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有人形容2020年《港區國安法》象徵著香港的「二次回歸」,最近李家超一如外界所料以超高票當選下屆特首,再加上近日中共慶祝共青團成立100周年,令我再次思考一些問題:為何香港仍未由中共正式黨員擔任特首?為何中共仍未在香港「地上」正式公開活動?為何香港的年輕人不能夠加入共青團?

要理解「回歸」,先要了解「一國兩制」,而中共發明「一國兩制」,原先是為了兩岸統一。兩岸至今還沒有統一,但「一國兩制」就被搬到香港和澳門。

「一次回歸」是鄧小平舊時代的產品,中共當時希望保持香港的現狀,所以提出所謂「五十年不變」、「改個名,換支旗」、「馬照跑,舞照跳」等口號。在1997年「回歸」初期,香港基本上保持了高度自治。轉捩點是2003年7月1日五十萬人上街反對23條立法,被嚇一嚇的中共當時成立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重新調整了對港政策,漸漸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

隨著香港的社會運動越演越烈,特別是2014年雨傘運動和2019年反送中運動,鄧小平的「一次回歸」宣告失敗,因為港人的反共意識大規模覺醒,到了中共不能容忍的臨界點,香港成為了中共口中所謂的「反共基地」,在舊政制和法規下難以管治。因此,「一國兩制」進入新一頁,取而代之的是習近平的「二次回歸」,出現了《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以穩定壓倒一切。

「二次回歸」的核心是「管治權」和「人心」,政府權力,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權,要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中,一切反政府的雜音,包括親民主派的傳媒、議員、民間團體、專業人士團體,都要消失或改造。雖然「二次回歸」只是開始了一段短時間,但似乎中共黨員和組織仍未打算正式在香港公開活動,特首、高官、議員等重要崗位還未由中共正式黨員擔任。香港仍然是中共「國際線」的棋子,繼續被化妝成為「一國兩制下的國際大都會」,享有表面上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二次回歸」另一個實質任務是「人心回歸」,中共和建制派經常把這四個字掛在嘴邊。當香港仍然有一大批人不支持政府和中共,這個「回歸」都是未完成的。所以,我估計李家超政府必定會加強教育年輕人,讓他們了解中共的豐功偉績,加強中國歷史和愛國主義教育。另外,李家超或會削弱商界和地產商的一些利益,壓抑樓價升幅和大量興建公營房屋,嘗試用改善民生來「馴服」香港人。

國際政局變幻莫測,亦難以預測李家超未來5年會經歷甚麼政治風波,但可以肯定的是「二次回歸」是為了迎接「三次回歸」。當時機一到,在2047年或之前,香港特首、官員、議員、法官、公務員等轉身成為中共正式黨員,到時候主流香港人也未必會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