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市中心,皚皚白雪堆積在街道的兩旁,塵土給它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灰色。昔日繁華人來人往的鬧市,在疫情的籠罩下冷冷清清。

一個瘦小的西人青年孤獨地走在街上,面色蒼白,眼神淡漠,似乎周圍的一切都提不起他的興趣。想起家中自己背著父母藏在房間裏的一大袋白色晶體,他的嘴角扯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哈嘍!」一聲帶著明顯口音的招呼打斷了他的思緒。他抬頭,側前方站著一位亞洲女士,短髮灰白,笑容洋溢,手裏遞過一張薄薄的傳單。「應該是個中國人。」他想著,下意識接過傳單。封面上是一位在海邊打坐的白人男子,雙目輕闔,神態安詳。陽光透過高樓大廈間的縫隙撒落其上,如碎金閃動。

「酷!我喜歡打坐。」他不自禁地說了一句,儘管迄今為止,他從沒有那樣盤腿坐過。

他把傳單放進口袋裝好,看著進站的輕軌列車,戴好口罩,踏入了車廂。

彼時,這位23歲的年輕人完全沒有預料到,他的生活將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他的人生軌跡從此永遠地改變。而所有這一切,皆起自那張不過4克重的三折紙。

16個月後,波格丹(Bogdan Diordiev)回想起那一天,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吸毒

今年24歲的波格丹來自歐洲小國摩爾多瓦,父母為追求更好的生活舉家移民加拿大,定居在西部石油城卡加利。那年,波格丹8歲。

「我是個非常糟糕的年輕人,吸毒、抽煙、無業,我完全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他說。

15歲時,波格丹開始吸毒,還是那種很容易讓人成癮的烈性毒品,每天都吸。毒品價格不菲,為了籌集金錢,他打碎別人的車窗,偷盜財物,也因此被捕入獄兩次。第二次出獄後,他跟父母和警察保證,一定痛改前非,他被判在家裏軟禁。

「回家後,我把毒品藏起來,不讓父母看見,背著他們我仍然吸。因為我根本就不在乎,世上的一切事情我都不在乎。我認為毒品是個好東西。父母知道我食言,但他們拿我毫無辦法。」

看到兒子如此不成器,父母開始的時候還悲傷落淚,後來就死心了,「他們說,讓他自己去弄清楚到底想過甚麼樣的人生吧。」

有一天,波格丹有事情要辦,必須去一趟市中心。「就在那天,我接到了一張法輪大法的傳單,我的人生從此改變。」

戒毒

從市中心回家後,波格丹在網絡上找到教授法輪大法的錄像,自學了煉功動作,並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7個月後,他找到當地煉功點,開始跟大家一起修煉。

「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仍然吸毒,我從來就不想遠離毒品。我跟自己說,沒關係。但當我繼續閱讀《轉法輪》的時候,我漸漸意識到自己道德的墮落,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必須停止吸毒。」

之前,他也曾試過戒毒,去過戒毒中心,「不過那只是為了讓父母開心,我並沒有從內心深處作如此想。而且,收效甚微。清醒一陣子後,又重回老路。」

雖然這次出自本願,但他認為能夠完全戒毒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在修煉後的幾個星期裏,我開始一天不吸,然後兩天不吸,三天不吸,接著,我只在周末吸。再之後,我的手裏剩餘了大量的毒品,我一股腦把它們全衝進了下水道。這時,我感到渾身充滿了能量,輕盈如羽,舒服得不得了。」

在閱讀《轉法輪》四個月後,波格丹徹徹底底地戒掉了伴隨了他8年的毒癮。

「戒毒後,我從沒想過重蹈覆轍,即使毒品就在眼前,我也不會起念去動它。甚至在睡夢中,有人引誘我吸毒,我同樣會毫不猶豫地回絕。 這跟之前完全不同,以往我在夢中也要吸毒。」

戒毒的同時,他輕輕鬆鬆地改掉了抽煙的習慣。

變化

修煉後,波格丹活力倍增。「我以前睡眠時間很長,每天10~14小時,但仍然感覺疲倦。日子基本就是毒品,睡眠,毒品,睡眠,不想做任何事情,渾渾噩噩。修煉後,我的睡眠大大減少,有時只睡4個鐘頭就夠了,而且精神飽滿,記憶力明顯改善。」

像很多青少年一樣,波格丹亦有長痤瘡的困擾,臉上痘痘此起彼伏,遍地開花。「修煉後一個星期內,我的痘痘就全部消失了。家裏人都說,你肌膚明亮,變得好看多了!我說,是,我感覺非常好。」

波格丹之前還有個特殊的癖好──囤積雜物。他在街道上和後巷裏遊逛,在人們丟棄的垃圾中翻檢物品,拿回家來,屋子裏堆滿了一摞摞無用的東西。「修煉後,我說,夠了,必須把這些垃圾清理出去。我生活的環境一下子變得乾淨整潔了許多。」

他的家族中有幾名兒童,在學校和家庭中,人們都像對待小孩一樣跟他們說話,波格丹是唯一與他們平等相處的親戚。「他們很尊敬我,見到我總是非常高興。修煉後,我經常告訴他們做好人,教他們善有善報的道理,引導他們不斷學習新知識。我總能舉出一些非常棒的例子,我發現自己具有了以前沒有的智慧。」

