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官方日前宣布已達到社會面疫情清零,然而,全面解封仍遙遙無期。自5月16日起,上海爆發大規模逃離潮,在滬外鄉人紛紛突破封鎖,逃離上海。

在封城一個半月後,上海官方日前宣布,從5月16日起,逐步分階段解封。然而當天,上海虹橋火車站開始出現逃離潮,等待進站的隊伍一眼望不到頭。由於上海市公共交通仍受封控,他們中大多數是步行到達車站的。

影片顯示,5月17日凌晨4點多,仍有大量市民在徒步趕往虹橋車站,還有人在通往車站的路邊露宿。

上海外賣員:加500元才搶到車票

海外賣員劉先生5月17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返鄉的車票難買。

劉先生說:「票很難買,你想買(直接)回老家的(車票),基本上搶不到的;還有很多人,買到票之後,進不去車站,還有在那邊一直徘徊,露宿街頭,一直搶票的。

「有一個人給黃牛五百塊錢才搶到票,能搶到票已經很幸福了。我們在這邊打工的,回去之後還要自費隔離。」

安徽市民:再待下去 就要餓死了

來自安徽阜陽的自媒體(整形方面)人孫偉(化名)5月17日向《大紀元》表示,他日前自駕回老家,在上海高速兩次被勸返,耽擱了近三個小時。

孫偉表示,他所在的愛博村小區,從3月18日開始封城,至今已經兩個月了。

他說:「我們住的都是合租房。上海政府這邊發物資,按戶發,不按人頭髮,我們五六家人分一份,只能分到很少很少。我們只能去團(購)菜,價格特別高,吃都吃不起。」

「上海本來開銷比較大,我們存款不是特別多,消耗了兩個月,把我們搞得很頭痛。我顧客是全國各地,有了疫情以後,好幾個月沒有生意了。」

孫偉表示,上海全面解封仍遙遙無期。

「上海現在說是解封,但市區不解封,先發放通行證,一戶發一證,一次只能一到兩個人,給你幾個小時,採購生活必需品。全面復工,全面解封,現在還很遙遠,至少要七月份。」他說。

孫偉披露,很多人想回家,但回不了。

他說:「我是提前三天,向當地社區申請返鄉,同意後開個接收證明。目前,他們推薦的都是自駕方式,還有很多外地人想回家,沒有車子,回不了。大部份人買不到票,列車、航班還是很少。

「老家證明開好以後,拿著圖片,自己的身份證和四十八小時的核酸證明,到居委會做一下登記,寫一個承諾書(解封前不返滬),給你發一個出入證。」

「所以,我想一時半會解封不了,壓力也大,趁現在疫情不太嚴重,回老家,看看先賺點錢,如果在上海再待下去,就要餓死了。」

孫偉表示,在高速公路被勸返了兩次。

他說:「16號10點左右出小區的,勸返了兩次,第三次出來了,在市區繞了兩三個小時。高速都有人把守,但是規定不一樣。就是上下不通,不一致,所以搞得很多人都被勸返,一個大都市怎麼可以這樣子?

「而且,每個關口都不一樣,我的通行證是居委開的,他們不認,要鎮級以上開的才有用。

「第一個高速出口是在滬常高速,說沒有鎮級的通行證,不能出去,讓我們原路返回。第二個高速是到了嘉定那邊,上海與崑山交界的卡點,也是同樣的理由,勸返的。

「第三個高速,是松江一個高速路口,開了五十公里,跟嘉興接鑲的卡口,後來我們又問居委會,(他們)幫我們打聽了,這邊的卡口不查,所以就過來這邊。

「出了高速,有人接我們,在南京那邊,我們的車子被貼了封條,一直到目的地,到目的地前半小時,跟我們這邊居委會的人聯繫,就在出口接你,救護車帶領我們來到隔離點。」

孫偉說,車停在隔離點的停車場,車也需要消殺。「現在隔離住宿六十(元)一天,吃的話是五十(元)一天,還有其他一些費用,七天八百八十塊錢」,之後,「再回家隔離七天。」

江西男子:若泡沫筏散了 就游回去

由於返鄉不易,有位回鄉心切的江西男子,竟然自製「泡沫筏」,要劃回老家去。

5月16日,這名男子乘上自製的「泡沫筏」,帶上一條狗,準備從上海劃回江西老家。由於風險太大,沿途居民紛紛勸阻 。

影片顯示,一名好心人勸這名男子不要冒險,「你這樣回江西肯定不行的,你真的不能去。」

而這名男子回答說:「我會游泳。」

他不顧眾人的勸阻,還是啟程了。眾人只能為他祈禱,希望他能順利回家。#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