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協會近日向會員發電郵表示,將於6月25日舉行周年會員大會,屆時除選舉新一屆執委會之外,亦會投票表決修改會章條文,包括降低解散門檻。記協主席陳朗昇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記協「唔係諗住解散,如果諗住解散,不如直接提出解散」,建議是回應會員訴求,及回應社會情況的表達,希望同會員從長計議討論。

記協擬修訂的條文,包括降低解散門檻,由「全體有表決權會員不少於六分之五以不記名投票表決同意」,改為「全體有表決權會員超過一半以不記名投票表決同意」。

陳朗昇解釋,將解散門檻降低是建議,希望跟會員從長計議討論,期望所有會員也能夠參與,並非執委會「閂埋門做咗決定就算」。至於到最後是否解散,仍是視乎大部份會員的意見。

解散與否 會員意見紛紜

記協上月23日在網上舉行3小時長的特別會員大會,有90名會員出席,當中逾20人發言。當時,陳朗昇形容氣氛踴躍,又指會中討論過記協日後方向,席間更有人提及「解散」。

陳朗昇直言,有些會員很憂慮、擔心。至於是否很多會員表達擔憂,他說會員間甚麼意見都有,表達得多的會員是有較多擔心的聲音,「但係唔出聲嗰啲,唔代表佢哋都係同樣擔心,啲唔出聲嘅試吓表達另一個意見,覺得記協仍然很有意思各樣」。

陳朗昇接受《明報》訪問時,表示「若日後情況變得危險,會公開呼籲各會員支持解散記協」。被問到甚麼情況下會如此做,陳向本報坦言「想像唔到」,但相信如果情況真的危險,「都唔在於只係我呼籲,其他好多人都會呼籲(解散)」。他評估,短期內記協無解散風險,「短期OK嘅」。

陳朗昇: 希望大家都係信任我哋

陳朗昇表示,「當初我上任嘅時候,我話過希望同記協一齊堅持落去,希望堅持到最後一刻」。他說無論如何,記協會很認真、審慎地,處理任何關於解散,或對記協重要的議程。

他說:「好明白個會(記協)差唔多60年歷史,嗰個難能可貴,亦明白大家唔希望有任何人因為記協而有事,但兩件事有時候係困難嘅」。他續指,記協或予外界覺得「好似好步步為營、好優柔寡斷,但真係冇辦法,因為嗰件事係咁困難去決定,所以可能真係好步步為營,希望大家都係信任我哋。」

陳朗昇在較早前的4月13日,向《南華早報》表示,解散是有54年歷史的記協其中一個選項(options to be considered included dissolving the 54-year-old group)。他解釋,《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眾新聞》先後關閉,加上資深傳媒人區家麟被捕,有些會員擔憂自身前途,並提議解散,但亦有一些人想堅持下去。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上月表示,特區政府當局應停止迫害、騷擾和監禁新聞界人士,並確保記者和記者協會組織能自由、安全地工作。亞洲計劃協調員巴特勒(Steven Butler)指,「記協任何解散決定,都標誌著這塊中國領土上新聞自由的悲傷的一天。近年來,這裏的獨立新聞遭受越來越多攻擊」(Any decision by the 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to disband would mark a sad day for press freedom in the Chinese-controlled territory, which has seen a progressive assault on independent journalism in recent years)。

他續指,記協多年來「一直為支持香港曾經興旺的記者群體,提供強有力的聲音,它的聲音將會被人非常懷念。」(The HKJA has for years provided a strong voice to support Hong Kong's once-thriving community of journalists and its voice would be sorely missed)

鄧炳強點名並主張 公開記協會員名單

2019年以來,記協多番被官員與親共傳媒及人士點名。2021年9月15日,保安局長鄧炳強表示社會各界質疑記協,公開建議記協交出會員名單,列明會員來自哪些媒體或學校,又主張公開過往幾年資金來源、有無收取外國政治團體或明顯政治傾向者的捐款,並建議記協澄清,過去5年有無進入校園宣揚政治傾向。

當時記協回應,截至當日下午,記協有486名會員,包括331名正式會員、22名附屬會員、34名公關會員、56名學生會員,及43名退休及永久會員,又反駁鄧炳強要求公開會員名單及任職的傳媒機構,指是屬個人資料,如果應要求公開,「實在有鼓吹本會違反《私隱條例》之嫌」。

親共傳媒及人士曾多番攻擊記協,羅織其大量「庇暴縱謠」、「抹黑特區政府」等莫須有的「罪狀」,更主張特區政府取締記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