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日前宣布分階段解封後,虹橋火車站上演離滬潮。一位曾在上海待了3個月的河南人士說,他為了回家,花掉了3個月的工資,還在虹橋車站等了六天才買到票,在上海的經歷令他一輩子都不會再去上海了。

據來自河南開封通許縣的楊瀟(化名)6月8日向大紀元表示,他今年二月份坐大巴去蘇州找工作,路過江蘇崑山時,遇上那邊疫情嚴重,結果大巴中途被叫停,車上所有人就地做核酸檢測,然後等了一天核酸結果出來後,他們直接被拉到了上海。

歷經三個月的苦澀 終於解封可以離開上海

他說,在上海甚麼活都幹過了,因為健康碼帶星號進不了工廠,二月份到三月末這一段時間,他一直幹小活,物流、裝車,累得要死,手都磨出繭子了。然後,三月末看到中介招大白,他就幹起了大白,一直到解封。

今年3月末新冠變種病毒Omicron殺入社區後,2500萬上海居民開始經歷一場漫長的「封城」。楊瀟於3月25日被街道安排到浦東新區某小區做志願者。

據他介紹,該小區有三十八棟樓,有志願者一二百人,他們每三個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看守一棟樓,並負責給樓裏的幾十個住戶送物資。一天二三百塊錢工資。

他說,那時天還比較冷,需穿大衣,睡覺就在小區內的藍色帳篷裏,「有一次下雨的時候帳篷塌了,我沒在裏面,否則就給砸死了」。

而志願者的工作一天只供應兩頓飯,雖然自己可以點外賣,但因為當時外賣加價賣得很貴,他說,憑他的工資也吃不起。

就這樣他在這個小區幹了兩個月後,5月22號結束。然後,他被拉到康橋生態園湯巷綠地隔離點隔離。但這裏沒有人消毒,並且床挨著床,一百多人使用兩個廁所,裏面都是「炸彈」(大便),髒得很。他在這裏待了三四天。「5月26日從方艙裏出來,我行李都扔了,直接騎上一輛共亨單車奔虹橋車站,回老家。」他說。

「這一輩子我也不會再去上海了」

但騎了三十五公里,「說可以通車了,結果過江過不去了」,還好有個貨車司機經過,好不容易跟司機說好把他送到虹橋火車站後,結果又「因為我不知道路,讓貨車繞到了高速公路上,沒辦法在高速上下車後,繞來繞去,腳都磨爛了,最後叫了一輛的士,花了二百塊錢給我送到了車站」。

然而,他在虹橋車站待了六天才買到票。楊瀟說,當時人都往虹橋站跑,搶不到票。又不讓進站,當晚他只好倚在橋洞邊上睡了一宿,並餓了一天肚子。

根據網民「@Alone文非」5月23日微博發照片顯示,當時虹橋火車站附近的草坪及橋下到處都躺滿了等待回家的人。

(微博)
(微博)

楊瀟說,這件事上了新聞以後,一些愛心人士和紅十字會得知消息後給他們送來被子和吃的東西。但因為怕影響市容,「政府派公安過來攆我們,把我們攆到站裏面的一個馬路邊,那邊沒人看到」。

有一天下大雨,被子都濕了。然後,他們被安置到地下安置點。據澎湃新聞報道,自五月中旬以來,日均超過兩千人次被警方安排在此落腳,他們多是買了次日的離滬車票提前到達車站的人。

不過,據楊瀟表示,安置點不僅髒,「聽說還有感染者從這裏被拉走,我們幾百人在安置點住了一晚之後,再也沒去,又回到站裏的馬路邊」。

當局「為了趕我們走,後來連送飯的都不讓人家送了,不過,還好我已經搶到了車票,6月1日回到了許通這邊」。

到8日接受採訪時,他說,他正在老家的隔離點,自費隔離十四天,一天一百多塊,然後回家可能還要隔離幾天。

他說:「這次回來路費加隔離費花了五六千,在上海掙的錢都花完了。」

在上海三個多月的經歷讓楊瀟一輩子都難忘,「這一輩子我也不會再去上海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