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南韓新總統尹錫悅成了全球熱點人物。在5月10日就職前,習近平就提前在3月25日和尹錫悅通了一次電話;而美國這邊也不落後,拜登將在5月20日出訪亞洲,行程的第一站就是南韓。中美兩國似乎都在爭奪南韓,那麼,在美中對抗越演越烈之時,南韓又將如何站隊?

最近,南韓新總統尹錫悅成了全球熱點人物,中共還頗為讓人意外的,在5月10日尹錫悅就職的當天,超高規格地派出了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這之前,中共還已經為尹錫悅破了一次規,習近平在3月25日的時候,就和尹錫悅通了一次電話,而通常,中共只有在新領導人正式上任之後才會安排相互通話。

同時,美國這邊也不落後,拜登將在5月20日出訪亞洲,而行程的第一站就是南韓,也就是說,尹錫悅在就職第十一天就迎來了美國總統的到訪,這也是南韓歷屆新政府成立後,速度最快的一次韓美首腦會談。

看中美兩國的表現,似乎兩邊都在爭奪南韓。那麼,南韓為甚麼突然成了香餑餑呢?在美中對抗越演越烈之時,南韓又將如何站隊呢?

中共拉攏南韓

5月10日,在南韓第20屆總統就職典禮的當天,美國派出了一個八人團隊出席典禮,包括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丈夫,以及美國勞工部部長、總統特別助理等,日本派出了外務大臣為代表的團隊,而中方派出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則是作為習近平的特別代表率團出席。

中共在以往南韓總統的就職典禮上,一般會派副總理級別或是國務委員級別的官員出席,比如,2013年和2008年,都是中共時任國務委員出席了新總統的就職典禮,2003年時,是當時的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出席了新總統就職典禮。所以,儘管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被認為並沒有實權,但規格仍然高於以往中共慣例,也高於其它國家出席的代表,被南韓政府列為「首腦級」人士、中國的「二號人物」。

中共這些頗不尋常的舉動,也顯示出中共對尹錫悅主政下的南韓走向頗為焦慮,因為尹錫悅在大選前,曾表達了對中共的不滿,明顯是要倒向美國,而中共,在中美衝突的格局下,顯然是想要在首腦外交層面,加大對南韓的拉攏。

美國拉攏南韓

反觀美國,雖然派出的是副總統的丈夫,但很快,總統拜登就會在5月21日訪問南韓,而且,南韓還會是拜登就任後首次亞洲之行的第一站,這也打破了美國總統已經延續將近60年的一個出訪慣例,那就是先日本、後南韓,所以,這也被認為是拜登政府對美韓關係高度重視的舉措。

2022年5月10日,韓國總統尹錫悅在首爾舉行就職典禮後,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握手。(AFP)
2022年5月10日,韓國總統尹錫悅在首爾舉行就職典禮後,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握手。(AFP)

美國的這些舉動,也傳遞出非常強烈的訊號,那就是,拜登在向整個亞洲,特別是那些對參與遏制中共感到猶豫的國家,傳遞「美國回歸印太地區」的訊息,展現美國遏制中共擴張的決心。

南韓新國家黨前議員申成範認為,這一次拜登先訪問南韓,其中當然有重大的意義,除了關注現在朝鮮半島的不穩定因素之外,俄羅斯、中國和北韓正在形成新冷戰集團,因此,拜登先訪問南韓,用意是在強調美韓同盟的重要性,以及當下南韓應該關注的事項,比如加強韓日合作等。

美國國務院,也在5月9日表示,美韓同盟,是印太地區和平、安保、繁榮的軸心,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還在記者會上說,美韓同盟關係將延續下去,雙方將不斷尋求共同理解、維護共同價值。

大家看到,之前,德國新總理朔爾茨出訪亞洲,提到了德國和日本是價值觀上的夥伴,現在,美國和南韓也是擁有共同價值的同盟。而中共,在這些國家一提到價值觀時,顯然就成了透明人。

另外,根據白宮發布的美韓峰會訊息,拜登這一次的亞洲之行,主要就是要圍繞中國問題呼籲促進印太戰略合作。這之前,拜登政府已經把牽制中共作為了外交安保的首要課題,同時又將戰略重心放在印太地區。而在目前,對美來說,在俄烏戰爭不明朗的情況下,鞏固傳統同盟尤為重要。因此,有南韓分析人士認為,或許拜登會在出訪時,邀請南韓加入對抗中共的封鎖陣營。

南韓如何站隊?

事實上,隨著去全球化和中美衝突不斷加劇,世界新冷戰格局已經逐漸形成,而南韓,在亞太地區的位置非常重要。我們知道,南韓前總統文在寅,無疑是親北京的,所以這次南韓的新總統上任,美中雙方都在試圖把南韓拉到自己的陣營裏。

其實,在尹錫悅就職總統之前,就已經有一件事讓中共煩心了。5月6日時,南韓國家情報院宣布,南韓正式加入北約下屬的合作網絡防禦中心(CCDCOE),成為了加入該機構的首個亞洲國家。

2008年成立的北約網絡防禦中心,是一個國際軍事組織,它的主旨是,通過培訓、研發、演習等方式,加強北約及其成員國、夥伴國之間,在網絡防禦領域的能力、合作和情報共享。北約網絡防禦中心,現在有32個成員,其中有27個北約國家被歸類為贊助國(sponsoring nation),另外的包括南韓在內的5個非北約國家,被稱為貢獻參與者(contributing participant)。

中共的擔憂是,南韓加入北約網絡防禦中心,這不僅代表著南韓在向美國進一步靠近,而且,如果未來中共和北約之間發生網絡戰,而南韓作為北約網絡防禦中心的成員國,必然會站到北約那一邊。

