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家庭暴力個案無日無之。原來南韓同樣普遍。其中原因離不開父權主義及階級觀念。對某些家庭而言,父母總是高高在上,子女須聽命於他們。父母也認為自己有權操控子女的行為。韓劇《少年法庭》正正反映父親如何殘酷地對待未年滿16歲的女兒,更冷酷的境況竟是同住祖母的不作為。

少女與父親、祖父及祖母同住,母親已離開他們。祖父因老人痴呆症而長期住院。父親是勞動工人,經常入不敷支,竟以拳頭向女兒索取金錢。少女缺乏家人的照顧及關懷,終日結伴壞份子流連街上。她又被所謂的朋友出賣,遭掠奪金錢。重重夾擊下,身體終於透支倒地。女法官沈恩錫負責審判少年案件。前往醫院探望她時,震驚地發現她背部及四肢傷痕纍纍。懷疑她受家人虐待。當她遇見少女祖母時,隨即詢問她少女傷痕的因由。祖母立即回應稱少女容易失平衡跌倒,而少女也羞怯地承認。充滿睿智的沈法官懷疑是少女父親虐待她。在首爾,若家長堅稱管教子女而作體罰,警方難以檢控家長。此外,少年法官除了審判案件外,也負責監管該少年的行為達兩年。沈法官為了少女福祉,只好游說祖母,請求她指證其子的罪行。初時祖母極力維護兒子,但沈指出家庭暴力對兒童的禍害可延續至十年、廿年不等,殘暴的陰影將揮之不去。另外,沈為了少女的人身安全,故意短暫監禁她,讓她與父親隔離。然後說服她指控惡毒的父親。少女因長期受虐打,已習慣於無力反抗及無希望改變現狀。身為長輩的祖母眼見少女皮開肉綻也啞忍,目的就是維護她犯罪的兒子。在祖母眼中,少女比不上窮兇極惡的人渣珍貴才是致命傷。祖母應是悉心保護孫兒的角色,怎麼她是站在父親那邊?我不值得父愛,更加不值得祖母的愛。由於自我形象過度受貶抑,少女不敢指控父親。擔心屆時是她自己坐牢而不是父親。英勇的沈法官承諾她一定把其父繩之於法。結果少女的人生得以正面的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