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至今已經一個半月,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抑鬱症患者說,她已經連續失眠一個多月,而且開始情緒失控,但她想回老家卻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難關。雖然之後一個個都得到解決,但最後能否順利回到老家仍讓她忐忑不安。

今年3月上海爆發了自COVID-19大流行開始以來最嚴重的疫情,當局不惜一切代價,採取了慣用的嚴格封控措施,以試圖阻止病毒傳播。

到目前,上海數千萬居民閉門不出已達一個半月,嚴格的抗疫規定在導致大多數居民困守家中的同時,引發的次生災害也接連不斷。

嚴格封控導致居家工作者抑鬱症復發

據在上海工作的小王告訴《大紀元》,她於2016年到上海讀書,畢業之後一直留在上海,期間於2018年到2020年曾患過抑鬱症。

她說,本來因為之前已經好了,所以就沒有備藥。但由於這次疫情,她們公司從三月中旬開始居家辦公,之後一直處於封閉狀態,並到現在也沒有解封。

在嚴格封控下,她說,「我已經連續失眠一個多月,而且情緒不受控制,基本天天哭,我自己也不知道哭甚麼,但就是感到焦慮,崩潰和絕望……」

她還說,本來她所在小區4月二十幾號最後一次上報陽性病例後,到5月9號左右,已經滿14天無感染。原則上在小區內是可以活動的,但小區仍然不讓外出活動,除非做核酸或者拿快遞才可下樓。

近日,上海衛健委通報的確診人數逐漸減少,但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6日晚間舉行的動員大會上下令,要做好「最後攻堅」與「深化推進社會面清零攻堅行動」。

據多家媒體報道,動員大會後,奉賢、金山、徐匯區、浦東新區等多區,又陸續以居委會名義貼出公告要求全民核酸檢測及進行「全域靜態管理」。

小王說,她之前就軀體化比較嚴重,現在感覺和之前的症狀已差不多。而她要有處方才能拿藥,但她之前是在安徽宿州開的處方,不是在上海,並且她自己也無法判斷她目前的準確症狀,所以也不敢亂吃藥。

根據資料顯示,軀體化(somatization)指一個人本來有情緒問題或者心理障礙,但卻沒有以心理症狀表現出來,而是轉換為各種軀體症狀表現出來的現象。屬於一種慢性而嚴重的精神疾病,常常表現為一些反覆發作的軀體不適。

她說,「因為我自己也是學心理學的,所以我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太好,我感覺快撐不住了,但封在這個地方,基本上沒有甚麼解決的辦法,所以我迫切地需要回家,我真的好怕,怕自己再出甚麼問題。」

據她表示,她之前病情嚴重的時候,會出現暈倒或渾身抽搐之類的症狀,並送過好幾次急診。但因為她現在一個人在外地,所以,她很是擔心自己會出現一些不可控的情況,那樣她自己將無法應對。

抑鬱症患者感嘆:回家太難

但小王把個人的情況跟居委會反應之後,居委會要求她提供老家的接收證明才放行,而她老家又說「只要你能回來,我們就願意接收你,提前報備就可以了,但我們不提供任何書面性證明。」

小王說,她明白上海這邊想要推卸責任,而家裏社區也不敢承擔風險,所以她一直卡在這個問題上,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打了一圈電話,12345打不通,然後報警,從110市公安局到區公安局,再到我們鎮的公安局,要麼聯繫不上,要麼說這不在他們管的範圍。然後我又找鎮政府,鎮政府說把情況上報了,不過你要跟防疫辦聯繫,但他們給的防疫辦電話,一直打不通。」

她說,「直到昨天(10號)我們小區有人已經回老家了。然後昨天我跟物業溝通,他們說那你就寫一個解封前不返滬的承諾書就可以了,但如果你在路上被勸返了,也不能回來。」然後小王寫了承諾書後,獲得允許放行。

之後,她又開始想辦法買車票,但現在車票也非常不好買。「12306、智行、攜程等各個APP我都試了,然後候補訂單、VIP加速、各種座席、備選日期車次,累了一整天都買不到,最後在朋友推薦下,找黃牛花了400元手續費才買到了14號的票。」

但又因為物業不提供從小區到車站的通行證,如何到車站又成了擺在她面前的另一道難題。

根據上海市公安局4月13日發布通告,疫情防控期間禁止私家車上道路行駛,因疫情防控、生活保障、城市運行、應急處置、緊急就醫等需要的除外。

小王說,從小區到車站二十多公里的距離,平時只需半小時車程,但現在設了各種關卡,所有上馬路的車輛都必須有通行證才可以通行,所以她必須找到有通行證的車輛,才能把她送到車站,但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後,還是她所在公司的領導幫她聯繫到一輛車,但正常七十多塊錢的車費,現在漲到三千塊錢。

儘管如此,她還是支付了三千塊錢預定好了車輛。但之後她又接到通知說,14號所有車輛都要換證,這又讓她不禁擔心定好的車輛,當天是否能順利將她送到車站,如果受阻,她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將前功盡棄。

小王將自己的境遇發到網上後,獲得許多網民的關心和同情。網民們紛紛表示,「他們(當局)摧毀的不是病毒,是人們的善良、忍耐、信心、意志力。」「沒有看很多新聞報道,但卻每天切身體會著這些,很難想像這是這個時代會在這座城市發生的事情……」「每天看微博都睡不著,這才是個新冠,要是其它呢,得亂成啥樣。」

也有一些網民說,「這半個月我也很焦慮,每天過得提心吊膽的,也很抑鬱,但是想想父母吧,只能選擇積極樂觀去面對。」「我們封在樓裏很多天,我兒子抑鬱和身心疾病都嚴重了,希望早日解封。」「覺得自己已經堅持這麼久了,再堅持一下下到解封應該就可以了。但是真的看不到希望,而且狀態每況愈下,快到我自己無法控制的地步了,只是在找辦法自救而已。」

還有網民說,自己也是重度抑鬱症,關了54天足不出戶,說不定哪天關著關著就消失了吧,但這對他們(當局)來說可能只是少了一個數字而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