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傳真社報道揭露「安心出行」內置人臉識別模組,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隨後發聲明表示,「安心出行」沒有使用人臉識別功能,已要求承辦商研究刪除。有市民擔心「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安裝後門程式用於大數據監控,業界人士則呼籲政府公開程式原始碼,以釋除市民疑慮。

傳真社5月3日報道指,將「安心出行」Android版本的執行檔(classes.dex)轉換成人類可讀格式java後,可以讀取包含20多個檔案夾的原始碼庫。傳真社發現其中包括人臉識別模組,有偵測人臉特徵的代碼,偵測包括嘴、左右臉頰、左右眼、左右耳、鼻尖、左右耳珠等特徵的位置,並可將位置轉化為數據。代碼又可以偵測目標頭部傾側的角度,計算目標雙眼打開以及正在笑的機率。

資訊科技辦發表聲明,表示得悉承辦商在開發「安心出行」程式時應用了市場上一個現成的模組用以操作手機鏡頭,進行運作需要的掃瞄程序,即掃瞄及識別場所二維碼、電子針卡二維碼和的士車牌號碼等,沒有進行其它操作。資科辦表示,已要求承辦商研究刪除與人臉識別相關功能。

資訊科技界籲公開原始碼釋疑

香港互聯網協會開放數據小組召集人黃浩華對本報表示,傳真社報道引述的只是「安心出行」的部份代碼,單憑這些代碼無法判斷人臉偵測功能有沒有被使用。政府的說法承認承辦商在填寫「安心出行」程式時包括了過多的代碼,但並沒有開啟人臉辨識或者人臉偵測功能,相信市民暫時無需擔心。但他也指,「安心出行」多次爆出私隱疑慮,難免會令市民擔心。

黃浩華建議,政府應將「安心出行」全部或者部份原始碼公開給大眾及政府以外的軟件工程師閱讀。他說:「透過第三方的理解,能夠進一步加深程式碼的透明性及安全係數,萬一程式設計有問題,亦可以更早知道,從而釋除大眾的疑慮。」

港府強制各類指定場所使用「安心出行」後,不少市民擔心「安心出行」可能安裝後門程序,用於監控市民。當被問到用家是否能發現應用程式加入其它功能,黃浩華表示,單從應用程式使用的途徑,不能發現程式背後執行甚麼指令。一般而言,視乎工程師編寫的程式碼,程式執行的指令跟用戶介面所展示的內容可以完全沒有關係。

因擔心手機資料安全,不少市民購買廉價備用電話來安裝「安心出行」。圖為先達廣場附近販售二手手機店。資料圖片。(宋碧龍/大紀元)
因擔心手機資料安全,不少市民購買廉價備用電話來安裝「安心出行」。圖為先達廣場附近販售二手手機店。資料圖片。(宋碧龍/大紀元)

安心出行引大數據監控憂慮

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昨日(4日)在YouTube節目「中科媒體」表示,政府應向公眾交代清楚為何程式誤裝人臉識別功能,而非僅要求承辦商刪除了事。如果資科辦說法屬實,他質疑承辦商並非自主建立程式,而是抄現成的程式,認為政府應追究承辦商有否違約;他也質疑不排除政府有意預先加載了人臉識別程式,準備在將來某一時間啟用。

潘焯鴻也提到,社交平台軟件會使用大數據分析用戶的喜好,推送相關的廣告,令人聯想到「安心出行」也有可能監聽用戶的談話內容,分析用戶的政治取態等。「香港出現智慧燈柱,又出現這種安心出行,以及智慧咪錶,某種程度上令人覺得,我們的生活都是大數據系統的一部份,我們的樣貌、我們穿衣的顏色、我們的談話,可能都在政府監控裏面。」

安心出行或接軌大陸健康碼

在2020年港府推行「安心出行」的初期,曾表示該應用程式是自願安裝,然而在去年11月,港府強制市民進入政府場地使用「安心出行」。不少市民擔心手機內資料安全,紛紛購買廉價備用電話安裝「安心出行」,市面一度出現「安心機」搶購潮。

港府在去年底與大陸商討通關,曾推出「港康碼」,也引發個人資料「送中」憂慮。市民如需進入大陸免檢疫,需要上傳「安心出行」應用程式的出行紀錄,並通過「港康碼」轉碼到「粵康碼」或「澳康碼」。黃浩華指,《私隱條例》有關跨境傳輸個人資料的條文還未生效,如果「港康碼」要將資料傳到大陸,現時法例保障仍然不足。

資深媒體人梁錦祥早前在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分析,香港政府強推「安心出行」,預料將會接軌「健康碼」,為中國大陸一樣的社會控制與監控手段鋪路。

中共推出的「健康碼」早前被揭與警方共享資訊,用於監控、限制民眾出行。大陸維權律師謝陽去年11月表示,他準備去探訪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遭到警方阻攔,隨後「健康碼」離奇變紅,導致他無法出行。另一位維權律師王宇去年11月也對本報表示,在中共召開六中全會期間,她的「健康碼」一直失靈,導致她無法回北京。◇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