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基金」是在2019年6月中成立的。當年的6月9日,香港發生了百萬人上街示威的事件,抗議特區政府堅持要把那個受質疑的《送中條例修訂草案》提交立法會。但政府仍在面對百萬人上街反對的情況下,仍然堅持繼續去馬,要在6月12日繼續交由立法會進行二讀,從而進入審議程序。

結果是6月12日那天的大清晨開始,大量人群走到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外抗議,演變成為佔領金鐘地區一帶馬路的大型抗爭事件。到了當天下午,早就在政府總部外及外圍多處部署的大批警察,開始向聚集的人群進行武力鎮壓。

當天早上8時左右,筆者因緣際會,去到灣仔區,聽到相關的報道,便進入佔領地帶看看。眼見當時在現場的大部份都是年輕人,其中有不少顯然只是中學生。跟他們部份人略作交談,便會明白年輕世代對政府有多反感,又對政府如此輕藐民意有幾憤怒。

對於當天跟着發生的事,已經有很多人都報道過,無需多說了。我是當天警方鎮壓行動的現場見證者,在過程中對年輕人的執着及對民主自由的訴求十分感動。

他們很多人都只是像鄰家的孩子。早上當人群開始大量聚集外圍,更多人走進來聲援的時候,部份年輕示威者在警方的防線上與防暴警察對峙,要求他們做事問良心。在外圍的、在天橋上的很多年輕人,擔心警方會突然又向前線的示威者噴射胡椒,便紛紛把自己背包上的雨傘、膠袋、毛巾向前線傳。

當時他們還天真得以為已經淪為權勢打手的香港警察,最多只會向他們噴胡椒或進行驅散。到了下午,當警察開始大量發射胡椒噴霧、催淚彈、甚至不作警告便向他們發射橡膠子彈的時候,很多人根本毫無防護裝備。

警方突如其來的強烈打壓,很多在場的年輕人根本措手不及。我眼見有兩個女孩子抱頭痛哭,不是因為被催淚煙影響,只是難以理解,感到憤怒,感到失望,感到被疼。當他們被迫向中環及灣仔兩邊疏散的時候,部份人還留意照顧一些在場但沒有準備的人。

有一個年輕人就把他的護目鏡,給了我這個一把年紀的旁觀者。我當天一直留現場一帶遊走觀察。警察的暴烈鎮壓行動,一直延續至夜晚。很多人受傷,有人失去了視力,有警員去到醫院阻止醫務人員為傷者提供治療,當然也有人被拘捕。6.12 這一天,便是如此留在香港人的記憶中,也留在香港的歷史上。

「612基金」是在事發後三天的6月15日宣布成立的。當時宣示的成立宗旨是要「為所有在反送中運動中受傷、被拘捕、受暴力攻擊或受威脅人士提供人道支援及相關的金錢援助…」。

其支援的對象,也不限制於6月12日當天的人士。他們也說很清楚,基金抱持的法律支援原則是基於一個簡單的信念:「每個人都享有及時得到法律意見及代表的權利。」

「612基金」能夠得到幾位在社會上德高望重的人士出任信託人,能夠在短時間內籌得大量的捐款,很明顯不是因為甚麼勾結外國勢力,而是因為香港人對政權那種野蠻行為的同仇敵愾。基金剛成立,便發現被警方打傷、被針對、面對訴訟的個案很多,需要得到醫療及法律支援的人也有不少。

當時不少人都擔心,「612基金」未必有足夠的財力去幫助所有人。到了6月19日,民陣再發動了另一次大遊行。參與的大部份團體都認同「612基金」的宗旨,大部份都同意把當天他們在各自街站籌得的捐款,全數撥給「612基金」,以壯大其支援能力。

當天的情況,比起6月9日的百萬人大遊行更熱烈。民陣估計參與遊行的人數高達二百萬人。當天筆者也一如過去幾次大遊行,在灣仔地鐵站A出口外的街站為「守護公義基金」籌款,當天就變成了為「612基金」籌款。

當天的情況實際令人感動,人數之多不需民陣統計也能夠感覺到是破了多年來的紀錄。「守護公義基金」預備的籌款箱,差不多全都塞滿了鈔票,要不斷用間尺硬物把把鈔票向裏面塞!

作為拿着籌款箱站了半天的一個普通參與者,我親眼看到有很多中學生模樣的孩子把銀包裏僅餘的數十元,或小數硬幣都放進籌款箱。

我也看到有很多我們日常在街上都會碰到的普通市民、可能都只是打工仔或家庭主婦,把一兩張$100鈔票塞進看似已經再無空間容得多一條羽毛的籌款箱內,也有少數人在銀包取出一疊幾張千元鈔票放進去。

陳日君樞機也有一段長時間站在「守護公義基金」街站的講台上,向遊行人士揮手致意。作為一個80多歲的老人,他過去幾年這樣做幾多次了?每一次都有不少人一再要求他坐下來休息一下,不要太操勞。

但樞機總是拒絕其他義工為他準備的座椅,堅持站着台上。當很多人都覺得站累了的時候,他仍然站在那裏,仍然與人揮手、握手,直到晚上才由助手或義工陪伴坐地鐵離開。

據知,6月16日那天的籌款破了紀錄,成為了「612基金」的一個很令人鼓舞的開端,也象徵了香港人的對事件的反應。也有理由相信,「612基金」的資金,絕大部份倒是這樣揼石仔般籌集得來的。就算有個別人士給予較大額的捐款,也有一些市民定期向基金捐款,其所佔的比重與市民的熱情捐助,其實已經難以評斷孰輕孰重了!

而「612基金」對於公眾的捐款及籌集得來的資金,也一直保持嚴謹及負責任的態度。定期公開發表財務報告,對於申請援助的個案,也進行了嚴謹的評核才作審批。其嚴謹程度甚至有一段時間受到一些基層組織的批評,也有一些建制派的支持者乘機抽水。

「612基金」的幾位信託人,都是在社會上得到尊崇信任的人士,吳靄儀女士也一直秉持其嚴謹的處事方式及在法律上的嚴格要求,抵住各方面的壓力,以負責任的態度來處理基金會的事宜。

特區政府要針對「612基金」這個組織,現在更根據所謂《國家安全法》,安插了一個「勾結外國勢力」的嚴重指控,証之於過去幾年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其實不令人感到意外。特區政府對基金的幾位信託人進行拘捕,又扣上如此嚴重的政治指控,完全無法掩飾其對政治異見者作政治迫害意圖。

香港人其實已經應該很清楚,在今天這個政權的政治修辭下的所謂「國家安全」,究竟玩的是甚麼把戲。而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煽動」、「勾結外國勢力」,說來說去,就只是對政府不滿、要求民主、提出反對意見而已。基金的宗旨原則鏗鏘有力,與被政權濫用得已經聞之生厭的所謂「國家安全」可以說是雲泥之別。

有大量香港人曾經向「612基金」捐款,當然每人可能會有各自的出發點,但不外乎都只是寄托了社群間人道支援的基本人性,也傳遞了對政治問責、民主法治、及社會進步的卑微願望。對「612基金」這個體現仁愛關懷與政治文明訴求的組織進行打壓迫害,清楚說明了今天香港政府面對的政權是甚麼性質。

現在要對「612基金」各位信託人進行的政治迫害,也是象徵着對絕大部份香港人的持續政治迫害與打壓。這件事,也會如2019年6月12日那天一樣,長留在香港人的記憶中,也留在香港的歷史上。這個政權也肯定會在歷史上永遠留下邪惡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