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3年,英國著名作家查理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推出著名小說《聖誕頌歌》(A Christmas Carol),備受讀者喜愛。在這部小說中,主人公埃比尼澤‧斯庫吉(Ebenezer Scrooge)性格頑固,接連被三個鬼魂騷擾。第三個鬼魂就是「即將到來的聖誕節幽靈」,令斯庫吉提前認識到,如果繼續墨守成規延續老路,他的未來生活將是多麼暗淡和悲慘。

值得警惕的是,我們的國家正在走向社會主義的道路上。在最近的總統競選中,不少知名的民主黨候選人,如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眾議員亞歷山卓‧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都在鼓吹某種版本的社會主義,而眾多共和黨人則積極譴責社會主義傾向。或許我們可以像斯庫吉那樣居安思危,預想一下假如美國真的實施社會主義,將會產生甚麼後果。這將會對我們大有裨益。

當然,人們可以通過研究俄羅斯、中國、古巴、北韓、委內瑞拉等社會主義國家的歷史來清晰了解社會主義,然而美國國內的親社會主義分子認為這些例子無關緊要,只是強調這些國家未能以正確的方式實施社會主義。美國社會主義者完全打算不再重複這些錯誤。

在深入探討之前,我們先來釐清思路,定義一下社會主義:詞典釋義顯示,「社會主義」是一種政府擁有生產資料的社會制度。華盛頓的官員們呼籲應將所有主要企業徹底國有化,這確實很罕見。更常見的是大力支持納粹/法西斯主義版本的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的變體在技術上允許企業保持私有制,但政府會直接指示他們生產甚麼。這或多或少是今天美國社會主義者的目標。因此,他們試圖削弱私有產權,讓聯邦政府負責授權和指導生產計劃,並策劃一個更加平等的財富分配。簡而言之,他們並不要求字面上的社會主義,而是追求一個政府因素在經濟層面上無處不在且佔主導地位、具有社會主義內核的經濟模式。

美國的「社會主義」思潮會有多大的市場?幸運的是,正如《聖誕頌歌》主人公斯庫吉看到了一個嚴峻的未來,從而得以改弦更張,使自己免於遭受毀滅厄運,美國人民也獲得機會瞥見未來,那個尚未到來的社會主義幽靈。在過去兩年左右的時間裏,我們已經多次「提前預演」了社會主義模式下的生活狀態,大政府控制著國家經濟的大部份領域,並實施「專家指導型」中央經濟計劃。接下來我們回顧一下之前經歷其中的幾個預演。

新冠防疫強制規劃

在很大程度上,美國民眾在新冠疫情期間極力遵循政府的要求行事。許多州政府實行封城措施。他們自認為政府比公眾更了解情況。然而不幸的是,正如多項研究表明,政府並不比民眾更了解如何應對疫情、如何滿足需求;更可怕的是,強制帶來的結果是非常嚴峻的。

據報道,國際知名的非盈利研究機構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發表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封城措施在統計學上顯著提升了所有原因的死亡率。」這個觀點得到了「促進繁榮委員會」(Committee to Unleash Prosperity)公布數據的佐證。在國際醫學界久負盛名、備受推崇的英國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上發表的一篇論文發現,政府封城措施「與統計學意義上危重病人數量或總體死亡率的減少兩者之間沒有關聯」。另一家國際知名醫學期刊《公共衛生前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論文得出了類似的結論。這項研究由以色列規模最大的國立綜合性大學特拉維夫大學(Tel Aviv University)主持完成。研究結果指出:「我們本以為在封鎖較嚴的國家會看到較少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但數據顯示情況並非如此。」另據總部位於紐約的彭博(Bloomberg)新聞社報道,牛津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一個國家限制的嚴重程度與它是否設法遏制過量的死亡人數之間幾乎沒有關聯」。

與此同時,封城和如影隨形的社會隔離推高了與抑鬱症有關的藥物過量、自殺等現象的增加,以及家庭暴力的發生率和嚴重程度的明顯增加。另外,當新冠病毒肆虐初期引起一片恐慌,許多醫院接到命令被迫暫時停止與新冠病毒無關的檢查、測試、治療等。不幸的是,這些指令激起了公眾廣泛的恐懼,以至於許多患有癌症、痴呆症、心臟病等重症的病人得不到及時的醫療服務,甚至其中不少人因此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可以說,那些推行強制封城政策的政客們確實也不能為此完全擔責,因為新冠病毒是一種此前從未見過的病毒,事先並沒有一套如何應對此種病毒的現成解決方案。然而,顯而易見的是,期望政府及其所仰賴的各級「專家」掌握各種複雜問題的萬能鑰匙,這種想法是極其危險的。

