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8日,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愛達荷州太陽谷舉行的艾倫公司太陽谷會議上和營運總監桑德伯格一起散步。(Getty Images)
2021年7月8日,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愛達荷州太陽谷舉行的艾倫公司太陽谷會議上和營運總監桑德伯格一起散步。(Getty Images)

2018年9月5日,Facebook營運總監桑德伯格(左,Sheryl Sandberg)和推特行政總裁多爾西(右,Jack Dorsey)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作證。(Getty Images)
2018年9月5日,Facebook營運總監桑德伯格(左,Sheryl Sandberg)和推特行政總裁多爾西(右,Jack Dorsey)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作證。(Getty Images)

在公司陷入重重危機的時候,Facebook二號人物黯然辭職,創辦人朱克伯格稱之為「一個時代的終結」。

推特被「絕對言論自由主義者」馬斯克收購,Google面臨廣告業務被立法機構拆分的風險,Facebook、Google等都面臨反壟斷調查。曾幾何時,這些大平台聯合起來壓制保守派,甚至把美國時任總統踢出平台。

有識之士指出,Facebook只追求流量不計其餘的盈利模式,極大地傷害了社會。Facebook老二辭職能否挽救這個迷航的巨輪?三大社交平台頻頻遭遇打擊,是否是美國向右轉的風向標?

扭虧為盈 聲名鵲起

Facebook二號人物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6月1日宣布,將卸任Meta(原Facebook)營運總監一職。

桑德伯格2008年初加入Facebook後,迅速把虧損的Facebook轉化成一個賺錢機器,市值一度達到萬億美元。

2008年,桑德伯格38歲,是兩個孩子(一個2歲,一個才6個月)的媽媽,所以她每天5:30pm就準時下班回家。朱克伯格是國王,桑德伯格則是女王,在公司是說一不二的女強人。

桑德伯格利用自己在Google工作的經驗,通過廣告賺大錢的方法,把年虧損高達5,600萬美元的Facebook,變成世界上最賺錢的公司之一。2021年,Facebook的廣告業務約佔該公司1,180億美元年收入的98%,員工超過7萬7千多人。

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對她尊崇有加。

朱克伯格說:「2008年桑德伯格加入我的團隊的時候,我只有23歲,對經營一家公司幾乎一無所知。桑德伯格對Meta今天的發展功不可沒。」「她教會了我很多東西,在我生命中許多重要的時刻,無論是個人生活還是工作上,她都陪伴著我。」

事業成功後,這位Facebook的二號人物,號稱Facebook的「女王」、「第一夫人」,在福布斯「百大影響力女性」年年名列前茅,成了商界女性成功的典範。

巨輪迷航 桑德伯格左右不討好

但是風光賺錢的背後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內幕。Meta近年捲入一系列有關用戶私隱和數據安全的醜聞當中。Facebook名聲惡化,Meta陷於重重危機,都離不開桑德伯格「一切向錢看」的營運。

美國共和黨指責Facebook不斷打壓保守派言論,而民主黨不滿Facebook「失職」,縱容有害(民主黨)的資訊氾濫。為何Facebook成了兩黨都不喜歡的「怪獸」?且看Facebook近年捲入的風波。

2016年發生劍橋分析醜聞事件,8,700萬Facebook用戶數據被洩露給政治諮詢公司劍橋分析,用於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支持特朗普。Facebook為此遭到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調查,最終在2020年支付50億美元和解。有報道說,朱克伯格告訴桑德伯格,她和她的團隊該為此負責。

2018年《紐約時報》發出系列報道,披露Facebook在散布虛假資訊、數據私隱和濫用等問題上經歷的危機,同時曝光Facebook高管如何應付這些危機。

其中一個著名的例子,是Facebook對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的調查行動。據《紐約時報》報道,在索羅斯高調批判Facebook(以及Google)之後,桑德伯格指示下屬對索羅斯展開調查。

2021年1月,美國國會大廈遭到時任總統特朗普支持者衝擊,Facebook同樣被指責放任激進人士在平台上組織活動。當月,Facebook、推特、YouTube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事件令美國保守派和歐洲國家領導人震驚。

2022年4月《華爾街日報》披露,桑德伯格曾向《每日郵報》施壓,希望能撤銷對她男友──暴雪行政總裁柯迪克(Bobby Kotick)的報道,並以中斷Facebook與他們的合作來威脅。

