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林子龍(Alex)從搖搖晃晃的魚排上醒來,腦子中想著心愛魚苗的成長狀況,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餵魚,魚兒吃得飽比自己吃飽還重要。無論酷暑高溫,還是凜冽寒風,他都日夜留守魚排,為的是魚兒可以健康成長。過去他開婚紗店,給新娘化一次妝就輕輕鬆鬆有兩萬多收入,周末到西貢放鬆自我,滑水嬉戲,享受人生。Alex放棄高薪穩定的職業,從脂粉芳香到魚腥味撲鼻的環境,究竟是甚麼令他啟動人生中180度的大轉彎?

Alex喜愛滑水,沒有想到這一愛好帶給他了解本地漁業的契機。(受訪者提供)
Alex喜愛滑水,沒有想到這一愛好帶給他了解本地漁業的契機。(受訪者提供)

長年的戶外工作,Alex的皮膚已曬得黝黑,因海水反光易傷眼,他需長期戴上太陽眼鏡,在他的臉龐留下了眼鏡邊框的痕跡。過去做化妝兼造型師的他,甘願放棄安逸的生活,居住在魚排,要耐得住寒暑,出錢又出力。Alex沒有後悔過轉行,投身本土漁業為的是「不辜負上天苦心安排」,他感嘆道:「天讓我『先甜後苦』,讓我喜歡上滑水,做了那麼多的鋪墊才成就了我今天這件事,如果我放棄了,就枉費了上天待我的一番心意!」

Alex過去做化妝兼造型師,曾為不少名人化妝。(受訪者提供)
Alex過去做化妝兼造型師,曾為不少名人化妝。(受訪者提供)

人生換跑道 無悔吃苦住魚排重振本土漁業

在西貢榕樹凹吹著海風,Alex體驗著無繩滑水的樂趣,深深愛上了榕樹凹的環境。幾年前一位漁民長者因身體欠佳而退休,機緣巧合下Alex為了在這裏滑水而從長者手中購入魚排,開始認識周邊的漁民,並自己鑽研養魚技術,沒想到這段經歷令他的人生從此變換了跑道:「了解香港漁業的現狀後,你就會發現原來我們香港人吃魚是沒有甚麼選擇的。」

「本土養殖」位於西貢榕樹凹的魚排。(陳仲明/大紀元)
「本土養殖」位於西貢榕樹凹的魚排。(陳仲明/大紀元)

本土的養殖業日益式微,大陸入口的養殖類活魚質量堪憂,海上的漁獲也並非源源不絕,為了追求健康、優質的海產,Alex開始嘗試各種方法進行海魚養殖。他漸漸感受到一種使命感:「我整天都說,如果可以做到供應香港這一城的食用魚,就是我這一世的功課,如果可以做好了我就可以安心離開人世了。」

最初養魚只是Alex的新愛好,漸漸地他發現自己每天都會掛念著魚排,在養殖的路上越行越遠,他辭去了化妝師的工作,甚至變賣的房地產,都投資到養殖場中,哪怕睡覺時都在想著魚兒的健康狀況,會突然驚醒:「最困難的是要判斷魚有甚麼病,這是一件好吃力的事情,睡覺都睡不好,一直破解不到,恨不得自己馬上到魚排去看我的魚。」他決定全力投入其中,把家都搬到了魚排。從改善飼料、水質開始,到改良劏魚方法,解決保鮮問題,Alex一步一步走出了自己獨特的路,創立自家品牌「本土養殖」。

Alex嘗試各種方法進行海魚養殖,他漸漸感受到一種使命感。(陳仲明/大紀元)
Alex嘗試各種方法進行海魚養殖,他漸漸感受到一種使命感。(陳仲明/大紀元)

在魚排工作日曬雨淋,但Alex認為一切都是值得的。(陳仲明/大紀元)
在魚排工作日曬雨淋,但Alex認為一切都是值得的。(陳仲明/大紀元)

Alex認為,自己的身份轉變意義在於是「為己」與「為他」的關係,在打滾了二十多年的婚紗造型行業中發展固然利己,高薪收入可以改善他的生活質量,但對於整個社會的貢獻來說,遠不及投身漁業重要:「我想養的是可持續發展的魚,如果我養魚,可以有好的方法成功養出優質的魚,賣出市面又可以讓大家都能吃得起的價錢的話,其實我對社會的貢獻好大。」

Alex堅信,順應自然方可產出優質魚。(陳仲明/大紀元)
Alex堅信,順應自然方可產出優質魚。(陳仲明/大紀元)

堅信順應自然產出優質魚

最初開始養魚時,Alex並不懂得要養哪些魚,各式各樣的魚類都嘗試過,包括「人工變種魚」沙巴龍躉,這種魚是由老虎斑和龍躉雜交而成,可能造成基因污染,生長速度及食量驚人。養沙巴龍躉看似利潤很高,但可能對人體有潛在威脅,當了解情況後,Alex立即停止飼養這種魚,他認為養魚不應該只追求利益,而忽視對環境、人體的威脅。如今他養的魚以石䱽、黃𩶘鯧、鱸魚為主,選擇較為平民的魚類,他希望普通人都能夠負擔得起,而且這類魚屬於可持續發展的魚,不會因人類食用而破壞生態。

