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中共高層角力趨於表面化,習近平與李克強在一些問題上的分歧,在中共黨媒自相矛盾的報道中彰顯無遺。比如習一直堅持「動態清零」,但李在幾次講話中非但不提,還在十萬人大會上暗示,當今經濟出現嚴重下滑問題與極端防控有著直接關聯,並推出眾多刺激經濟措施;不僅如此,國務院衛健委還發布「防疫九不准」,禁止醫保負擔核酸檢測費用,都是在削弱各地層層加碼的防控措施。

外界還注意到,習李在官媒的報道中也一度出現異常,曾經在頭版一人獨大的習,也不得不分給李一席之地,李的講話全文也被罕見刊登。一時李克強的風頭直追習,且不同其以往的低調。

此外,海外還傳出「習下李上」、中共元老支持李克強、李克強召開經濟大會得到其他常委支持和習默許、習身患重病、未來李克強可能當上總書記、黨內反習力量聯合等各種驚人消息,讓眾多吃瓜民眾瞠目結舌之餘,亦明白當今中共內部角鬥是何等的激烈。

對於李克強的高調,並搶走了某些鋒頭和權力,甚至贏得了黨內支持,作為黨內「唯一核心」的習應該心裏是不痛快的。有分析認為,李所為是因為與習私下達成了協議,李不會跳出習的框架,習仍掌控一切。然而,就在李於5月25日召開十萬官員參加的經濟大會的當晚,發生了三件事,弱化李講話的影響。這似乎在佐證習李在一些問題上,並未達成真正的共識。

一是央視新聞聯播對會議報道只有30秒左右,而且是排在習的兩則並不太重要的新聞之後。二是國務院主辦的中央直屬黨報《經濟日報》網,在臨近午夜之時,突然發表題為「全面辯證看待當前經濟形勢」的文章,基本否定了李克強在下午的講話。次日,黨媒全文轉載。也是在當晚,官方開始狂刪社媒轉發的李的講話全文,並關閉了新聞下的評論區。三是人教版數學教材插圖醜聞被捅出,並在次日登上熱搜,似在轉移視線。

否定李克強講話內容、弱化李講話影響的命令,只能來自最高層,而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習的「動態清零」政策被否定。不過,李克強似乎並未受到影響,而是繼續召開會議,「部署加快穩經濟一攬子政策措施落地生效」,「部署進一步穩外貿穩外資舉措,提升對外開放水平」等,也依舊是沒有表態支持習的清零政策。

李對習清零政策的漠視,或許引起了習的不悅。對此,監督高官的中共中紀委在一周內連發兩文。一篇是6月1日《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摒棄精緻的利己主義》,痛批李斯和李林甫兩大宰相;一篇是中紀委監察網站在6月7日發表評論文章《慾望面前能知止》,褒揚蕭何、李沆兩宰相,痛批內閣首輔嚴嵩、內閣首席大學士和珅。明朝和清朝時的內閣首輔與內閣首席大學士,也等同於宰相。放在現在的中國,基本與總理地位相當。

中紀委偏偏拿歷史上的宰相做文章,很明顯是在通過借古喻今的方式,向當下與之身份相對的李克強發出了嚴厲的警告,而能發出這樣的文章,除了最高層,其他政治局常委也沒有這個膽量。

這六大宰相兩個是正面的,四個是反面的。既然是警告,並給出了正反不同範例,其實就是在告訴李克強該如何站位。換言之,李要學習的是蕭何、李沆,不要做李斯、李林甫、嚴嵩與和珅。

蕭何是漢朝初年丞相,他輔佐漢高祖劉邦建立了漢政權,尤其他慧眼識韓信,使劉邦在軍事上節節勝利。漢朝建立後,劉邦以他功最高封其為侯,位次第一,食邑八千戶,但蕭何十分節儉。劉邦政權穩固後,開始兔死狗烹,逐步削去功臣的權力。蕭何又幫助劉邦消滅了韓信,但功勞甚大的蕭何也引起了劉邦的猜忌。蕭何遂聽從門客建議,拒絕封賞,更強佔民地自毀聲譽。此舉讓劉邦對他稍稍放了心,後來即使將他囚禁,也最終還是放了他。

李沆是北宋名臣,宋真宗即位後,任戶部侍郎、參知政事,後改任中書侍郎。因為他秉性亮直,內行修謹,十分清廉,被時人稱為「聖相」。李沆政治理念保守,他曾說:「吾為相無他能,唯不改朝廷法制,用此以報國。」就是說,他做宰相時,從不改變朝廷的法制,對皇帝也非常忠心。在其58歲去世時,真宗聞知後痛哭說:「沆為人忠良純厚,始終如一,豈意不享遐壽。」

對於蕭何、李沆兩位宰相,中紀委發的文章《慾望面前能知止》是大加讚揚,說他們都拒置豪宅,原因都是他們不慕奢華、清廉寡慾。借用這兩個例子以及隨後講的兩個貪慾的故事,中紀委在傳遞這樣的觀點:慾望是人內心的正常需求,但無休止地求取、貪得無厭的慾望就迥然不同了,「人苦不知足,貪慾浩無窮」,自然結果就不好了。

結果會如何不好?「過份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往往就容易招致災禍、滑入深淵」。中紀委文章又舉了明代宰相嚴嵩與清乾隆時期的和珅的例子,兩人皆被下獄。嚴嵩父子「招權納賄,貪利無厭」,被抄家之時,贓物的登記簿厚達140頁。清朝和珅「政以賄成」,被抓後從家中搜出各種財寶錢物,相當於國庫數年收入總和。文章沒說的是,兩人後來都悽慘死去。

而中紀委主管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6月1日發表的評論文章《摒棄精緻的利己主義》,借痛批李斯和李林甫這兩大宰相,更是非常明顯地點出針對的對象。

文章首先說「精緻的利己主義,是指善於利用高超逼真的演技、冠冕堂皇的理由,精心修飾、巧妙掩蓋自私貪婪的本性」,並引用北大教授錢理群給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畫像,即「擁有智慧、世俗老道、善於表演、懂得配合,更善於利用體制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人一旦掌握權力,比一般的貪官污吏危害更大。

代表人物一是秦始皇時宰相李斯,他是個「熱衷於追名逐利又極其擅長包裝的人」,他「卓越的政治才能掩蓋的是貪婪自私的本性」。而另一個代表人物是唐玄宗時宰相李林甫,他「口蜜腹劍」,上位後「通過誣陷、栽贓等手段排除異己」。聯繫到當下,「一些黨員幹部把私利當作唯一追求,工於心計、圓滑世故、善於隱藏,到頭來只能慘澹收場」,「有的領導幹部頂著『學者型』官員的光環,不想著如何發揮所長、幹事創業,卻瘋狂追求權力金錢;有的領導幹部名校畢業,年紀輕輕被委以重任,卻總想當大官、發大財,以權力謀取私利……」

文章中提到的李姓、宰相、學者型官員、名校畢業等特徵,無疑落在李克強身上是再精準不過。這樣意有所指、精心構思的文章,能沒有用意嗎?

兩篇有針對性的文章,如果結合現實,大概的意思是告訴李克強不要有非分之想,要「常修為政之德,常思貪慾之害,常懷律己之心,常棄非分之想」,要在「誘惑面前心不動,慾望面前能知止」,要懂得知進退,懂得忠心,不要改變最高層的政令。

透過這兩篇不同尋常的文章以及近一段時間中共高層的角力,可以說,在中共二十大前,習、李以及他們背後的力量絕不會消停,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極有可能會發生。#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