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璀璨文明的古老中國,曾開創出領先現代社會數千年的高科技文明,這些令後世望塵莫及的高科技是如何產生的?又為何失傳呢?在中國古文明遭受中共毀滅性破壞的今日,也許唯有回復敬天敬神,以「天人合一」傳統文化為依歸時,才能尋回這些失落的明珠……

中國曾經是一個文明古國,既有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體系,也有高度發達的物質文明,尤其是古代中國存在的一些高科技,可能完全顛覆現代人的認知。本文從科技文明的角度入手,試圖穿越現代觀念製造出的技術崇拜的迷思,將那個曾經輝煌五千年的中國古文明的真實科技水平以及它背後的天人合一的理念展現在世人眼前,以揭示一種不同於現代社會但是卻更符合天道的生活方式和科技發展模式。

領先現代社會幾千年的中國古代科技

1994年考古人員在秦始皇兵馬俑二號俑坑的挖掘中,發現了19把青銅劍,這些青銅劍長度86厘米,劍身上共有八個稜面,考古學家用游標卡尺測量,發現這八個稜面的誤差不足一根頭髮絲,而且是把把如此。也就是說,這些精密的生產工藝不是偶然達到的,而是存在一個類似現代工廠質量控制體系的生產流程。更為驚人的是,這些青銅劍在地下埋藏2,000多年,出土時依然光亮如新,鋒利無比,原因竟然是所有的劍上都被鍍上了一層10微米厚的鉻鹽化合物。這一發現立刻轟動了世界,要知道,這種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只是在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德國在1937年,美國在1950年先後發明了這種工藝並申請了專利。那麼,2,000多年前的中國人是通過甚麼方法擁有了這種現代工藝呢?而且,這種工藝早在秦代之前就已經出現了,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越王勾踐劍」就使用了這種鍍鉻工藝。

秦始皇陵出土的青銅劍與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越王勾踐劍」,都使用了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圖為越王勾踐劍。(Siyuwj/維基百科)
秦始皇陵出土的青銅劍與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越王勾踐劍」,都使用了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圖為越王勾踐劍。(Siyuwj/維基百科)

當然,兵馬俑中發現的先進科技還不止是鍍鉻工藝,考古人員在清理兵馬俑一號坑時,發現一把青銅劍被一尊重達150公斤的陶俑壓彎了,劍身彎曲程度超過45度,當考古人員移開陶俑之後,令人驚詫的一幕出現了:那柄又窄又薄的青銅劍,竟然在一瞬間反彈平直,自然恢復原狀。這正是當代冶金學家夢寐以求的「形態記憶合金」,這種技術直到1950年代才被科學家們注意到,到了1960年代,美國海軍才開發了第一批商業化的記憶合金材料。但是2,000多年前的中國人,是如何發現並熟練應用了這種高技術呢?

現代人該如何理解古人擁有的這些「跨越時空」的先進技術呢?按照可能是大多數現代人的基本邏輯,古代應該普遍落後於現代,古人的科學知識和科技水準應該落後於現代社會幾千年,而不應該是反過來領先現代社會幾千年。

現代的物質文明是從工業革命開始的,我們目前生活在一個高度工業化的時代。而中國古代是一個農業文明時代。從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人類走了幾千年的路程,從現代人的觀念來看,這似乎是人類的科技進步緩慢,直到工業革命前夕,人類的大腦才好像突然開竅了,從蒸汽機的發明開始,一路高歌猛進,打開了用機器大工業取代人力和畜力的工業化大門。但是,這種現代觀念顯然是錯誤的。僅以機械行業來說,早在歐洲工業革命之前的上千年,中國古人在機械上的造詣就已經非常高了。

據《墨子‧魯問》記載,「公輸子(魯班)削竹木以為鵲,成而飛之,三日不下。」就是說,魯班造了一隻木鳥,在天上飛了三天三夜都沒有落地。這種技術恐怕現代飛機都辦不到,美軍目前最先進的全球鷹無人機,在天空中的續航時間是42小時,而2,000多年前的魯班製造的無人機是甚麼原理,使用了甚麼樣的動力,這一切對現代人而言,都是一個謎。另據明朝時期的《鴻書》中記載:「公輸般為木鳶,以窺宋城。」就是說魯班曾經造了個大木鳶,在戰爭中擔任偵察任務。除了偵察機,魯班還造過客機。據唐朝《酉陽雜俎》記載,魯班遠離家鄉做活,因為思妻心切,於是做了一隻木鳶,只要騎上去敲幾下,木鳶就會飛上天,他就搭乘著木鳶飛回家與妻子相會,隔日再飛回去工作。