水質狀況對養魚的影響很大,Alex持續鑽研試驗不同的淨化水質方法,他發現青口、蠔等生物可以達到天然的淨水功效,可以過濾海水,改善水質:「海洋有天然的修復能力,其實都靠這些過濾性的貝殼類生物,可以讓水不要營養過剩產生紅潮,又有淨化海水、消滅魚類的寄生蟲。」他舉例,美國紐約港因工業污染嚴重,自2014年以來,啟動「十億生蠔計劃」(Billion Oyster Project),短短幾年就令周邊海水得到淨化,一度消失的鯨魚又在自由女神像周邊出沒。他認為,順應大自然的力量淨化水質,而不是用化學方式進行,這對人體健康、自然生態都有好處。

從魚苗培養成可食用的海魚,頗費心機,Alex選擇真空冷凍包裝,不經手魚欄銷售。(陳仲明/大紀元)
從魚苗培養成可食用的海魚,頗費心機,Alex選擇真空冷凍包裝,不經手魚欄銷售。(陳仲明/大紀元)

Alex提及,他不願意將辛苦養出的魚賣去魚欄,因他了解到,為了讓海鮮存活得再久一些,很多街市海鮮檔都有用抗生素來維持魚的生命,這讓他感到不安,這樣送到客人手中的魚,仍是不健康的魚,將枉費自己一番心血。他於是自行研究劏魚和保存方法,從養魚到劏魚、包裝、冷藏一手包辦,確保「本土養殖」產出的魚有品質保障。Alex簡介劏魚方式,採用日本的「神經血締法」,減輕魚死亡時的痛楚感覺,對於團隊而言,要多費很多工夫:「現在我劏魚的成本還高過養魚的成本!」一般的魚市場劏魚直接將魚用力拍死,這是最簡單快捷的方法,但會讓魚的死亡過程十分痛苦,Alex就不希望這樣做,他認為魚也應該有尊嚴:「魚是用它的生命來換我們的生活,為甚麼它離世的時候不能有一個好走呢?我覺得魚也有它的尊嚴,我們要尊重它們的生命。」

劏魚方法採用來自日本的「神經血締法」。(陳仲明/大紀元)
劏魚方法採用來自日本的「神經血締法」。(陳仲明/大紀元)

相信良心魚並非夕陽行業 鼓勵新人入行

Alex從不認為養魚是夕陽行業:「現在多了很多人去聽我們的聲音,多了人關注漁夫和漁業,其實我做一個良心食材是不會夕陽的,香港人那麼喜歡吃魚,主要是要給父母知道做漁夫也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Alex從不認為養魚是夕陽行業。(陳仲明/大紀元)
Alex從不認為養魚是夕陽行業。(陳仲明/大紀元)

2020年,「本土養殖」成為「未研香港」實習生計劃的合作夥伴,招納實習生加入其中,透過親身體驗準備飼料、投餵、洗魚等工序,了解生產運作模式。透過此計劃,Alex認識到「香港蒸餾所」的負責人Benny,大家一起「腦力激盪」,嘗試將本土養殖的鱸魚運用科研技術提煉出「香港滴漁精」,為「香港製造」再出一分力。

Alex歡迎實習生和學校團體前來魚排參觀,希望將養魚的知識傳送給下一代。(陳仲明/大紀元)
Alex歡迎實習生和學校團體前來魚排參觀,希望將養魚的知識傳送給下一代。(陳仲明/大紀元)

與此同時,Alex也接納不少學校組團參觀漁場,鼓勵學生了解漁業的運作,已步入中年的他感慨道:「一個人的生命其實好短,一定要給小朋友認識,延續下去。」從認識魚類、海龜開始,慢慢讓小朋友學會愛惜動物、善待動物,為他們的心中埋下種子。他相信總有一天這棵「種子」會生根發芽,未來有一日或會成為他們繼承行業的一個契機。

正在籌備中的養殖學校。(陳仲明/大紀元)
正在籌備中的養殖學校。(陳仲明/大紀元)

近期Alex展開一個項目,邀請自閉症青年參與漁場的工作,幫忙清潔、加工等工作,希望開闢另一條線出產魚蛋等等,這些都是值得發展的方向。他認為與社企合作,解決自閉症青年的就業問題,也是自己力所能及為社會的貢獻。

*********

坐在魚排上欣賞夕陽西下,聆聽海浪的聲音,Alex認為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生活是讓他感恩的,雖然離理想還有距離,但已經在前行的路上:「我整天都講,我們已經有個好天然的環境,可以節省運輸費用,讓大家吃到最新鮮的東西,我們也可以自給自足,在危機的情況下不需要別人接濟我們,如果有本地生產就不會被限制,這也是我的理想。」◇

Alex在漁場的日常起居。(陳仲明/大紀元)
Alex在漁場的日常起居。(陳仲明/大紀元)

陪伴Alex的貓咪。(陳仲明/大紀元)
陪伴Alex的貓咪。(陳仲明/大紀元)

陪伴Alex的狗狗。(陳仲明/大紀元)
陪伴Alex的狗狗。(陳仲明/大紀元)

從本地漁場到餐桌,Alex希望帶給港人最新鮮的滋味,圖為清蒸黃𩶘䱽(本金鯧)。(陳仲明/大紀元)
從本地漁場到餐桌,Alex希望帶給港人最新鮮的滋味,圖為清蒸黃𩶘䱽(本金鯧)。(陳仲明/大紀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