這些爭議都大大的折損了Facebook、朱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的聲譽,導致社會的批評和不信任。Meta的營收增長速度目前處於歷史最低水平。

股東富有 社會付出巨大代價

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2020年一份長篇報告指出,Facebook、亞馬遜、蘋果和Google擁有典型的壟斷勢力,用非法的方式、採用壟斷手段,打擊和摧毀任何潛在的競爭對手。

保守派則不滿意Facebook雙重標準,一邊封殺特朗普等保守派,一邊對中共、伊朗、北韓等共產主義國家的宣傳內容置若罔聞。2019年開始,Facebook就禁止大紀元媒體集團投放任何廣告。

發生這一系列事件,身為營運長的桑德伯格自然難辭其咎。過去3年,美國國會多次召集朱克伯格和Facebook高管參加國會質詢。

桑德伯格具有非凡的營運能力,她造就了Facebook這個巨獸,但是在利益和道德面前,她早已迷失了方向。所以鬼神使差,讓她成為左右派都不討好的人物。

Facebook的早期投資者,朱克伯格的顧問麥克納米(Roger McNamee)6月2日在《時代周刊》發表文章說,「桑德伯格讓股東變得富有,但不幸的是,這些財富讓我們的社會付出了巨大代價」。

他嚴厲地指控:「Facebook的算法放大了仇恨言論、虛假資訊和陰謀論,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參與度。推薦引擎以利潤的名義把極端內容推向弱勢群體。一個世紀以來,Facebook對公共衛生、民主、自決權和競爭造成的傷害比任何公司都大。該公司在將國家對大流行病的反應政治化方面發揮了核心作用,促成了美國國會大廈的起義和緬甸的種族清洗,並被熱衷於直播其罪行的大規模殺手所利用。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桑德伯格擔任營運總監期間。」

麥克納米是暢銷書《從Facebook的災難中覺醒》的作者。

Google、Facebook面臨反壟斷調查

美國幾大科技企業、社交平台做大以後,為所欲為,引發社會不滿,也讓執政者憂慮。

過去10年中,歐洲監管機構向Google發起3項不同的反壟斷訴訟,總共開出了80億美元的天價罰單。

2020年10月,美國司法部對Google發起反壟斷訴訟。同年,美國35個州的總檢察長也加入了指控。司法部的案件預計要到2023年秋季才能做出裁決。

但Google從未像今天這樣面臨更大的威脅。

5月19日,美國參議院提出全新的嚴厲監管法案:《數碼廣告競爭與透明度法案》(Competition and Transparency in Digital Advertising Act,CTDA)。

法案規定,每年數碼廣告交易超過200億美元的公司,將不得涉足數位廣告生態系統多領域。一旦法案通過,將迫使Google在一年內剝離其數碼廣告業務,拆成多個獨立公司。

目前滿足200億美元數碼廣告收入標準的只有Google、Facebook和亞馬遜(Amazon)。

Google壟斷了上下游業務,既是裁判又是球員,所以新聞媒體等其它內容提供者,反而被Google、Facebook逼得沒有活路。2020年,Google廣告收入達到1,460億美元,佔Google收入的81%。

英國市場競爭管理局 (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CMA)5月份也宣布第二次對Google進行反壟斷調查 ,此次調查針對廣告技術服務。

美國向右轉 一個時代終結

2021年1月,Facebook、推特、YouTube宣布永久封禁時任總統特朗普的帳號,美國保守派在白宮和參眾兩院的選舉都失利。極左勢力和幾大社交平台一時風光無兩,囂張氣焰達到頂峰。

可惜物極必反,美國民眾厭倦了極左勢力推動的白左覺醒運動。極左政策當道,導致油價物價上漲,犯罪率飆升,今年11月中期選舉必定使右派勢力抬頭。

新崛起的世界首富馬斯克今年突然收購推特,要讓它變成「絕對言論自由」的平台,甚至不排除讓特朗普總統和保守派人士回到推特。美國最高法院要推翻墮胎權,這些都顯示左右之爭未歇,右翼勢力抬頭。

美國向右轉,世界也必定跟著向右轉。Facebook、Google、推特等左派大本營頻頻遭遇不利的消息。Facebook二號人物桑德伯格黯然辭職,創辦人朱克伯格稱之為「一個時代的終結」。或許這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極左的狂癲開始退潮,保守勢力仍須奮鬥,但新的時代,新的力量正在悄然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