而三國時代諸葛亮製造的木牛、流馬更是名垂千古。據《三國誌‧諸葛亮傳》記載:「亮性長於巧思,損益連弩,木牛流馬,皆出其意」,「九年,亮復出祁山,以木牛運,糧盡退軍……十二年春,亮悉大眾由斜谷出,以流馬運。」根據這些史料,在建興九年至十二年(公元231年至 234年)諸葛亮在北伐的過程中曾經使用過木牛、流馬這種自動化機械來運輸糧草,但是,與魯班的無人機一樣,木牛流馬的製造技術也沒有流傳下來。

我們再舉一個生活領域的例子。1972年湖南長沙的馬王堆漢墓中,出土了兩件紗衣,被命名為素紗襌衣,這兩件紗衣長128厘米,袖長190厘米,重量僅48克和49克,還不到一兩,紗衣折疊後可以放入火柴盒中,可以說是清若煙霧、薄如蟬翼。這是西漢時期紗織技術的代表作,不過這樣的紗織技術已經失傳。據說湖南省博物館曾經委託某研究所複製素紗襌衣,結果耗費了13年時間,才織成了一件重49.5克的仿真素紗襌衣。如果用現代人的這種仿製水平來生產,有幾個當代女性能穿得上這種紗衣呢?而在2,000多年前,這種技術曾經是真實的存在。我們不要忘記了,古代中國是一個衣冠上國,在穿衣服方面,無論是服裝設計還是紡織技術,都是現代人望塵莫及的。

古代中國是一個衣冠上國,在穿衣服方面,無論是服裝設計還是紡織技術,都是現代人望塵莫及的。圖為《耕織圖‧冊‧分箔》作者、年代不詳。(台北故宮博物院)
古代中國是一個衣冠上國,在穿衣服方面,無論是服裝設計還是紡織技術,都是現代人望塵莫及的。圖為《耕織圖‧冊‧分箔》作者、年代不詳。(台北故宮博物院)

現在,我們談一談古代中國的醫學。三國時代的華佗,已經開始使用他創製的用於外科手術的麻醉藥「麻沸散」對病人進行全身麻醉,然後剖腹實施割除腫瘤以及胃腸縫合手術,這比西方使用麻醉劑進行相同的手術早了1,600年。說起中國古代的醫學,還有更驚人的成就,中國古人發現的人體經絡穴位以及氣血運行的規律正在被現代科學以間接的方式逐步地證實著,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經絡穴位並不存在於人類的肉體之中,而是在肉體之外的更微觀的空間中以能量的方式存在,所以在現代解剖學中是找不到的,而必須藉助電磁儀器才能發現。

有個形象的例子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在肉體之外存在的這些被稱為經絡的能量通道,比如我們所熟知的磁力線,是畫在磁鐵周圍的一些線條,用於表達磁鐵周圍的磁場(能量場的一種)分布規律,人們解剖一塊磁鐵,也找不到磁力線,但是磁力線表達的微觀空間的磁場能量分布規律卻是真實存在的。同樣的道理,經絡其實就是肉體周圍的微觀層次上的一種人體能量的流動通道,而穴位就是可以控制這些能量流運行的一些開關和節點。現代科學到今天也只能證實這些人體能量通道確實是存在的,並且與中醫記載的經絡的位置是相符合的,但是現代科學依然無法窺測在這個微觀層次上人體能量的流注規律,而早在幾千年前的中國古人就已經完全掌握了這些人體能量的運行規律,並以此建立了系統而完善的中醫學體系。那麼問題來了,現代科學都無法掌握的人體能量流注規律,中國古人是怎麼探索到的?

