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俄軍已損失約1/3戰力 烏克蘭欲動員百萬大軍全面反擊

烏克蘭軍方14號表示,俄羅斯轟炸第2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數週之後,俄軍已撤離周邊地區。美國智囊表示,烏克蘭似已贏得哈爾科夫之戰。

目前,烏克蘭正在俄軍占領的伊久姆鎮(Izium)附近發動反攻。烏克蘭國防部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近日表示,戰爭已經進入新階段,號召動員百萬大軍,徹底擊潰俄軍,取得勝利。

另一方面,英國軍事情報部門15號指出,俄軍的戰損相當嚴重,且在烏東頓巴斯(Donbas)地區的攻勢「已失去動力,大大落後於原先計畫」。

英國國防部在Twitter(Twitter)寫道:「儘管初期有小規模進展,過去這個月來,俄國未能取得重大戰果,同時持續承受高度損耗。」「俄國2月投入的地面戰鬥部隊,現在可能已損失1/3。」

英國國防部還說,俄羅斯不太可能在未來30天內大幅推進戰況。

俄軍敗局加速之際 歐美攜手援烏抗俄出現分歧

正當烏克蘭開始扭轉俄烏戰爭局面的關鍵時刻,圍繞這場戰爭的持續時間以及如何對待俄羅斯等問題,東西歐之間以及歐美陣營內部似乎出現了明顯分歧。

中央社報導指,在歐洲方面,自烏俄衝突以來的團結效應光環開始褪色,東西歐對俄態度的根本差異逐漸明顯。當然這裡的東歐必須排除堅決反對禁運俄國能源的歐盟「黑羊」匈牙利。

東歐國家因錯綜複雜的歷史因素對俄羅斯的侵略抱有高度戒備,且戰爭就在家門口,時刻感到安全威脅。因此,對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或意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目前開始積極推動烏俄停火,以及和談之舉,包括烏克蘭在內的東歐國家都深感不解,甚至感到被玩弄。

愛沙尼亞總理卡拉斯(Kaja Kallas)13日在一個國際安全研討會中,意有所指地向八面玲瓏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喊話,「別再致電普京了」。她說:「若大家都不斷打給他,他就不會認為被孤立…這沒有絲毫正面幫助…為何打給他?他可是名罪犯。」

同一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接受意大利傳媒專訪時,直指馬克龍曾要求烏克蘭在領土主權問題上讓步,好讓普京「挽回顏面」,遭澤連斯基嚴正拒絕。

不過,隨後法國總統府表明,「總統從未與普京討論任何未經澤連斯基同意的事,也從未要求澤連斯基做出任何讓步。總統始終在說,由烏克蘭自行決定與俄國談判的條件」。但這起外交羅生門恐怕已為法烏情誼帶來裂痕。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向政治新聞網Politico表示:「對烏克蘭而言,戰事結局當然是解放被占領的土地,並要俄羅斯支付對我們造成的所有損失。」

顯然烏克蘭領袖目前沒有和平或停火談判的心情,在他們看來,目前的戰事顯示,堅持下去極可能大獲全勝,為何歐洲大國在關鍵時刻卻不惜退讓也要換取停火和談呢?

烏國官員還向Politico直言,法、德曾經有要求小國對俄國讓步的「黑歷史」,包括法國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時期,歐盟以和平協議換取俄國終止對格魯吉亞的入侵,以及2015年法德推動有益於俄國,讓烏克蘭受損的明斯克(Minsk)協議。

中央社指出,在歐美陣營方面,英美與西歐對烏克蘭的支持立場的與論調門也出現分歧,並且越發表面化。

向烏克蘭提供大量援助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月26日怒斥普京是「屠夫」,不能讓他「繼續掌權」;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更進一步挑明,要廢掉俄羅斯的「武功」,令其「削弱到無法入侵烏克蘭」。這表明美國起初僅承諾盡力協助烏克蘭自衛的目標已出現策略轉向。

