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港元對美元跌至7.85的「弱方兌換保證」後,香港金管局三次入市買入85.33億港元捍衛匯率,這是3年來的首次。時事評論員利世民對本報《珍言真語》表示,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完全無懈可擊,不必擔心會被攻破,但中國下波金融風險需擔心的是債務償還不了。

聯繫匯率無懈可擊

港幣可全部換美金

5月12日,港元對美元跌至7.85的 「弱方兌換保證」。(STR/AFP/Getty Images)
5月12日,港元對美元跌至7.85的 「弱方兌換保證」。(STR/AFP/Getty Images)

利世民表示,回看歷史,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香港人避險的第一件事就是買美金,港元也從來都沒有問題。「08年,我記得有銀行界朋友,尤其是私人銀行的朋友告訴我,他們認識一些大戶,一磚磚的美金現鈔跟銀行要,拿完了放回銀行的保險箱。」

「銀行保險箱跟銀行戶口不一樣,大家要分清楚。一張一張的鈔票,其實就是實在的資產。」

他指出,現在大家在香港的鈔票或銀行存款,香港的金融系統絕對可以全部兌換美金給你,香港如發生金融危機,個人的存款、實物貨物、股票樓房都不用擔心,最擔心的是債務違約。「每次金融危機,100%的問題都是出於有些人欠的錢還不了。」

債務問題可能引爆

大陸下波房地產危機

回看歷史,香港的金融系統度過多次金融危機。圖為香港滙豐銀行、渣打銀行大樓。(余鋼/大紀元)
回看歷史,香港的金融系統度過多次金融危機。圖為香港滙豐銀行、渣打銀行大樓。(余鋼/大紀元)

利世民表示,無論是香港企業還是大陸在香港上市的企業,貸款都是借美金。「很有錢的人,例如要跟銀行做融資買地,或者借幾百個億,他們是不會借港幣的。」「因為美金的市場大很多,在香港借美金是很便宜的,比港幣便宜一點。」

他又說明,通常在香港買地、買樓,會把借來的美金換成港幣用;大陸企業在香港借美金,則換成人民幣拿回大陸。如此一來就產生一個問題:借的是美金、還的也是美金,而賺的錢是人民幣。

「在這輪美金還沒有升得這麼快之前,其實這些大陸企業的收入就已經差了,現在再加上打壓房地產,中國人民銀行又下了『三條紅線』指令,他們在大陸借不到錢,這些企業就最麻煩。去年恒大出事,其實沒完沒了, 現在我預期可能有第二波的大陸房地產風險。」

這些企業如何化解風險?利世民分析,早前中國人民銀行曾對外宣稱,按揭貸款條件要放寬一點,而現在已經不是放寬多少的問題,而是這些企業、房地產發展商的資金是不是還可以維持得了,這是防範第二波金融危機應該注意的。「反而不需要擔心香港資金流走。根本不關香港本身的事情,香港人自己要買樓、移民,也一直都在發生、進行著。」

「最讓人擔心的是出現『銀主盤』,就是有人(大戶)還不了錢,所以銀行要收回其房產,再打折賣出去。總是要有人去填補那個窟窿,中間有個數字是填不了的。我覺得,現在大陸的情況是明明已經見到有很大的窟窿,這個窟窿怎麼填補?迄今沒有人提出方案,而解決這問題要有代價,那麼,代價誰來支付?」

人民幣被外匯管制

大陸換外幣是特權

債務問題,可能引爆大陸下波房地產危機。圖為北京公
債務問題,可能引爆大陸下波房地產危機。圖為北京公

利世民表示,香港有100%的外匯儲備,每一張港幣都有100%的美元保證;而有的國家並不需要外匯儲備;至於人民幣則屬外匯管制貨幣。「你拿著一張人民幣,在中國境內隨便怎麼買東西都無所謂,它是一個圍牆裏面的經濟。但如果大陸人拿著一張人民幣,有能力將這張人民幣拿去買國外的東西,哇不得了!突然間,你會發覺自己的購買力強了很多,發覺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這麼好。我想,從立國以來都是這種情況。」

世界上有的國家沒有外匯管制,而中共限制大陸平民每年的結售匯不能超過五萬美元等額,出境最多帶五千美元等值外幣,還設定了其它更多具體的障礙。「只有少數擁有特權、有權有勢的人,可以拿著人民幣到外面去買東西。」

「一般的老百姓,是不能夠做這件事情的。有人說不是的,現在有自由行,大家可以去旅行,這樣那樣的。但是,這麼多年以來,就算是旅行可以把錢拿出去,都不是一個人權,而是一個特權。大家要分清楚。」

「在香港拿著一沓錢坐飛機走,其實在理論上沒有人可以阻擋你。當然去到其它國家,你帶著這麼多現金入境,人家就會問這問那的。你這些錢的來源是怎麼樣的?你都要申報,如果你申報清楚不會不允許(入境)。但是在大陸(帶錢出境),就不是如此。」

大陸躺賺美金風光不再

中共缺錢內外加緊嚴控

目前中共正加強資本的「國家調配」,對外抓緊外匯管制,限制資金流失;國內資本也不准自由調配,逼有錢人買國債。圖為中國人民銀行。(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目前中共正加強資本的「國家調配」,對外抓緊外匯管制,限制資金流失;國內資本也不准自由調配,逼有錢人買國債。圖為中國人民銀行。(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現階段美元持續走強,許多國家增持美債為貨幣基礎,中共則連續五個月減持美債,被外界認為是為躲避制裁。

利世民表示,中共過去幾十年從出口商品到賣金融產品、企業股票,賺取了大量美金,經濟增長第一次亮紅燈,是在2009年美國金融海嘯後。中共採取「四萬億投資計劃」刺激經濟虛火,一直到2015年發生股災,將處理不了的債務,集中在幾個國有銀行才捱過一劫,現在更加面臨外匯不足和政府財政赤字嚴重的問題。

在防疫政策上,中共高層也不同調,「中共最怕人家拿著人民幣和你說,我現在要拿回美金,你把美金給我。」「就是希望你拿了我的人民幣,就不要把美金拿走了。不如你惠顧我們,買我們的出口產品。」

「過去幾年,中國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中央政府,財政赤字都越來越嚴重,或遲或早都會將一些民產充公。」

利世民解讀,目前中共正加強資本的「國家調配」,對外抓緊外匯管制,限制資金流失;甚至連國內資本都不准自由調配,例如逼有錢人買中共國債,「你現在有錢不准花,留到未來,我給你一些利息,當然那個利息因為你是被迫買的,是不會多的,所以就連自己的錢都鎖住了。」

「現在它不是捅破這個泡沫,而是近乎將所有會流動的資產凝固了。我的比喻,就是將那些泡沫凍結了、不准動,這也很合乎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