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5日主持召開「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敦促各地抓緊推出符合地方的穩經濟政策,逾十萬人與會。分析認為,這次會議實質上是政治會議,糾錯中共領導人的清零政策,暗示中共或將於5月底全面取消清零。

中共黨媒央視、新華社於5月25日晚間報道稱,李克強在當天的「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上強調,要把「穩增長」放在更突出位置,著力保市場主體、保就業、保民生,確保失業率儘快下降,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今次會議在省、市、縣設立分會場,各級政府領導及政府主要組成單位負責人都要參加,超過十萬人,是極為罕見的一次回應。

中共最高層矛盾公開化

李克強稱,要確保中央經濟政策上半年基本實施完成,國務院常務會確定的穩經濟一籃子政策5月底前都要推出實施細則,將對地方政策落實和配套展開督查。

時事評論員江峰在其YouTube節目《江峰漫談》上分析認為,李克強在會議上強調要「穩大盤」,即意味著經濟大盤處於崩潰的極度危險,與習近平說的穩增長、穩市場、穩就業不同,這等於將中共最高層的矛盾公開化。加上李克強點出經濟穩定就是政治穩定,就是明確指出當前經濟形勢與中國的政壇的關係,乃至二十大政權交替的緊密關係。

另外,李克強在會上承認經濟惡劣,說3月份以來,尤其是4月份,一些經濟指標明顯走低,困難在某些方面和某種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嚴重衝擊時候還大。經濟已惡劣到嚴重衝擊中央財政收入,4月份全國財政收入下降5.9%,地方財政收入下降更快,下降6.6%。

他還說,特別是對中央收入淨貢獻的長三角地區,最大降幅高到32%,小的也超過了全國的平均降幅。

江峰分析指,李克強將現時的情況與2020年做對比,是在「追究責任」,因為習近平今年加強了封城措施,但沒有取得2020年武漢封城的效果,反而令上海、廣州、深圳等核心經濟區域付出巨大的經濟代價。而上海原本是「精準防疫」,但被習近平強行中斷,由3月28日起突然開始封城,影響上海港的運輸,導致4月份財政收入驟降,李克強強調的4月份和長三角地區,這個責任很明確就是指向習近平。

暗示清零不再是最高施政要求

另外,李克強說要在防控好疫情同時完成經濟社會發展任務,防止「單打一」、「一刀切」。他還透露,已有多個省份要求批准緊急發債,以渡過難關。「所以我這裏也給大家報個底賬,除非再有特大的自然災害,還有一筆總預備費,其它的錢就靠你們地方」;雖然「經濟運行有所恢復,但是趨勢還是比較脆弱,物量目標增速仍然沒有轉成。」

李克強更警告:「中國作為這麼一個大的經濟體,一旦運行滑出合理區間,想再拉回來,不付出巨大代價和更長時間是很難做到的。」

江峰認為,這個會議實際上不是談經濟的,他指,李克強通篇講話不談清零,其實已經在弱化習近平的威權。這個會議上最重要的說話是「防止單打一、一刀切」,這是明確告訴中共官員,不能夠以清零防疫作為最高施政要求,暗示「你們在座的諸位黨員幹部,如果願意繼續天天在這折騰搞清零的話,你們的工資該發不出來就要發不出來了,北京中央不會幫你們」。

他補充,清零是習近平的施政標誌,否決清零等於否決習近平的政治權威,所以不會明說,只會慢慢過渡。李克強的講話有一個細節,要扭轉5月經濟負增長的走勢,爭取在6月穩定上升,即是暗示要在5月底結束全國清零政策。

江峰表示,這其實有旁證。在3月21日,中共國家醫保局印發了「關於切實做好當前疫情防控醫療保障工作通知」,指抗原檢測臨時納入醫保,意味著國家醫保局當時全力支持習近平的全面清零政策。但到了本月25日情況發生了轉變,有大陸媒體報道稱,全國多地醫保部門近日陸續收到國家醫保局的函件,明確提出用醫保基金支付大規模人群核酸檢測費用,不符合現行醫保政策規定,要求整改。

