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有大外宣,還有一個大內宣,外宣主要是用英文欺騙不懂中文的外國人,內宣用中文給中國人洗腦,而難懂的中文形成一道天然防火牆。不料,卻被「大翻譯運動」給撕開一個缺口,把中共內外宣的兩頭通吃,變成左右手互搏,讓中共大外宣碎了一地。

大翻譯運動讓中共竹籃子打水

儘管這些義工所做的,僅僅是翻譯已經通過中國互聯網審查制度的帖子,但他們還是激怒了中共。原因很簡單,中共精心包裝的大外宣,被自己的大內宣戳穿了。

自3月中旬起,《環球時報》、「澎湃新聞」、「觀察網」等中共官媒,連日抹黑批評「大翻譯運動」所謂辱華,有「境外勢力」在背後策劃等等。

3月31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也指責「大翻譯運動」是「境外勢力對中國人的醜化」,是小偷小摸式的行徑等。

自由媒體人黃子茵告訴《大紀元》,凡是共產黨不喜歡的事情,它都歸結於海外勢力。

她質問中共:「你自己的新聞和影片,我們翻譯一下怎麼叫小偷小摸呢?怎麼就變成了境外勢力了?這是傳播。你中共把自己不喜歡的網貼都刪掉,把網民的帳號封掉,這不止是小偷小摸,這是強盜行為。」

「我們做大翻譯的工作,也沒有辦法把人家的評論給刪掉,也沒有辦法把別人的號給封了,我們只不過是做一些翻譯工作,怎麼叫小偷小摸?你有膽子說你有膽子做,你為甚麼怕別人給你宣傳呢?」黃子茵說。

印第安納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專門研究中國意識形態和輿論的Jason Wu對NBC新聞表示,黨媒的反擊源於恐懼,怕失去對資訊的控制,長期以來,中共向國內和國外的受眾展示不同的內容,而大翻譯運動打破這道界限,讓中共出現公關危機。

Jason Wu表示,這(大翻譯運動)讓通常不看中文的人,了解到(中共)官媒究竟如何在國內進行宣傳的,使得黨更難說:「好吧,我們真的很中立」。也使中共為國內觀眾提供的資訊,而不被世界其它地方聽到,變得不現實。

劉青在自由亞洲電台評論中寫道:「中共為了欺瞞世界,單是大外宣每年花費數百億美元;而一個大翻譯運動,便讓中共竹籃子打水,比中共每年花費數百億美元有更明顯的反向效果。」

自由亞洲電台中國透視專欄寫道:「大翻譯運動將原本面向中國國內的宣傳,暴露給了國際社會,使世界了解到北京政權在國際上宣傳的虛偽。令謊言見光死。」

「大翻譯運動 」告訴世界中共真正意圖

「大翻譯運動」義工告訴《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中共對外宣傳的是和平)對內宣傳則像個戰爭販子,甚至提倡「法西斯主義」。「大翻譯運動」的願望就是要成為一個「吹哨人」,告訴世界其它地方中共的真正「意圖」。

智庫「耶路撒冷戰略與安全研究所」(Jerusalem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Security)的研究員Tuvia Gering早在一年多前,就開始在Twitter上翻譯中國網絡媒體上的帖文。

Gering表示,在每個國家,「你都會遇到偏執狂和種族主義者,以及說可怕事情的人」。但中國則不同,「首先,中國的訊息空間受到高度管制。其次,我記錄的說這些可怕的、糟糕事情的人,是終身教授,他們是黨員,一些人是政策制定者,一些人是頂級戰略家」。

Gering說,「大翻譯運動」所翻譯的影片和文件的官方真實性不容置疑。Gering自己的興趣點是追蹤一些中國學者、專家學者和政策制定者的言論,並將其發布在Twitter上。他發現,中共官方對陰謀論感興趣,並迅速傳播俄羅斯國家媒體的虛假資訊。

Gering提到了一個俄羅斯虛假資訊,即美國人在蒙古營運生物武器實驗室。他告訴《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記者說,幾乎可以肯定,這個說法會在某個時候在中國被接受。幾個小時後,有一條來自Gering的訊息就說:「說中了!」並附上了他最新的Twitter超連結,顯示中共官員正在鸚鵡學舌的謊言。

俄烏戰 中共在國內外宣傳大不同

「大翻譯運動」最初的翻譯,大多數都集中在戰爭上。

中共對外宣稱,中國在俄烏戰爭中保持中立,在中共官方的英文宣傳中,你不會看到挺俄宣傳。但在牆內中共則對民眾煽動挺俄貶烏和仇美言論,你如果認為參與者是少數的偏執狂、極端民族主義者,那你就錯了,推動整個敘事的,正是中共自己的官媒、學者和官員。

3月29 日,中共的「人民網」署名「鐘聲」評論員文章《美國對(俄烏)危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謾罵「美國是烏克蘭危機的始作俑者」、「是所有這些衝突的根源和癌細胞」。

中共央視則開罵美國是個「伏地魔」。

還有中共知名智囊說:「中國(中共)應表面中立以維護基本立場和原則,並對俄羅斯提供實質性支持;對國際上各種政治輿論壓力無須過於看重。」「要堅持勸和促談,佔據道義制高點,巧妙支持和策應俄羅斯。」

中共還在各校,開展針對如何引導學生正確認識當前的「俄烏局勢」的思政課。

「大翻譯運動」的義工表示,中共有內外兩種不同的表述,對於不懂中文的人來說可能不好理解。對外「中國(中共)政府試圖在海外培養一隻可愛大熊貓的形象,以友好的方式傳播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主動與全世界交朋友」。

「與此相反,在中國國內宣傳的話語,越來越具有民族主義色彩,比如親俄貶烏、恐嚇台灣等等,這是中國(中共)的本來面目。」義工說,「當年,我們以為學外語是為認識外國,如今方明白,懂外語才能看破中國(中共)。」

「大翻譯運動」緣起

今年4月份,「大翻譯運動」引起了媒體的關注,但說起因由則實屬偶然。

3月初,50歲的悉尼居民楊涵,受朋友之邀加入了一個微信群,群裏正在熱火朝天地討論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都在鼓吹俄羅斯暴力、謾罵烏克蘭、傳播俄羅斯謠言和陰謀論。更離譜的是,有人還問他,在悉尼哪裏可以找到俄羅斯商店,他們準備購買俄羅斯食品,表達對莫斯科的支持。

楊涵覺得自己受夠了,他5月21日告訴《大西洋雜誌》:「這讓我很震驚,太離譜了。你住在悉尼,你想資助俄羅斯人,買他們的食物,只是為了表示你對他們入侵另一個國家的支持?」

楊涵很憤怒,於是轉戰Twitter,在屏蔽掉微信發帖人的名字和照片後,把群聊內容截圖並翻譯成英文。

一批網民在俄烏開戰後發起「大翻譯運動」。(推特截圖)
一批網民在俄烏開戰後發起「大翻譯運動」。(推特截圖)

這就是「大翻譯運動」起因的故事之一,自3月啟動以來,「大翻譯運動」Twitter帳號獲得了超過16萬名追隨者,這個去中心化的平台,已成為揭穿中共畫皮的一個新戰場,儘管該網站在中國境內被封鎖,但贏得廣泛的支持。◇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