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今日,港人踏上街頭,逆權捍衛自己地方的命運,亦以政治取態為日常消費的選擇。「黃色經濟圈」並沒有統一的意義,通常意指優先光顧政見及理念相近的食肆或商店希望達致民間互助,打破親中財團壟斷等目標。時至今日,留下來的良心店家憑著甚麼堅持下去?港人又怎樣看待「黃色經濟圈」的前路?

威廉經營「靚煲皇小菜館」18年,見證著本港社會自03年七一遊行後的變化。(余鋼/大紀元)
威廉經營「靚煲皇小菜館」18年,見證著本港社會自03年七一遊行後的變化。(余鋼/大紀元)

「社運飯堂」多名社運中人都是座上客

步行到亞皆老街盡頭,穿過行人天橋橋底,會發現一間位於商業大廈地面的火鍋餐廳。她毫不起眼,每晚6時起營業直至深夜,店內地方不算大,她是素有「社運飯堂」之稱的「靚煲皇」。

老闆威廉經營餐廳前從事保險業,2003年計劃與朋友合資經營火鍋生意,從澳門引入當時大行其道的豬骨煲,後來與意見不合拆夥,威廉便決定獨資經營。可是開業期間遇上沙士,生意難免遭受一定影響,威廉坦言要在2007年才踏上軌道。

店舖2014年搬至現址,他的食客不乏社運中人,包括仍在囚的前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時事評論員蕭若元等等,時裝設計師鄧達智、資深作家李默等亦曾是威廉的座上客。

長毛梁國雄、社民連黃浩銘等亦是「靚煲皇」的座上客,因此有「社運飯堂」之稱。  (受訪者提供圖片)
長毛梁國雄、社民連黃浩銘等亦是「靚煲皇」的座上客,因此有「社運飯堂」之稱。  (受訪者提供圖片)

正在還押的藝人阮民安亦曾光顧。 (受訪者提供圖片)
正在還押的藝人阮民安亦曾光顧。 (受訪者提供圖片)

親歷社運影響 重視顧客互動

「靚煲皇」的所在地,本是過去多年社會運動的衝突熱點。一直關心社會時事,曾在加拿大大學主修歷史的威廉,曾一度認為港人冷漠自私,直到2003年七一遊行,他發覺港人在大是大非下,仍會選擇站出來,由2014年佔領運動至3年前的反送中運動,威廉的感受之深,可從他憶述的記憶中反映出來,「當時(反送中時期)好混亂,成日聞到催淚彈」,有顧客更遭防暴警的胡椒噴霧射中,痛苦非常。

威廉指,即使運動期間生意跌了九成,幸而運動期間,有人發起組織良心經濟圈,鼓勵同路人光顧聲援反修例運動的商家,讓疲弱的生意一度好轉,他認為做生意不能太自私,只顧眼前利益。威廉提到,上月重開晚市初期出現報復式消費,不過終歸是曇花一現。

威廉認為,「黃店」講究共同理念,讓持相近理念的顧客能避免與此不同政見的人爭拗,亦有空間讓他們宣洩情緒,他希望顧客能聚首一堂享受火鍋,談天說地,而他本人亦會不時跟顧客閑聊,了解大家的心路歷程,同時提供空間供大家表達理念。他更意識到品質的重要性,才可吸引更多顧客,將港式火鍋文化帶出去,「都驚(黃店標籤)shadow(蓋過)質素,有錢有資源嘅話應該繼續改善服務」。

對經營前景悲觀 寄語見步行步

面對國安法,不少熟客已經離港,這讓他更希望保留這個「落腳點」,讓不少經歷本港政權移交首十數年間,仍可自由表達的那種「舊式政治情懷」的人可前來懷緬,吃著火鍋、捧著酒杯,對日常百態嬉笑怒罵的舊日回憶。

隨着李家超即將上任,外界擔心當局會加緊以法律手段,整治「黃色經濟圈」。作為生意人的威廉坦言,對本地良心小店的經營前景感到悲觀,「黃圈」亦可能破滅,直言現在香港的情形,如同倒退至像1950年代剛解放的上海般。他說現階段只能見步行步,「拳頭(政府)仲在近」,相信李家超上台後礙於本港經濟利益,未敢做到「好似林鄭咁過份」,相信政治上會有所妥協。