政府經濟計劃

社會主義的首要主張就是政府有能力明智地指導社會的經濟運行,因此讓我們看看前總統當勞特朗普和現總統拜登在新冠疫情期間為「幫助」經濟發展而制定的經濟計劃。

在此期間,至少有八個聯邦計劃獲得通過,旨在幫助美國人應對全球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動盪。其中最突出的是直接支付給美國納稅人的三個法案:2020年3月的新冠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保障法案(Coronavirus Aid, Relief, and Economic Security Act,簡稱CARES法案,發放人均1200美元的刺激性支票),2020年12月的綜合撥款法案(Consolidated Appropriations Act,發放人均600美元的刺激性支票),以及2021年的美國救援計劃法案(American Rescue Plan Act,發放人均1400美元的刺激性支票)。特朗普簽署了前兩項法案,拜登簽署了第三項法案,前後兩屆政府和共和、民主兩黨共同發起參與了這些政府經濟管理措施。

這些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的政府措施不僅花費巨大,催生了欺詐和浪費等惡劣行為,還導致了以下一系列不良後果:

1)失業。哈佛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封城措施對經濟不寬裕的美國底層人群產生了更加明顯的負面影響。在施行封城政策的第一年,年收入低於27,000美元的人群,其就業率下降了23.6%;收入在27,000至60,000美元之間的人群,就業率下降了4.5%;而收入超過60,000美元的人群,其就業率實際上略有上升。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數據,出行限制與較高的失業率相關聯。在勞動力嚴重短缺和供應鏈中斷的時候,「至少有180萬美國人」由於聯邦的經濟施捨而決定不回歸工作崗位,實際上某種程度上顯示了這項聯邦政策的失效。

2)小企業倒閉。史丹福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Stanford Institute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研究人員羅拔‧費爾利(Robert Fairlie)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論文指出,政府對新冠疫情大流行的政策反應導致在疫情爆發的頭兩個月,活躍的企業主人數下降了22%以上。其中許多企業一直處在關閉狀態。這種下降對中小型企業產生了更加明顯的負面影響。另一項調查發現,在施行封城措施的頭六個月,大約有10萬家小企業永遠地關閉了。

3)跟兒童有關的經濟影響。全球知名智庫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簡稱MGI)的一項研究表明,在新冠疫情期間,由於實施封城措施,學齡兒童除了學業跟不上,還要遭受因強制佩戴口罩、人際疏遠和在線學習等帶來的情感創傷,因此政府對新冠疫情的過度政策反應將使「美國的K-12學生平均……終身收入減少61,000至82,000美元(按2020年不變美元計算),或相當於一年的全職工作,這個損失完全是由封城相關措施造成的。」與中小企業倒閉一樣,這些損失亦更加明顯地落在社會底層人群身上。

基本貨物的短缺

政府管理的經濟體具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短缺。政府規劃者由於掌握的數據不夠充份,無法正確協調整體生產;與之相對的是,在市場導向的經濟體裏,數以百萬計的企業主可以利用市場經濟下的合理價格,滿足市場需求。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目前美國正在應對嬰兒配方奶粉的嚴重短缺,這個現象的罪魁禍首就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the United State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笨拙的官僚管理以及聯邦資助的WIC計劃,該計劃不允許接受資助的母親「在州政府簽約的供應商品牌售罄的情況下改用另一個品牌」。為了應對嬰兒奶粉短缺,政府已經動用軍用飛機從歐洲空運了更多的物資,這可能使這些嬰兒配方奶粉成為歷史上最昂貴的奶粉。嗯,政府效率低下早已見怪不怪了。

(譯註:WIC計劃,全稱是婦女、嬰兒和兒童特別補充營養計劃(Special Supplemental Nutrition Program for 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是一項由聯邦政府撥款的社會福利計劃,受益群體是孕產婦以及5歲以下兒童,除了提供免費營養食物外,還有定期的營養諮詢。)

我們再來看一看能源問題。汽油價格飆升是拜登政府熱衷於推行反化石燃料議程、減少汽油供應的必然結果。政府廣泛干預加州電力業務,導致周期性的停電和斷電幾乎成為慣例。這個現象是令人震驚的。在20世紀50年代,大規模停電在美國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這只會發生於第三世界國家。那麼,加州電力事件告訴我們,政府規劃越多,眾多城市的電力供應將越不穩定,境遇將類似於深陷貧窮的發展中國家。

通貨膨脹

這個問題已侵蝕到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再視而不見也無濟於事。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就在我們身邊,每當我們給汽車加油或去超市購物時,我們的錢包就會被捏碎。

《聖誕頌歌》主人公斯庫吉有幸從「尚未到來的聖誕節幽靈」的夢中探訪裏吸取了教訓,及時改弦易轍,從而免遭厄運。美國人民是否會從最近的諸多社會事件中吸取教訓,了解到即使是心懷善意的社會主義政府規劃也會令形勢變得更糟?我們能否及時回歸國家的傳統政體方向,將普通民眾和子孫後代的未來從懸崖上拯救下來?對於這些,我們將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馬克‧軒迪克森(Mark Hendrickson)是一位經濟學家,退休前任職於賓夕凡尼亞州格羅夫城市學院(Grove City College),目前仍然是該校信仰與自由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Faith and Freedom)的經濟與社會政策研究員。他著述頗豐,研究議題涉及美國經濟史、《聖經》中的匿名人物、財富不平等問題和氣候變化等。

原文:How Attractive Is Socialism Now?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