我們通過中共官媒的報道,也確實可以看到中共的這種擔憂,《中國新聞周刊》,在5月10日的報道中,就提到了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的一段話,這段話說:「南韓加入北約下屬的網絡安全組織後,美國將借助盟友南韓,將自己的觸角伸到中國周邊。」

另外,大家熟知的《環球時報》的前總編胡錫進,也在推文中非常緊張地說,「南韓如果和鄰國為敵,便是烏克蘭的下場」,胡錫進這裏所說的「鄰國」是誰,不言自明瞭。

事實上,南韓一直在美中之間尋找平衡,南韓的安保傾向於美國,而經濟上則傾向於中國,那麼,如今美中對抗,南韓的新政府會如何站隊呢?

這位南韓新總統尹錫悅曾經表示,上任後,他將會強化韓美軍事同盟,並且會力促韓美關係升格為全面戰略同盟。尹錫悅在勝選之後,4月初的時候,就立即派出了一個赴美訪問的代表團,團長是被稱為「美國通」的樸振,這位新任命的外交部長官,在訪美期間曾表示,新政府將致力於全方位推動韓美同盟關係的發展。美國有專家,就樂觀地預測,未來韓美同盟議題,將不僅限於北韓或安保問題,比如,也許會涉及「經濟安保」等。

不過也有不太樂觀的觀點。因為,作為保守派的尹錫悅,雖然很多人認為他是親美反中的,他在競選期間,也確實發表了很多反中言論,像是追加薩德部署、加入四方會談等等。但是,有觀點認為,這只能作為選舉語言來看,上台後他仍需要考慮如何平衡中美關係,而且,南韓的經濟一直都非常依賴中國,在尹錫悅當選後,第一個會見的就是中共的駐韓大使,據報道說,會見氣氛非常好,尹錫悅還希望韓中關係能更上一層樓。

另外,在尹錫悅公布的一百多個施政願景目標中,之前提到的部署第二道薩德系統,並沒有出現在願景目標中。那麼,這是否說明,尹錫悅也可能會像之前的南韓總統一樣,在和中方的關係上,走務實的道路呢?尤其是,如何擺脫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恐怕是尹錫悅政府面對的一大難題,如果韓美雙方,將來真能在「經濟安保」上有進一步的合作進展,也說不定會堅定尹錫悅倒向美方的決心。

我們也簡單看一下南韓目前的經濟狀況。南韓作為典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體,經濟高度依賴中國。在2021年,中韓雙邊貿易總額,高達3,623億美元,同比增長26.9%,相當於當年南韓和美國、日本,以及歐盟貿易規模的總和。其中在零組件、原物料、中間材料等領域,南韓對中國的依賴度,分別是29.3%和27.3%,都要高過對美國、日本的依賴。

在半導體領域,南韓對華進口的依存度高達39.5%,大約是日本的2.2倍,是美國的6.3倍。在電池領域,南韓對華進口依存度是93.3%,大約是日本的1.4倍,美國的2.2倍。在藥品方面,南韓對華進口依存度是52.7%,分別高出美國1.5倍、日本1.7倍。重要金屬材料方面,南韓對華進口依存度是52.4%,是美國的1.2倍,日本的1.3倍。

從這些數據可以看到,南韓經濟對中國高度依賴的狀況,可能很難在短期內改變。比如,去年中國的尿素出口管制措施,就差點導致南韓物流的大面積癱瘓。這種狀況也讓南韓擔心,有朝一日,中共會將原材料當作武器使用。而目前上海的封鎖,又讓3,000多家南韓企業蒙受重大損失,因此現在南韓,也加快了擺脫依賴中國的步伐,開始積極尋求進口的多元化。

最近,南韓政府表示,將會加快探討加入「印太經濟框架」(IPEF)的必要性,還在近期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南韓政府認為,加入這兩個聯盟有助於南韓擺脫對中共的經濟依賴。

晶片之爭

另外,南韓成為美中爭奪的「香餑餑」,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晶片。在全球晶片代工市場上,南韓的三星是僅次於台積電的第二大廠商,而且在存儲晶片(DRAM)和NAND閃存市場上更是遙遙領先。

我們看,在全球市佔率上,三星存儲晶片是最高的,佔到38%,另一家南韓公司SK海力士的佔比是21%,而美國的美光科技,只佔到17%。也就是說,南韓兩家晶片廠的全球市佔率,加在一起是59%。因此三星的地位舉足輕重,所以,美國聯盟戰略計劃,必然離不開三星的配合。

已經有消息說,拜登在訪韓期間,將會參觀三星電子的半導體工廠。而在3月份時,美國就提議美、韓、日、台,成立一個「晶片四聯盟」,以控制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並加強對中國半導體和晶片研發的控制。不過,這讓三星倍感壓力,因為對三星來說,美中市場都非常重要。

去年,三星電子對美國的半導體銷售額,大約是51.9萬億韓圜,而對中國的銷售額是49.3萬億韓圜,兩者可以說是旗鼓相當。而且,三星電子在美國德州和中國西安,也都有建廠。

另外,中國還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數據顯示,中國大陸一年的半導體消費量是2,991億美元,大約佔到全球的一半。

因此,拜登在訪韓期間,如果再提議「晶片四聯盟」,現在也很難判斷南韓是否會加入。

不過,隨著美中關係持續惡化,全球半導體供應鏈重塑的時間也會更快,預計2025年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就會出現改變,到時,南韓也很難繼續保持中立,勢必要在美國和中國之間作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