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反修例風波,對香港人來說每一個畫面都難以忘記,不經不覺,三年了……有人離開、有人留守。但離開,並不代表放棄這個地方,而是換個身份、換個地方、換個方式,繼續堅持走下去。

當年7月28日上環衝突,「赴湯杜火」的湯偉雄及杜依蘭被控暴動罪,亦是在大型社運中第一宗被控暴動的案件。雖然最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但心靈的創傷和痛苦並沒有因此而減退,這三年來的心路歷程如何走過,就由湯偉雄跟我們細訴。

「赴湯杜火」離港赴台:整個人生像被「撳停」在三年前

兩人在今年初離港,指考慮到家人安全及香港法治環境轉變等,「令我不得不將肉身移離」,肉身雖離開,但精神仍堅持留守在香港這片土地上。

在另一個地方落腳數月,大家都以為離開會令曾受傷害的他們好起來,原來不是。湯偉雄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說,雖然身處2022年,但整個人生像被「撳停」在三年前那段時間,「以前成個人生,成個建立嘅事業,都已經係完咗摧毀咗,要重新開始。」若果真的能重新開始,當然為他們高興。

自責愧疚不斷 曾有輕生念頭

準備離開到另一個地方生活這段時間,同時亦是最煎熬的部份,「我地根本冇時間畀啲負面情緒走出嚟,嚟咗台灣之後靜咗落嚟,高壓壓力離開咗之後,突然間,就喺兩三個月後,所有負面情緒就走晒出嚟」。湯偉雄道,這些情緒包括離別的情緒、對自己身為「倖存者」的內疚和自責、還有在腦海之中一些很慘痛和很傷痛的畫面。「我講過齊上齊落,好似有啲聲一路去責怪你,令到你個人意志好消沉,包括你就想笑一下,你去開心一下,都係覺得好內疚。」

就是種種的自責,將湯偉雄推到死角,更有輕生的念頭,幸好有7.28同案被捕的手足「蘿蔔」知道,開解和鼓勵他,再到台灣不同的山走走,才走出這個死胡同,「一個完全冇壓力同好寧靜嘅環境,我發現有個空位,可以行去果度避一避」,然後學習與負面情緒共存,就讓它們住在自己的身體裡。

記掛在港手足 心痛香港敗壞

離開自己最愛的地方,當然很難受,就如他之前所說「明明我哋無做錯,只不過呢20年劣幣政策改變咗我生活嘅地方,點解要走嘅係我,諗下諗下,我同太太喺機上都痛哭起嚟」,相信這個感受,不少離開的香港人也明白,但留下來的,也不好過,「喺香港一路受緊個高壓底下去生活,但係賴低咗好多手足喺香港,佢哋繼續喺度受苦,繼續要面對審訊坐監」。

香港令他最掛念的,是曾經跟他一起出力的朋友,「只有我哋呢班人,先至會互相明白」。沒有經歷過這三年,也不會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深愛香港。親眼看著香港步向死亡的邊緣,他形容是「望住香港死咗」,相信無論是哪一位深愛香港的人,也會感到心痛,包括湯偉雄,「香港百幾年努力,先至可以做到一個繁盛繁榮嘅地方,俾果班中共廿年,令到香港變成一個好極權好野蠻嘅地方」

人在異地為港出力 望警剔世人勿信中共

要為香港出力,其實不一定「香港限定」,有手足也提醒他「肉體離開唔代表無嘢可以做到」,或者他明白了,在赴湯的facebook專頁「關於」的一欄內寫上「未來會繼續守護民主公義,盡公民責任,以及推廣香港人優點而努力」,真的,他在彼岸很努力。

「一句到尾,就算發生咩事身在何處我初心不變!」,這是他在Facebook帖子的其中一句說話,他在專頁不時會宣傳不同地方的港人集會,還有上載每日香港最新的新聞,台北六四晚會亦有到現場拍攝,讓大家知道更多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港人情況,身在異地的他說,「我而家嘅存在價值,希望警剔到啲人,唔好去相信中共佢哋」。他那份堅持,你能感受到嘛?@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