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清零防疫造成次生災難,讓許多家庭陷入困境。極端防疫政策下,上海居民羅奇無法回到亟待照顧的父母身邊,也不能返回自己家中,被迫自費住進隔離酒店。5月3日,羅奇在網上緊急求助。

 (微信截圖)
(微信截圖)

羅奇先生在公開求助信中寫道:

「我父親68歲中風長年臥病在床,母親61歲,高血壓,曾患有精神類疾病。因為上海封控30天,經歷物資緊缺,斷藥。與母親電話發現她這幾天嚴重失眠,精神狀態很不好,有狂躁情緒。在沒有藥物的情況下,我擔心母親發病,兩位老人生活不能自理。所以4月29日向黃浦復興坊居委申請30日回到青浦淀峰照顧父母,居家隔離。」

然而,4月30日下午,當羅奇到達青浦淀峰村後,卻在村口遇到關卡。

羅奇在信中說:「即使我本人連續十多天核酸檢測陰性,在淀峰村口現場抗原體檢測陰性。村子說甚麼也進不去,回不了父母家。

「一直僵持到晚上九點半左右,村委書記電話聯繫他的上級領導。領導來了,依然是不允許進村。領導要求我立即打電話給接送我的朋友,請其開車將我原路帶回黃浦復興坊。我打電話給復興坊居委,居委說『只出不進』,黃浦區復興坊也不允許進小區,回不了家。

「已是晚上十點,淀峰村父母家進不了,復興坊回不去,真真是無家可歸!」

因為當地不允許搭帳篷就地住下,羅奇被迫自費到古鎮隔離酒店。

羅奇在求助信中說:「我想我們現在的防疫管理,難道就只有一條條冷冰冰的隔離鐵絲網,行政命令,而不設身處地尊重和保護人的生命安全?我希望的是在緊急時刻,首先考慮的是尊重和守護人的生命,這為底線。這個社會珍愛人,保護人和防疫並不違背,可以妥善安排。」

直到發稿時,羅奇仍被困在朱家角古鎮隔離酒店,因擔心經濟消耗殆盡,也擔憂父母身體狀況,他向外界緊急求助,希望儘快回到父母身邊。事件在網上發酵。

5月3日,知情人林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證實,羅奇在求助信中所反映的情況屬實,而且居住地黃浦區復興坊已經給羅奇開了通行證,不過,從黃浦區(管控區)進到青浦淀峰村(防範區),接收地層層設卡,尚未放行。

羅奇在求助信中說,他正在想辦法與相關部門溝通,希望問題儘快得到解決。

他說:「5月1日,我只好自己想辦法。我打110電話,直接轉朱家角派出所,派出所告知打青浦防疫辦,防疫辦一位青年工作人員很耐心,了解我的情況。她說我因為是跨區域,只有黃浦區防疫辦給朱家角防疫辦發函,有紙質說明,他們通知淀峰村委准入。總算有一些希望。我從復興坊居委了解到黃浦防疫辦電話,電話卻一直打不通。

「5月2日,繼續打黃浦區防疫辦電話,依然打不通。打過12345,給上海發布,國務院辦公室小程序分別留言……我很憤怒,希望通過克制和理性,能尋求解決問題的政府部門正面交涉溝通。

「下午1:44,黃浦衛健委有打我電話詢問了解情況,我告知朱家角防疫辦的說法,工作人員說會溝通,但也沒有明確答覆。」

大紀元記者5月3日致電青浦淀峰村居委會,詢問相關情況,多次撥打電話,都無人接聽。#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