中醫記載的經絡是肉體周圍的微觀層次上的一種人體能量的流動通道,而穴位就是可以控制這些能量流運行的一些開關和節點。(Fotolia)
中醫記載的經絡是肉體周圍的微觀層次上的一種人體能量的流動通道,而穴位就是可以控制這些能量流運行的一些開關和節點。(Fotolia)

肯定會有人問,既然中國古代有這麼多領先的高科技,是不是說中國古代的科技文明比現代的科技文明更先進?其實,僅僅從物質角度來看,沒有辦法簡單地下結論說哪種文明更先進,比如說,古人用犁和牛來耕地,肯定不如現代人所使用的品類齊全的各種農業機械更有效率;古人用馬和馬車來代步,也比不上現代社會的汽車和飛機;古人的鑄劍技術再先進,在戰爭中的作用也無法和現代社會的機槍、坦克、大炮相比。

一個時代的科技產品首先是和當時的生活方式相對應的,也就是說,一個時代的人們想過甚麼樣的生活,才會去發明創造所需要的器物和生產工具。古代的中國人奉行的是「天人合一」的人生哲學,他們想過的生活,追求的社會理想和現代人是完全不一樣的。在「天人合一」的思想影響下,古代中國人希望過一種能促進保持人性、道德和良知的生活方式。縱使他們擁有高超的智慧和知識,他們也只會去發明創造適合他們人生哲學以及適合他們那個時代理念的科技以及器物。

所以,問題的核心不在於中國古代的科技文明和近代從西方興起的這種科技文明哪個更先進,而在於這些物質文明對應的生活方式中,那一種生活方式才更具有持久性和穩定性,更能促進保持人性、道德和良知,或者從根本上來說,哪種文明更符合天道,以與天地萬物和諧共處,這也是「文明」這個概念的本意。

天人合一宇宙觀下 中國科技文明的表現

據《三國誌》記載,華佗的畢生心血、行醫經驗都記載在他的《青囊書》中,但是傳說由於徒弟保護不周,此書最終被焚燬。華佗的很多醫學成果沒有流傳下來,包括他創製的用於外科手術的麻醉藥「麻沸散」。根據史籍記載,麻沸散的原料都來自植物的組合,就像中草藥一樣,而西方目前的麻醉劑都是化學產品,就像我們現在使用的西藥一樣,是近代工業化時代的產物。這也可以提醒我們,農業文明與工業文明只是兩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在不同生活方式下,人們使用科技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很顯然,用現在的一個時髦概念來講,中國古人使用的科技更加的綠色環保,更加的organic。中國古人的這種生活方式和使用科技的態度都來自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宇宙觀。

「天人合一」的宇宙觀認為宇宙以及天地萬物是神所創造的,人居於天地之中,人的行為要符合神的旨意,要符合天地運行的規律。神的旨意也就是天意,天地運行的規律就是天道,所以遵循天道、領悟天意、履行天命,是中國古人所有行為的根本導向。人作為宇宙的一員,天道的一部份,人的一切生活方式都應該符合天道、以與天地合其德,達成「天人合一」的狀態。

比如,中國古代的天文學高度發達,古人觀察天文的根本目的是通過天象來領悟天意。這與只研究天體運行規律的現代天文學有著本質的區別。《周易‧繫辭》中講:「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像之。」黃帝《陰符經》開宗明義第一句就說:「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古人知道天象的背後對應著天意,要領悟天意就需要研究天象,因此,天象觀察是古人最重要的一門學問。

根據史書記載,觀察日月星三辰的天象用以預知福禍的傳統從黃帝時期就開始了。據《後漢書‧天文上》記載,「軒轅始受《河圖鬥苞授》,規日月星辰之象,故星官之書自黃帝始。」

而觀察天文的儀器在堯舜時代也已經具備了,據漢代著作《春秋文耀鉤》記載,「高辛受命,重黎說天文,唐堯即位,羲和立渾儀。」這裏的渾儀就是古人觀察天文的儀器。東漢時期,張衡在前人的基礎上,改進了渾天儀,製造出史上第一台能與天體同步運轉的渾天儀,這台渾天儀能演示天象運轉,可預報天體運行的情況,同時具有日曆功能。張衡依據這台儀器觀察到2,500多顆星體,並繪製了星圖,還發現了日食和月食的成因。這些高度發達的天文學成就以及天文儀器都是在中國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指導下誕生的。中國古人觀察天象,不僅能發現天體運行的規律,還能懂得天象背後的天意,在中國歷史中,觀天象主要是為帝王指明執政得失,王朝運勢,讓帝王的行為符合天意。