相比之下,馬克龍不僅拒絕立即把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屠殺行徑稱作「種族滅絕」;更在9日的歐盟議會上聲稱,靠「羞辱」俄羅斯無法達成和平,歐洲「不能屈服於羞辱的誘惑,也不能屈服於復仇的情緒」。此番言論被解讀為馬克龍仍設法要向普京妥協。

對於美英與法國之間的分歧,布魯塞爾馬丹斯歐洲研究中心研究員德瑞亞(Eoin Drea)投書Politico表示,「美英國家試圖拯救烏克蘭;歐盟則試圖拯救自己…歐盟已越走越歪」。

法國政壇觀察家、記者穆特(Anne Elisabeth Moutet)表示同意馬克龍早期保持與俄羅斯溝通管道暢通的策略,但認為他近期的言論令人無法容忍,「他應該閉嘴…這些行為只對普京一人有利」。

然而有觀察家對歐美立場差異持不同看法。認為歐美兩方承受的經濟風險也不一樣。意大利前外交官卡內洛斯(Marco Carnelos)向瑞士「晨報」(Le Matin)表示,「問題在於,歐洲願意為莫斯科政權更替付出甚麼代價?若達成美國的目標,經濟代價恐為天文數字」。

俄烏開戰之初,烏克蘭頑強抵抗的意志,使歐盟、歐美在極短時間達成空前的團結,很快在制裁俄羅斯,軍援烏克蘭等方面達成一致。當下,俄羅斯敗局已定,在如何結束這場戰爭等問題上,內部卻出現了裂痕。西方陣營是否會繼續支持烏克蘭,協助達成奪回克里米亞在內的所有領土?美英試圖削弱俄國實力,甚至讓普京垮台的目標能否達成?或者是給予普京留下「出口」,儘快達成和平停火協議?這一切或許是俄烏戰爭後半場的焦點,俄烏戰爭正轉向美英與法德、東歐與西歐之間的角力,互相的分歧正浮上檯面。

北大深夜「硬隔離」引爆抗爭 學生拆牆反抗

北京疫情亂象進入敏感的北大校園,引發學生集體抗爭。5月15日深夜,北京大學偷偷將學生宿舍區「硬隔離」,引爆學生群體抗爭,驚動副校長到場喊話,但未能平息學生怒火,學生們群起動手拆除隔離牆。相關錄像在微博熱傳,但隨即被刪除。

在Twitter上流出的錄像顯示,北大校方未與學生溝通,就連夜建牆,把幾千名學生居住的萬柳宿舍區與教職員工區「一分為二」。學生被封控,甚至無法叫外賣,而職工家屬卻可以自由出入。

校方此舉激起學生強烈不滿,15日晚22:30左右,學生群起抗爭,擠滿了馬路和二樓的露天廊道。從網傳錄像上看,聚集起來的學生相當多,黑壓壓的一片,學校先後有兩位領導趕來平息事件。

第一位校領導手持喇叭說,「修了牆,我們保證同學們都可以去本部!」被同學嘲諷並向校方發出噓聲。

隨後,副校長陳寶劍到場,向學生喊話。網傳錄像顯示,陳寶劍對學生承諾,他會一個區、一個樓房的跟學生溝通,要求學生立刻回到宿舍,但學生要求先撤牆。

副校長陳寶劍:如果今晚,每一個宿舍我沒有走到,那是我的責任。如果今晚,每個宿舍的學生有意見,都可以談。

有學生:你先把牆拆了。

對於學生要求「先拆牆」的要求,陳寶劍沒有回應。不過,現場有幾名學生自己動手開始拆除隔離牆,陳寶劍身後的金屬板圍牆當場被拆了,有學生破牆過來,下面的學生一齊鼓掌歡呼。

陳寶劍見事態沒有照他的劇本進行,擔心現場片段傳出去,於是要求別拍錄像,但現場學生起哄,怒斥其不解決真正問題。

副校長陳寶劍:大家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把手機放下,保護北大。先做好這第一件事。

學生反駁:建牆是保護我們嗎?

