277人涉反送中運動被捕,年齡介乎11歲至84歲,被捕人數為本港歷年社會運動之最;其中2,804人被檢控,當中逾1,172人被定罪。自國安法實施後,共有175人因「涉嫌危害國安」被捕,當中112人(佔64%)及5間公司被檢控,至今完成審訊的全部8人均已被定罪,另有78人分別還押候審,59人獲准保釋外出。

根據司法機構數字,截至今年3月底,各級法院已接獲約2,100宗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案件,當中逾1,700宗(83%)已結案。絕大部分(94%)於裁判法院處理的案件已經結案。《國安法》案件方面,各級法院接獲共85宗相關案件,當中很多是與保釋有關,這些案件當中,64宗(即75%)已結案。

風暴捲走了我們甚麼?

持續3年的風暴衝擊了大家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認知,公民社會的持續被壓制,導致很多習以為常的事物突遭捲走。下落不明的除了傳媒、民間團體,還有創作自由,以及市民的互信。

當局頻用國安法和激活的舊條例,使社會出現自我審查和舉報告密。2020年底,大澳有服裝店因掛上二次創作毛澤東名言的「革命無罪,光復有理」標語而遭投訴,有警員指稱涉違國安法,後來又指不涉刑事成份。立法會議員容海恩指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部分展品涉違國安法,要求當局審查。今年3月,有親共網媒涉以捏造的俄烏戰爭問卷,指控香港民意研究所借故煽動仇恨。民研其後取消調查發布,更直斥相關報道斷章取義,扭曲事實。

當局另以法律手段,肅清「不聽話」的傳媒。香港電台去年初遭當局整頓,廣播處長梁家榮被提早解約。營辦26年,兩被搜查的民主派大報《蘋果日報》遭當局凍結資產,被逼於去年6月24日停刊。同年12月底,警方拘捕網媒《立場新聞》現任及前任高層,並凍結母公司6,100萬港元資產。包括《眾新聞》、《加山傳播》等多間本地傳媒先後於去年底至今年初停運。

國安法更導致民間團體出現停運潮,直至去年底,已有至少50個政團和工會等被迫解散。去年8月,民間人權陣線和教協先後宣布解散。同月底,警方指稱支聯會為「外國代理人」,要求提交會務資料。到9月9日,支聯會7名常委於2天內先後被捕,被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警方更凍結約220萬元資產,支聯會其後表決通過解散,職工盟亦緊接解散。今年3月底,警方拘捕多名職工盟高層,指涉未按《社團條例》提供收支情況,以及與外國或境外組織聯繫等資料。今年5月,警方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罪」拘捕已解散的「612人道支援基金」5名信託人。

下場風暴的來臨?

反送中運動被視為自香港開埠以來,以及主權移交後最嚴峻的政治與人道危機。香港的「高度自治」實際上是否已經名存實亡?歐盟早前發表周年報告,指香港過去一年「一國兩制」原則被進一步破壞,形容香港已經步入威權主義。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接受CNBC訪問時批評,很多西方媒體試圖形容香港為「中國的普通城市」(Just another Chinese City),是誤解了「一國兩制」,令她感到非常不安,強調本港的自由和法治完好無損,不存在「兩制」到2047年就「過期」的情況。

痛失愛女的潘曉穎媽媽,因曾向支持修例的民建聯求助,被不少港人狠批為建制派「助攻」,連累一整代港人陷入政治漩渦,是自討苦吃。潘媽媽曾稱,當初是受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和周浩鼎的花言巧語所騙,請求港人原諒她「誤信豺狼」。潘媽媽上月向林鄭發出公開信,促對方離任前儘快將陳同佳送審,為女兒討回公道,「做一件好事」。林鄭至今沒有回應,候任特首李家超亦無作出表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