江峰又提到,李克強在會上強調今年第一季度的統計數據要實事求是的公開,而國家統計局是李克強的下屬機構,他警告屬下是非常罕見的。

今次會議與七千人會議背景相似

另外,今次的10萬人大會是在中國經濟受到重創時召開的,江峰分析認為,這與1962年中共七千人大會的背景驚人地相似。他解釋,毛澤東當年主導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失敗,令中國經濟遭到重創,造成中共執政以來最大的危機。而今次的10萬人大會,亦是在清零封城之下,經濟接近崩潰。

他續指,深層的原因是,當時史太林去世,毛澤東以為中共有能力爭奪國際共產運動領導權的地位,所以要透過大躍進、超英趕美與西方爭奪經濟發展制度優勢,並以人民公社和蘇聯爭奪制度和意識形態優勢。這點與現時非常類似,習近平亦曾說的「東升西降」,以為中國有能力爭奪世界領導權的地位,並像以清零來證明中國比美國等西方國家有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優勢。

習近平或大權旁落

不過,江峰認為,今次10萬人大會與當年7千人大會不同的地方,在於習近平的黨內威信遠不如毛澤東。當時中國哀鴻遍野,地方領導與中央離心離德,毛澤東是主動召開會議,目的是加強集中統一,用自己黨內的威信逼迫全國基層領導表態。不過劉少奇、鄧小平等人利用這個機會,提出「三不提報告」,即不提超英趕美、不提畝產萬斤、不提一大二公,劉少奇更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要追討毛澤東的責任,不過林彪和周恩來就出來護駕,最終結果就是毛澤東退居二線,劉少奇和鄧小平開始擁有中央實權,直至4年後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捲土重來。

而今次的10萬人會議是由李克強主持召開,習近平是被動的,「這個十萬人會議 ,它不是老大召開會議,是老二召開的會議,老大不參加,老二動全黨,已經是匪夷所思了。」他又說,「這個舉動,黨內第一反應是甚麼,就是李克強召開會議這個舉動,習近平大權旁落了,所以這個會議對習近平來說,他是被動,這會不是他要開的。」

會議暗示規矩變了 地方官員回應認清形式

江峰又指,中共體制內有一個官員考核制度,官員想要陞遷就要符合這個制度,中共各地的政府文件裏說得很清楚,要把疫情防控實際成效,作為縣鄉村換屆幹部實際考核的重要依據,即代表不搞防控清零就不能陞官。而李克強今次的會議就是暗示各地官員「規矩變了」。

會議召開後,各個省市要召開分會討論,要回應,「談理解獻忠心」 。其中浙江、湖北、湖南的回應以不同方式表示,已認清形式,浙江省長王浩說要「推動經濟回歸『正常』軌道」;湖南省委副書記省長就說李克強「講話貨真價實、乾貨滿滿」,「破解了發展難題」;湖北省副書記省長王忠林說,高度自覺堅定扛實穩住經濟大盤的政治責任。而且他們的回應中隻字不提習近平和清零。

時事評論員,歷史學者文昭表示,這次會議就是個中央經濟會議的「擴大會議」,前所未有,在中共的歷史上,以及政治語境中,一旦涉及到「擴大」會議之時,一定是危機真的來了。

他分析認為,中共高層感受到,大危機已經來了,需要通過這次會議向各級官員,在財政上做個「關鍵交底」。文昭還認為,這個交底也預示,今後將出現中央統治權遭到撼動的事態。「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交底,震撼極大,歷史的經驗是,中央一旦放棄財政上扶持地方,對中央集權體制就是一個致命的撼動。一旦不得已要下放財權,各個地方你們自謀生路去吧,那麼離心勢力就會滋長,藩鎮就是這麼來的。」

地方若自為政  中央權威衰退或倒台

文昭又說,現在雖然還沒到這一步,但是苗頭已經出現了,從歷史來看,中央要求地方自救,必然會帶來地方勢力各自為政,導致中央權威衰退,甚至倒台的結局。◇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