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戚繼光訓練的三千浙兵抵達駐地後,列隊嚴整,陳列在郊外。時逢天降大雨,這些浙兵從早上站到下午,一動也不動。邊關兵卒見到這場面大吃一驚,自始領教了戚繼光的軍令。

橫嶼之戰後,戚繼光又陸續在平海、仙遊等地取得大捷。戚家軍緊緊追擊倭寇餘黨,直接將他們逼到了海上。倭寇殘部無處可逃,只得搶了漁船出海逃竄。

朝廷敘功嘉獎。在抵抗倭寇的將領中,俞大猷同樣戰功赫赫,也是一代戰將。但因戚繼光光芒太耀眼,戚家軍在軍中人氣爆棚,鋒芒遠遠蓋過了老將俞大猷。譚綸上表敘功,以戚繼光為首,劉顯、俞大猷次之。戚繼光因功,取代俞大猷成為總兵官。嘉靖皇帝舉行祭祀大典,告謝天地諸神,庇佑大明。

戚繼光為將號令嚴厲,賞罰分明。他重信重義,對待麾下將士,亦師亦友,亦父亦朋。將士們心甘情願聽他號令,為其出生入死。戚家軍如獅如虎,行動迅猛,如同飆發電舉,勢不可擋。戚家軍威震東南之際,戚繼光也面臨著軍旅的轉折點。

隆慶元年(1567年),明穆宗登基,新的一朝拉開了序幕。與此同時,北方邊防多次傳來警訊。天子請召俞大猷、戚繼光專門訓練邊關兵卒。後來兵部大臣商議,決定獨用戚繼光練兵。朝廷下詔,請他擔任神機營副將。次年五月,命戚繼光總理薊州、昌平、保定三鎮練兵一事,總兵官以下都要受他的節制。這是守護京城皇都最重要的防線。

當時,大明各地駐軍積弊雷同,軍紀渙散,武備老舊不精,士氣萎靡不振。所以當戚繼光來到駐地後,看到的軍隊問題和他當初在浙江看到的情況幾乎一樣。在南方,要面對倭寇海盜;在北方,要面對蒙古騎兵。兵種不同,戰術自然有別。戚繼光來到駐地後,將當地軍隊的情況上報天子,提出革除軍中七害,增強練兵。

以前的將領鎮守薊門,以為防禦蒙古,要靠騎兵。所以邊關的兵卒只會騎馬,卻不熟悉山戰、林戰、谷戰。戚繼光觀察地形,薊門除了平原,還有山谷、森林等,提議採用戰車、騎兵、步兵混編,可以出奇制勝。

明朝自嘉靖以來,依靠長城防範外敵。雖然每年都要耗費大量財力修築城牆,卻因沒有建設墩台,也就是衛哨所,所以即使修繕城牆,也沒有多大意義。戚繼光請求朝廷同意修建1200座可以駐兵百人的高台。

由於邊關兵卒漫無紀律,不懂使用長短兵器,也不會使用火器,訓練起來還需要些時日。戚繼光上書朝廷,請求徵調他在浙江訓練的士兵。朝廷同意了。當三千浙兵抵達駐地後,列隊嚴整,陳列在郊外。時逢天降大雨,這些浙兵從早上站到下午,一動也不動。邊關兵卒見到這場面大吃一驚,自始領教了戚繼光的軍令。

在上書中,戚繼光還提到,朝廷任命他的這個官職是新創的。薊州、昌平、保定三鎮將領各有統屬,不會輕易接受他這個空降的長官。他懇求朝廷放權,以便讓他大展身手,革新軍政。明穆宗准奏放權,讓戚繼光力行革新。

在戚繼光之前的十七年間,北方駐地就換了十位將領。而戚繼光在北方這一待,就待了十六年。幸賴內閣大臣徐階、高拱、張居正倚重,以及多位督撫大臣如譚綸等的諒解,朝廷對他沒有太多掣肘之事,戚繼光坐鎮十六年,修飭邊防,節制精明,使得薊門固若金湯。北蠻無法攻入,只得轉而進犯遼東。戚繼光率兵增援,協助遼東守將李成梁擊退北蠻。朝廷封戚繼光為太子太保,又晉封少保。他的繼任者,採用他定下的規章,保得邊關幾十年安然無事。戚繼光也贏得了當地軍民百姓的愛戴。

戚繼光在北方待了十六年。隨著重臣的隕落,他的軍旅生涯也由如日中天,轉為西山日落。萬曆十年(1582年),內閣首輔張居正去世,朝中掀起清算張居正同黨的風潮,戚繼光無故遭到牽連。朝臣張鼎思趁機上言,將戚繼光調任到偏遠的廣東。

戚繼光離開薊門時,薊州百姓自發罷市,圍聚在道路兩側,流著眼淚為戚繼光送行。部將陳第親眼目睹了百姓送行的感人場面,作《送戚都護歸田》詩,記載了當時的場面。詩文云: 

轅門遺愛滿幽燕,
不見胡塵十六年。
誰把旌麾移嶺表,
黃童白叟哭天邊。

萬曆十三年(1585年),給事中張希皋彈劾戚繼光。戚繼光南殲倭寇、北鎮蒙古,戎馬一生,最終遭到罷免。回到闊別多年的故鄉,戚繼光站在故鄉的大海面前,他將滿心的愁苦,濃縮為簡練的詩文,和著大海的濤浪聲,訴說著心中壯志未盡的豪情:

三十年來續舊遊,
山川無語自悠悠。
滄波浩蕩浮輕舸,
紫石崚嶒出畫樓。
日月不知雙鬢改,
乾坤尚許此身留。
從今復起鄉關夢,
一片雲飛天際頭。 

戚繼光去世之前,他給祖先寫了一封祝文:「雖用祖宗之積以多,未能為之益,亦未敢為祖宗累也。」在數百年中,他是戚氏家族最大的榮耀,然而他如此謙遜。在經歷命運的風雨後,叱咤風雲的大明戰將,孤獨落寞地在家鄉生活了三年。

他去世後,人們發現這位戚少保,雖四提將印,掌管大明重兵三十多年,家中並沒有多少財產,只有數千本藏書而已。(四提將印,佩玉三十餘年,野無成田,囊無宿鏃,惟集書數千卷而已 。)

一代傳奇名將隕落了,大明朝也失去了護國柱石。隨著女真人努爾哈赤在東北崛起,大明朝步入了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