據網上消息,雙方僵持了一段時間之後,有學生代表和校方領導談話,而大多數同學被勸散,隔離牆也被拆了。

不過,當晚11點左右,網上傳出的消息說,校方已經開始清查學生,據說沒有留在宿舍的一律按「參加暴動」處理。

有消息說,學生代表請兩位校領導簽字,承諾不追究抗爭學生,但兩人都拒絕。

有同學表示,政治輔導員開始煽動同學相互舉報,有同學被指認,可能會被「秋後算帳」。

北大學生抗爭事件,引發大陸民眾熱議,但相關錄像、話題很快被微博刪除。

民眾表示:「真沒想到百年前的五四精神居然還會在這個國度,在北京大學再次出現。」「佩服北大學生,現在的體制下,敢反抗就了不起!」

目前,北京的疫情管控正逐日升級。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紛紛封校,禁止學生隨意出入。有民眾說,「據說北大封校一個多月了,進來就不能出去了。」

頻傳習「下台」 軍頭公開表態撐習 余茂春解析內情

近期,「習近平下台」傳聞還在持續發酵。13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公開表態撐習。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14日報導稱,張又俠13日,出席中共「全軍青年工作座談會」並講話。將習近平稱之為「習主席」,稱要「始終在黨的絕對領導下行動和戰鬥」,把「『兩個確立』固牢扎深」,也就是所謂確立習近平的黨中央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

張又俠這一表態,在最近習近平下台傳聞四起的情況下,尤為引人關注,這意味著習近平依然保持著對中共軍隊的控制權。

有分析指,習近平的權威的確受到嚴厲挑戰,但是,並沒有到「下台退位」的地步。雖然中共一直號稱是「黨指揮槍」,然而在中共黨內歷次權力鬥爭過程中,卻是實實在在的「槍指揮黨」,誰真正的掌握了軍權,誰就能在內鬥中最終獲勝。

另一方面,習近平「禪讓」的傳聞也引起美國輿論的關注。

美國知名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tz)在保守派的「華盛頓時報」網上報導說,在一個新聞自由度低、政府對傳媒控制嚴格的國家,謠言有可能是非官方泄露的。但幾位中國事務分析家說,中共領導層變化的傳聞可能不是真實的。

格茨在報導中引述了前美國國務院中國政策規劃首席顧問余茂春的分析,余茂春說,「在中國,這些傳聞無論真假,都經常被中共黨內的敵對派別在頻繁的權力鬥爭中作為武器」。

余茂春表示,「當整個中共在中國造成災難時,該政權通常需要傳播一些謠言,讓人寄希望於一個更好的人出現,以挽救黨的形象。」

余茂春將習近平將要下台的傳聞,和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三年大饑荒的直接責任者毛澤東相比。當時的毛澤東被迫退出日常管理,但仍然是最高領導人。

余茂春說,「四年之內,毛澤東發動了一場更加致命的權力鬥爭,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清除了所有那些迫使他退位的中共領導人,如果(習近平下台)這個傳聞被證實是真的,習近平極有可能在他仍然掌權時重複類似的事。」

「華盛頓時報」的報導還轉述了Youtube頻道「曾錚真言」的觀點。該頻道的博主,中國事務分析人士曾錚女士在一個節目中表示,習近平「禪讓」的可能性不存在,曾錚說:「主要一個原因就是,爆料人聲稱李克強接任後,將開始『全面政治改革』,之後中共將『淡出』政治舞台,中國將採用並建立西方式文明......這不是好得令人難以置信嗎?」

曾錚認為,這些傳聞更有可能體現的是權力鬥爭激烈化的反映,也就是鬥爭的「火藥味」已經能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