更令人驚訝的是,波格丹在短短的幾個月裏學會了中文,現在,他可以很流利地讀完整本正體字的《轉法輪》。「我覺得中文比英文要容易學,因為它更有邏輯,單個字組合起來,馬上就能讓人明白新詞的意思。」

波格丹修煉後,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波格丹提供)
波格丹修煉後,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波格丹提供)

廚師

修煉四個月徹底戒毒後,波格丹跟自己說,「我需要找個工作,我要在社會中生活。我不能總是依靠父母,我必須自食其力。」

他在一家西餐廳應聘做了一名廚師。

廚房工作環境相當艱苦,顧客點餐多,廚師工作量大,經理還經常當面大吼大叫:「你怎麼幹的!」不時催促著:「快點,快點!」可謂壓力山大。不少廚師受不了,幹了一兩個禮拜就再也不來,不辭而別了。

在病毒大流行期間,廚師們陸陸續續,一個接一個地感染了。即使疫情緩和後,也隔三差五地有廚師生病,一病就是幾天。

因此,廚房裏永遠人手短缺。

但,波格丹不同。「我修煉後非常健康,從來沒有缺過勤。所以我經常替同事代班,這使得我和他們的關係極好。」

「我身體和心理的忍耐能力都大大加強了。10~12小時,我一直站在廚房裏工作,幾乎沒有機會坐下來。但神奇的是,即使站了一整天,工作了一整天,我仍然神采奕奕,一點也不累。」

有個這樣隨叫隨到、任勞任怨、堅持不懈的員工,餐廳老闆把波格丹當作寶,「老闆非常喜歡我,看見我就高興,拍著我的背說,『嗨,你做得很好,你拯救了我的廚房!』」

波格丹在一家西餐廳擔任廚師。(波格丹提供)
波格丹在一家西餐廳擔任廚師。(波格丹提供)

內修

波格丹的父親時常為一點小事發很大的脾氣,整個家也會因此劍拔弩張,氣氛緊張。在裝修房屋的時候,波格丹犯了芝麻大的錯誤,父親立刻火力全開,衝他來了。當然波格丹也不示弱,毫不猶豫地回懟,「你幹麼發那麼大的火?根本毫無意義。」

修煉後,他變得寬容,「碰到這種時刻,我會想,我是個修煉人,我不應該生氣。我很平靜,不再像以前那樣和他爭吵。而是說,好吧,我按照你說的做。結果,5~10分鐘後,父親向我道歉了!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從來不道歉的。」

過去,和別人發生口角,波格丹會理直氣壯地認為,別人有問題。「現在,我會想,我哪裏做得不對。如果沒有做錯,我會站在他的角度考慮,為甚麼他覺得我不對。這樣一換位思考,就一目瞭然,噢,原來我是這樣煩人哪。我試著改變自己對別人說話的方式,對方也就不那麼生氣了。」

家人對波格丹修煉法輪功十分感激,「『他完全變了一個人!』看到了我的改變,他們覺得這功法太好了,對法輪大法感激非常。」

波格丹與家人。(波格丹提供)
波格丹與家人。(波格丹提供)

震驚

在接過法輪功傳單的那天,波格丹仔仔細細地閱讀了全部的內容,看到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他震驚了,「天啊,還會有這種事情!」

隨著深入的了解,他見識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衊與迫害,感到無法理解,「為甚麼要痛恨這樣好的功法?為甚麼要無中生有地造謠?」

「我在加拿大因為偷盜進過監獄,但不超過一個月就被放出來了,而在中國,法輪功學員只想做好人,卻因此入獄10年。而且這樣的事情如今還在發生著。實在令人咋舌,無法相信。」

他繼而追問,「我為甚麼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場迫害?在學校,老師教授過希特拉和墨索里尼的惡行,但為甚麼沒有告訴過我們中共的罪惡?學生們都應該知道這些,這是種族滅絕!這是在摧毀我們的星球!我不理解,為甚麼西方對此漠然視之?」

波格丹覺得,自己有責任讓人們知道真相,他因此逢人就講,而聽過的人也都像他當初一樣震驚。「如果我不告訴人們,誰會?」

感恩

年紀輕輕的波格丹,莫名地總是感覺孤獨,即使家人環繞,那種深入骨髓的孤獨感也是揮之不去,但修煉後,「我從內心裏生出喜悅來,孤獨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舒適愜意。那種喜悅不是靠著外在的東西得來的,外在的喜悅總是短暫的,比如看Netflix,看電視,看的時候很高興,結束後就會滿心惆悵,問自己,『我剛剛做了甚麼?』這樣的情緒起伏,在我的生命中持續了很長時間。但現在,我的喜悅是來自內心的,而且,長長久久。」

為甚麼活在世上?怎樣過人生?人生的意義在哪裏?這樣大的問題,過去波格丹是不知道怎樣回答的,現在麼,答案非常清晰,「做一個好人,為他人著想,你就會有一個美好的人生。現在的我很快樂,能夠明辨是非。知道是正確的,就去做,明白是錯誤的,就不去做。人生的意義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做正確的事情。」

在法輪大法洪傳30周年之際,他表達了對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感恩,「非常感謝師父!成為一名法輪大法學員,是我的榮幸。我的修煉之路是個奇蹟 ,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大法的美好!」#

修煉後,波格丹的內心充滿快樂。(大紀元)
修煉後,波格丹的內心充滿快樂。(大紀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