東漢時期,張衡製造出史上第一台能與天體同步運轉的渾天儀,能演示天象運轉,可預報天體運行的情況。圖為遊客在北京古觀象台觀看清朝製造的渾儀。(Stephen Shaver/AFP)
東漢時期,張衡製造出史上第一台能與天體同步運轉的渾天儀,能演示天象運轉,可預報天體運行的情況。圖為遊客在北京古觀象台觀看清朝製造的渾儀。(Stephen Shaver/AFP)

我們說了天文,再談談地理。古人既要仰觀天象,還要俯察地理。天地之道,蘊涵著陰陽消長、五行生剋之理,因此,人們在大地上進行任何的工程和建築都需要考察陰陽五行的關係,以順應天地的運行規律,這也「天人合一」宇宙觀在地理領域的表現。

中國古代在工程和建築領域都非常發達。2,000多年前在戰國時代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中國古代工程學的代表之作,迄今無人能夠超越。都江堰利用西北高、東南低的地理條件,根據岷江出山口處特殊的地形、水脈、水勢,因勢利導,採取無壩引水、自流灌溉的設計思路,通過魚嘴、飛沙堰和寶瓶口三大主體工程,構建了一個具有自動分水、自動洩洪、自動排沙以及自動控制水量功能的生態水利工程,同時保證了灌溉、防洪、水運以及生活用水等綜合效益。都江堰不僅沒有像現代的大壩那樣對自然和生態造成破壞,本質上還是一項對自然環境的優化改造工程,這是「天人合一」思想在古代工程領域的完美體現。

2,000多年前在戰國時代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中國古代工程學的代表之作,迄今無人能夠超越。(Frederic J. Brown/AFP)
2,000多年前在戰國時代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中國古代工程學的代表之作,迄今無人能夠超越。(Frederic J. Brown/AFP)

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都江堰是全世界迄今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無壩引水為特徵的宏大水利工程。據水利專家預測,當今發達國家最先進的水利工程也只有300年的使用壽命。而都江堰已經使用了2,000多年,至今依然完好無損,發揮著作用。都江堰建成後,成都平原從此旱澇保收,四川從此成為天府之國,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這是中國古代先進的科技文明帶來的長久社會效應。

「天人合一」的宇宙觀是從道家的修煉體系中發展出來的,中華文化起源於道家的修煉體系,所以從根本上說,中華文化就是一種修煉文化,也是一種神傳文化。修煉這個概念對中國人來說並不陌生,道家、佛家所傳授的知識都是有關修煉的經驗和方法,這兩家的知識體系也構建了中華文化的最頂層結構。很多現代人其實也知道,修煉是一條可以直接探索生命和天地奧秘的更高級的科學道路,這和西方近代興起的所謂「實證」科學體系是不一樣的(參見筆者《主體科學所揭示的中國古代修煉奧秘》)。就是在今天西方這種科技體系非常發達的時代,世界各地依然有很多人或者在深山老林、或者在寺廟道觀、或者在各種宗教信仰中、或者在以氣功的形式傳出的古老修煉法門中,通過打坐、靜修、禪定、瑜伽等方式延續著從古代傳承至今的各種修煉方法。西藏的喇嘛、中國漢地的佛教、道教、西方的基督教、以及當今從中國傳出的正在全球洪傳的法輪功(佛家修煉法門)等,都有大量的修煉中的神蹟和奇蹟,這些修煉文化的傳承和延續,讓現代人有機會了解古代科技文明的真實表現。

佛教、道教、基督教及法輪功等,這些修煉文化的傳承和延續,讓現代人有機會了解古代科技文明的真實表現。圖為法輪功學員習煉第五套功法。(明慧網)
佛教、道教、基督教及法輪功等,這些修煉文化的傳承和延續,讓現代人有機會了解古代科技文明的真實表現。圖為法輪功學員習煉第五套功法。(明慧網)

也正是通過修煉這種更高級的科學道路,中國人創造了燦爛的五千年文明,其中包括先進的科技文明。以前面提到的經絡穴位為例,這種在另外空間的人體能量流動規律正是中國古人通過修煉實踐發現的。現代科學也已經發現,修煉是可以開發出人體潛能的,就是人們所說的特異功能,其中的一項特異功能就是開天目,當天目開到一定層次後,不僅可以透視人體的內臟,甚至可以穿透我們的肉體這層空間看到更微觀層次上人體周圍的能量運行規律,這就是經絡和穴位。中醫所應用的針灸方法,其實就是去調控另外空間人體能量的流動,從而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修煉文化和天人合一的思想就是中國古代高科技的來源和使用這些高科技的指導思想。古代中國人的哲學、治國理念、宗族倫理、文學、音樂、藝術、建築、軍事以及科技發展、經濟營運和生活方式的選擇,都體現著天人合一的思想和修煉的因素。這和當今工業文明時代的人們的思維方法和對待技術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

