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上海等地高校發布提前放暑假通知,部份高校學子開始陸續返鄉。但因甘肅省目前只開通了蘭州一個通道,且隔離費用過高,令許多學生不滿。後經二十幾所上海高校學生聯署,當局雖然給予減免,但據返鄉學生表示,免費隔離點聽說是一家要拆除的酒店,條件特別差。

兩名在滬大學生在微博上貼文表示,目前回甘肅的機票昂貴,高鐵每日也只有一趟直達,導致一票難求,且甘肅蘭州隔離政策規定,上海返蘭學生只要出站就會被賦黃碼就地隔離,無法出站中轉到省內其它城市。而酒店隔離費用最低每日2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隔離十四天就要2800元,加上返鄉的車票費,高額的費用令大多數在滬大學生處於想回家卻不敢回的兩難境地。

為此,同濟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華東師範大學、華東政法大學、上海師範大學等二十幾所上海高校學生聯署,呼籲當局減免隔離費用並搭建地級市專屬通道,允許大學生返鄉隔離。

呼籲發出數日後,網民近日再貼文表示,經過返鄉學子的努力,甘肅省正式發文件通知,返鄉學生核酸檢測、隔離、健康監測費用終於可以全免。

慶陽免費隔離點是一家要拆除的酒店

從上海海洋大學返鄉的學生楊洋(化名)30日向《大紀元》表示,28日免費隔離政策出來之後,學校派大巴把他們送到虹橋高鐵站,然後經西安中轉,到達了甘肅省慶陽站,慶陽各縣區派救護車接站,直接將他們閉環轉運到隔離點隔離七天,之後再讓他們居家隔離七天。

不過,這個專門給大學生設立的免費隔離點「聽說是一家要拆除的酒店,裏面的衛生條件特別差,沒有浴室,也沒有熱水和無線網,還有蟲子,感覺好久沒人住過了」,楊洋說。

因為沒有無線網,楊洋無法上網課,也無法參加過幾天的考試。為此,他給聯防辦打電話,但對方說,「如果你想免費隔離的話,這邊就這條件,如果想要好的條件就要自己掏錢。」好一點的酒店一天大概220元左右。

截至受訪時,楊洋還沒有找到解決途徑,他說,想通過多方渠道商量一下,「實在不行我就出去」。

他表示,上海海洋大學的學生,現在能走的儘量都走了,有的地方隔離費比較貴,這樣的學生可以留校。

高校學生兩年只出去過一次 其餘時間都在隔離

天津一高等職業院校大二學生王希(化名)也表示,目前高校大多都放假了,但也有沒放假的學校。

她所在的學校就因為冬天的時候暖氣停了,學校撐不住了,給學生們放了假,直到4月底才回學校,因此這次沒有放假。

她說,回校之後「前半個月在宿舍隔離,不能出宿舍門,然後等到5月15日,我們這個區的疫情爆發,原計劃的線下上課改成在宿舍上網課,到現在我們已經在宿舍差不多待了二十七八天了」。

王希表示,剛開始隔離時,上廁所都得報備,必須經過群裏的老師同意之後才能上廁所,甚至為防止交叉感染,還不能兩個人同時上廁所。

每天飯點的時候,一個宿舍也只能一個人去取飯,並且只有米飯和麵條,沒有菜,飯裏還有蟲子,兩三塊錢的大米飯漲到四塊錢一份。但不吃就得挨餓,超市等都去不了,只能吃食堂。

她說,儘管現在可以出宿舍了,但活動範圍也就是宿舍和食堂。因為最近氣溫最熱時已達三十幾度,宿舍沒有冷氣機,電扇還不頂用,學生們都打地鋪睡在地上。

她後悔當時不返校就好了,「因為我們在學校還有最後一年,本來想著出去玩玩,感受一下簡短的大二生活,誰知道來了之後就是無限的封校,每天做核酸,開學一個月捅了25次了,這幾天更是下午三四點最熱的時候讓我們做核酸。」

但要回家的話,就要自費隔離,如果隔離十四天,最便宜也要1400元,因此現在沒有辦法回家。

她說,「因為封校,我們大學兩年了,只出去了一次,剩下都是封校。有的人來了兩年,天津市著名景點都沒去過,我們這種小城市來的到現在地鐵還不會坐。」

「這就是我們的現狀,太壓抑」,但「我們沒法向學校提,你提的話可能就會被約談、被威脅」,她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