威廉憶述,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亦曾為有需要市民提供樽裝水和口罩,亦放置運動象徵之一的Pepe青蛙頭盔在店外,以示支持運動。(受訪者提供圖片)
威廉憶述,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亦曾為有需要市民提供樽裝水和口罩,亦放置運動象徵之一的Pepe青蛙頭盔在店外,以示支持運動。(受訪者提供圖片)

地區自救谷主助推良心小店

即使良心店家堅持,亦需要有足夠宣傳,才能獲得持久的幫助。住在「大西北」的各位,相信都見過「你食在元朗。我卻在大排檔」Facebook群組,裏面的成員除了分享光顧區內良心小店的經歷外,亦習慣將不同話題帖子配上所光顧的良心店家相片,務求惠及更多同路人。

網民刁李越哦(刁太)是一名良心小店顧客,也是曾協助建立群組的「推手」之一。自稱是普通人的刁太表示,在721事件發生後,由於害怕再發生暴力事件,所以聯同網民成立了「屯元天居民自救群組」,「當時大家守望相助,會通報居住地方附近有咩事件發生,畀大家提高警覺」,當時群組旋即有2至3萬人加入。

自救群組中一名街坊曾向她表示,自己有個關於元朗區飲食話題的群組,但群組內很少人,很希望想把群組交給她打理,主力討論良心小店,以扶助同路人,但由於當時正處理屯元天自救群組的事務,社會氣氛緊張,刁太多次婉拒對方好意,「但我就有話不如群組由佢自己管理返,但係我就會喺自救群組入面呢邊宣傳,叫啲人入去」。經過集思廣益,最終選出「你食在元朗」這個名字,成為屯元天居民熟悉的平台名字。

刁李越哦認為,黃店既要保持信念,更要注重服務質素。(受訪者提供圖片)
刁李越哦認為,黃店既要保持信念,更要注重服務質素。(受訪者提供圖片)

經歷管理爭議 決定另起群組

幾經建立,群組一度有多達6至7萬人,討論氣氛熱烈,亦有良心小店加入,爭取機會曝光。可是近月出現群組管理爭議,讓不少成員感心灰意冷。刁太說,群組管理員本身是有一名熱心的年青人負責,後來因不明原因,轉交另外兩名管理員負責,但該兩名管理員處理群組內爭端的手法不公,動輒把成員踢出群組。

刁太直言相關行為「同我哋所憎恨嘅政權冇咩分別」,因此決定站出來發聲,冀守護群組建立最初的核心價值,守住這個珍貴的討論陣地。惹起爭議的兩名管理員未有與刁太對話,後來更退出群組管理,刁太為免變成群龍無首,決定創立「我食在元朗2.0」,延續群組最初自由開放的討論精神。

盼同路人堅守信念與服務質素

作為一名良心小店的顧客,刁太覺得其實真正的黃店與其他商戶一樣,會顧及服務質素,亦會堅守應有的信念,並非單靠「黃」來招徠生意。她提到,自己曾於區內經營咖啡店,但從來沒有在群組內宣傳過,更沒有以刁太的名義宣傳,希望不會助長不良風氣,因為她光顧吃過一間標榜為「黃店」的茶餐廳,四周進行宣傳,但食物質素差到不得了,上菜時間長達近1小時,「好多人以為『黃店』係免死金牌,一講告急,就會有好多人過嚟幫襯」。即使有不少人走了歪路,但她也看見不少店家默默耕耘,堅持信念底線和服務質素。

對於未來良心小店的發展,刁太不感悲觀,但又未算百分百樂觀,「除咗希望守護大家之前嘅立場,亦都要堅持自己做一個飲食業或商家應有嘅操守」,李家超上任在即,會擔心良心小店的生存空間收窄?刁太笑言,莫講話良心店家,整個香港的生存空間也會收窄,只能「祝大家好運」,但她更希望大家勿忘初衷。@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