古代先進的科技為甚麼會失傳

我們再來談一個有趣的話題,我想這也是很多人想了解的,那就是中國古代那些先進的科技為甚麼會失傳。這就涉及到修煉文化體系下和當今工業文明這種文化體系下,科技傳承方式的根本性差異。

前面講過,中國傳統文化是修煉文化,這種文化體系下的一切科技文明的出現和傳承都有修煉的因素在內。甚麼是修煉的因素,就是這個人必須得具備著很高的道德水平,能敬天敬神,遵循天道,這個人才有資格去接受這些科技的傳承。在中國古代,無論哪種技藝、技能或者是科技的傳承,都是師父找徒弟,師父得首先考察這個徒弟的道德怎麼樣,掌握了這些技能或者是高技術後,會不會用來幹壞事。這是中國古代科技或者技藝傳承的基本模式,它並不像是現代工業化時代這樣,只要你交學費,就有機會學習各種專業和技術。也就是說,在古代科技傳承的過程中,不僅僅是傳承科技,更重要的是傳承使用這種科技的價值觀、也就是傳承一種符合天道的文明模式。

我們舉個例子。據《史記》記載,神醫扁鵲的醫術傳承來自一位叫做長桑君的高人。這位長桑君與扁鵲在客棧相識,考察扁鵲十多年後,才將一些秘藏的醫方傳給扁鵲,並給扁鵲一種藥物讓他用草木上的露水送服,連續服用30天。交代完這些事情後,這位長桑君忽然間就不見了。扁鵲知道長桑君不是常人,就按照藥方連續服用30天後,神蹟發生了,扁鵲具有透視眼的功能,也就是開了天目,他能看到牆另一邊的人,當他看人體時,就可以透視人體,看到人體內臟的病理情況。扁鵲具備這項透視功能後,再加上長桑君傳的醫學秘方,很快就成為名揚千古的神醫。

扁鵲見蔡桓公的故事是很多人熟知的,扁鵲為甚麼一看見蔡桓公就知道他的病在哪裏,現代醫學也必須要經過各種化驗、X光透視、磁力共振等先進科技,然後再通過專家分析檢測結果,才能知道一個人的病在哪裏,而扁鵲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同樣,中國古代的很多神醫其實都是具有特異功能的,如前面提到的華佗,華佗見到曹操後,就知道曹操的腦中有瘤子,這個故事在史書中是有記載的,那麼華佗怎麼能知道曹操腦袋裏面的情況呢?就是他通過天目看到了。現代人在讀這些古代歷史故事時,往往忽略了這些最關鍵的細節,其實這就是古代的高科技。要理解這種高科技,就得熟悉我們祖先開創的修煉文化體系。

在修煉文化的環境下,古人傳承一種科技或者一種技藝,都是挑徒弟傳,必須找到道德高尚且悟性也非常好的合適徒弟後才能傳承。古人重視的「悟性」和今天人們看重的「智商」是兩碼事,「悟性」與人的道德水平有直接的關係,而「智商」與道德水平沒有直接關係,古代的科技文明是構建在包含了道德內涵的「悟性」的基礎上,而現在的科技文明則是構建在「智商」的基礎上。所以,當人類社會在歷史進程中道德逐漸下滑,價值觀在不斷變異,那麼,古代那種構建在天人合一思想體系下的一些科技就有可能因為找不到「悟性」好的傳人而逐漸失傳,如果道德水平跟不上,即使「智商」再高,也無法繼承古代的那種科技文明。因為那些傳承都有修煉的因素。

此外,能掌握出超凡科技的古代中國人也都懂得天命,有一些技術他們也知道不能在那個時代流傳下去。比如魯班製造的機械飛鳥為甚麼沒有流傳下來,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在魯班那個時代普通人就可以乘坐一架飛機到處旅行,或者將無人機用於戰爭,那麼神定下的人類歷史的發展進程可能就會被改變。魯班在當時既然能製造出這種超前的機械,他也就能明白這個道理。所以,魯班也只是自己造出來無人機用一用,沒有把這種技術在當時流傳出來。當人類歷史發展到近代該出現飛機時,魯班的那種技術也就不需要了。

同樣,諸葛亮其實也不是普通常人。他在隆中對時,就已經知道天下將三分,而他必須輔助劉備完成三分天下的天命,諸葛亮也知道天命不會讓蜀漢完成統一,但是他還是需要六出祁山,為劉備的遺命而盡忠。諸葛亮一生有很多發明,其中木牛、流馬最為傳奇,這種科技也沒有流傳下來。一種可能性很高的原因是,諸葛亮知道他自己可以使用這種自動化機械轉運糧草,來履行自己六出祁山的天命,但是他不能把這種超前的東西流傳出去。

諸葛亮並非普通常人,他使用自己發明的木牛、流馬這種自動化機械轉運糧草,來履行自己六出祁山的天命。圖為明人作《孔明出山圖》。(公有領域)
諸葛亮並非普通常人,他使用自己發明的木牛、流馬這種自動化機械轉運糧草,來履行自己六出祁山的天命。圖為明人作《孔明出山圖》。(公有領域)

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觀下,我們的祖先也懂得人的一切智慧、發明創造的靈感、科技水平的提升都來自神的啟示,在人類的甚麼時代使用甚麼樣的科技、發明創造甚麼樣的器物,都需要遵循天意,而不能隨意干擾和改變神定下來的人類社會的發展模式和發展進程。此外,祖先們也知道天地萬物都有靈性,所以,他們也不會使用破壞自然環境的科技力量,不會讓科技力量去改變神為人類量身定做的適合人類保持道德水平的生活方式。

古代的中國人不僅能參悟天道、識得天機,也能從天機中得到發明創造的靈感和啟悟,人們發明創造、以及傳承這些技術的模式都與天道相符合,這樣發展出的科技才的確與「文明」這兩個字相匹配。所以,中國古代那種「科技文明」,才應該是真正的「科技文明」。

古代的中國人不僅能參悟天道、識得天機,也能從天機中得到發明創造的靈感和啟悟。圖為清 徐天序《山水畫冊‧坐禪》。(台北故宮博物院)
古代的中國人不僅能參悟天道、識得天機,也能從天機中得到發明創造的靈感和啟悟。圖為清 徐天序《山水畫冊‧坐禪》。(台北故宮博物院)

現代科技文明的不歸之路

其實,人類文明不止一次。我們目前所處的人類文明大約是從五千年前開始的,而考古學已經發現,在幾萬年、幾十萬年、幾百萬年前、甚至上億年前,地球上都曾經存在過高度發達的人類文明,這些文明被學術界稱為史前文明。我們舉一個最著名的例子。1972年,法國的一家鈾處理廠發現從非洲加蓬共和國進口的鈾礦石中,一些鈾235已經被利用過,隨後科學家們在加蓬的鈾礦區發現並確認了15個史前核反應堆。這些核反應堆大約是20億年前建造的,深埋在地層幾十公里以下,曾運轉了大約50萬年。這個發現將人類文明的歷史最早追溯到了20億年前。

在巴基斯坦境內有一處叫做摩亨佐達羅的古城市遺址,這是1922年發現的。考古推斷,這座古城位於距今大約4,500年前,是古印度文明的一部份,單從城市建築角度來考察,當時這裏的文明非常發達。但是,考古人員隨後發現,這座古城是在一次大爆炸中被毀滅的。進一步的研究發現,遺蹟現場有核爆炸後才出現的那種玻璃體,屍體的骨骼中有超常的核輻射,美國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在看過摩亨佐達羅的記載後說,「這與核襲擊沒有甚麼區別」。

距今4,500年前的巴基斯坦境內的摩亨佐達羅古城遺址,單從城市建築角度來考察,當時這裏的文明非常發達。(Junhi Han/維基百科)
距今4,500年前的巴基斯坦境內的摩亨佐達羅古城遺址,單從城市建築角度來考察,當時這裏的文明非常發達。(Junhi Han/維基百科)

此外,在古巴比倫、撒哈拉沙漠、蒙古戈壁灘,人們也發現了史前核戰爭的遺蹟,遺蹟中的玻璃石與今天核爆炸試驗場的玻璃石一模一樣。這些發現表明,人類曾經有過多次的史前文明,而爆發核戰爭可能是這些文明被毀滅的原因之一。

今天,在地球上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已經達到9個,擁有的核武器數量足夠將我們現有的文明摧毀幾十次。據說記者曾經問愛因斯坦,第三次世界大戰人類會使用甚麼樣的武器?愛因斯坦的回答是,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武器,但是他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戰人類的武器是木棒和石頭。當人類拋棄神的教誨,遠離天道,不斷發展出足以毀滅整個文明的核武器以及更先進的武器,那麼,這個文明將會走向何方?

其實,早期西方古代的文明也有「天人合一」的因素在內,因為敬天敬神其實是人類共同的文化傳統,也就是說人類的正統文化都是神傳文化系統。在西方,最美的建築一定是神廟或者教堂,西方早期的文學、音樂、繪畫都是以歌頌神為基本內容,西方這些藝術形式也都是從宗教藝術體系中發展起來的。而西方早期的哲學也是一種滲透著修煉因素的高級認知系統,但是大概從亞里士多德那個時代開始吧,西方哲學中思辨的成份越來越多,而修煉的因素越來越少,最後修煉的因素只是保留在宗教之中,而世俗生活則以世俗化的思辨哲學體系為指導。這不像中華文化那樣修煉與「天人合一」的因素貫穿著從宗教到世俗生活的所有領域。

在西方,最美的建築一定是神廟或者教堂,西方早期的文學、音樂、繪畫都是以歌頌神為基本內容。圖為建於16世紀的羅馬耶穌教堂內部。(shutterstock)
在西方,最美的建築一定是神廟或者教堂,西方早期的文學、音樂、繪畫都是以歌頌神為基本內容。圖為建於16世紀的羅馬耶穌教堂內部。(shutterstock)

如果從「天人合一」與神傳文化的角度出發來綜合考察人類歷史,我們就會發現,人類社會的發展既有天命的因素,也有人為的因素。而在人類的歷史進程中,如果人為的因素總是順應天意,遵循「天人合一」理念下的文明發展模式,那麼人類社會就會良性發展,物質文明和科技文明的發展就不會給人類帶來災難。反過來,如果人為的因素偏離天命,讓物質文明和科技發展不受天意和道德的約束,那麼,人類的科技力量就會越來越多地朝著毀滅性方向發展。

而不幸的是,從近代工業文明開始,伴隨著共產主義無神論思想的蔓延,以及共產黨對東西方神傳文化體系的毀滅性破壞,天道離我們越來越遠,人類文明完全偏離了神所安排的發展道路,現代科技正在將人類帶向一條自我毀滅的歧途。

現在,我們需要給本文做一個收尾了。科技是人類改善生存條件所仰仗的重要手段,然而近代以來的科技發展顯然是出了問題,人類已經生產了大量的核武器,還正在發展失控可能性無法預料的人工智能,這條科技發展道路的盡頭是甚麼?仔細想一想是非常可怕的。那麼,科技發展與人類文明的興盛之間,存在著根本性的衝突嗎?顯然也不是。本文闡述的中國古代科技文明,其實已經為當代人類的科技發展指出了另一方向。中國古代的科技文明不僅科技發達,而且崇尚「天人合一」的科技理念,這使得這種科技文明具有了永續性。

古代科技文明和現代科技文明的根本性區別,在於前者是在敬天敬神的前提下,以「天人合一」為科技文明發展的終極歸宿;而現代科技文明的基本框架構建在所謂無神論的基礎上,缺少了天道的約束和天意的指引,它的發展歸宿只能是走向毀滅。

那麼,我們還可以掉轉車頭,回歸到中國古代以及西方古代的早期那種「天人合一」的科技發展道路上嗎?答案也是肯定的。但是,我們首先必須回歸人類共同的神傳文化,在中國要恢復真正的儒釋道的傳統文化,在西方要堅守好真正的基督教文明。當今的人類社會,中國的古文明正在遭受中國共產黨的毀滅性破壞,而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也正在各種文化馬克思主義的侵蝕和顛覆下被邊緣化,人類文明真的到了關鍵時刻了,雖然掉頭難度很大,但是迷途知返卻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轉載自《新紀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