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晏是一名曾在中國遭受迫害,後在美國成功申請庇護身份的法輪功學員。雖為文弱書生的體質,卻以修煉的內涵與堅毅,不但以優異成績通過了美國空軍的嚴格訓練,也利用著各種機會講述、傳播著法輪功的真相。

張海晏參加7月4日美國獨立日遊行。(張海晏提供)
張海晏參加7月4日美國獨立日遊行。(張海晏提供)

美國空軍招人百裏挑一,應聘者要真正成為美國空軍一員,除考試和體檢外,須通過至少兩個月的封閉式基本軍事訓練,對體能、心理質素、知識水平、責任感、品德修養等各方面都有高標準的要求。

美軍五大兵種的入伍訓練大同小異,目的是幫助受訓者成為合格的專業軍人,但訓練環境和內容對即使20歲上下魁梧健壯的美國年輕人都極具挑戰性。在這個環境中人的神經是繃緊的,不僅要學習訓練,承受思鄉之苦,且隨時隨地可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被教官喝斥,「回爐重煉」,因為各種不達標原因而被降級甚至反覆降級受訓,更是時刻懸在受訓者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文弱書生加入空軍預備役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曾因信仰在中國受過殘酷的迫害,2012年我來到美國並遞交了庇護申請,2014年初獲得庇護身份,2017年初在美國空軍基本軍事訓練營順利畢業,正式成為一名美國空軍一等兵。

2016年下半年,我得知綠卡持有者在38歲以下可申請入伍成為美國軍人,作為預備役軍人,我決定申請加入美國空軍預備役。在和招兵軍官面談時,我講了自己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大法而遭受中共迫害的經歷,並表示願意為更多人爭取信仰自由的權利,他沒有問其它問題就批准了我的申請。

我是高齡入伍,年齡是許多戰友年齡的兩倍,並且幾乎從來不做體育鍛鍊,在人群中是典型的文弱書生型。在入伍前不久,一位南韓足部矯正專家觀察了我的雙腳後說:「你的足弓比較平,容易疲勞,不宜跑步或遠足。」

在入伍前幾天,我決心測試一下自己的跑步速度,就快跑了約兩英里,接連跑了3天,第四天右膝蓋便出現疼痛症狀。事實上,我的右腿在襁褓時曾被炭火燒過,在5、6歲時被馬車輾過(平安無事),也曾被狗咬過,現在膝蓋又痛,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是來到了美國空軍訓練營。

在軍營餐廳的每張桌子上有不同的座右銘,當時我看到這樣一句話:「有3樣東西唯有你自己完全掌控──你的思想、感受和信仰。」我知道這是師父在藉此提醒我,後來我的膝蓋不僅沒有再痛,反而越跑越快,越跑越舒服,這並非訓練內容不夠挑戰性,因為僅我同班戰友中就有5位年輕人因腿腳傷痛而中止了訓練,更多戰友因腿腳傷痛就醫問藥,而我始終沒有用任何醫藥,也從沒有請假休息。

加入空軍的願望

在入伍第三天,約800名新兵被召集一堂,大隊總監和上校司令先後講話。總監問大家為何加入空軍?有回答希望將來有更好生活的,有回答為了上大學免學費的。我則站起來簡述了自己在中國的受迫害經歷,並表示自己加入空軍就是為了回報社會,做自由與正義的衛護者。總監對此稱讚嘉許。

在基本訓練期間,受訓者全天幾乎沒有任何的個人時間。但從第一天開始,我都會在每晚熄燈後盤腿打坐。很快地,整個寢室的五十多名戰友都知道了我打坐煉功,還有不少人向我了解更多訊息。

我對面床的戰友是一位來自拉斯維加斯熱情開朗的年輕人。他告訴我說每次見到我都會有一種愉悅感。我在去軍營前寫了一封真相信,並打印了幾份帶在身上,這時就藉機給了他一份。這位戰友讀了真相信後非常感動,並且經常邀其他戰友說:「過來讀張的信。」(軍隊中習慣只稱呼姓)

因為總監和司令在第一周都曾表示他們和教官們不在乎我們的參軍初衷,因為「如果你不能畢業,一切夢想都是零」,所以我並沒有主動去跟教官講述自己的經歷和感想,我在等待合適的機會。

出名嚴厲的女教官

負責我們班級的有一位女性羅伯遜士官。她在整個中隊是出了名的嚴厲,對工作一絲不苟。對她的嚴格要求,一些戰士一度產生負面情緒。一位戰友跟我講:「我不喜歡羅伯遜教官,她好刻薄。」我回答說:「如果你不喜歡另外一個人,實際情況很可能是你不喜歡內心中的另一個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份。」他和旁邊的另一戰友想了想說:「有道理。」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多次。

在培訓進入第四周的時候,一天,我正在餐廳吃早飯。羅伯遜教官衝到我面前,大聲喊到:「張,你為甚麼把水倒在雞蛋上?」我趕緊解釋說:「因為這樣比較容易剝殼。」她雖然接受了我的解釋,但不肯放過我:「這意味著你將喝不到兩杯的水。」(每餐必須喝兩杯以上的水是這裏的規矩)她命令我再去取一杯水喝,並記「小過」一次,當時我以為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沒想到,兩天後她告訴我因為該事件她將在當周的考核中給我一個「U」(不滿意)處分,並責令我寫一篇文章,回答如下問題:如果我因為喝水太少而死亡,教官和司令如何向我父母交代?

雖然「回爐重煉」沒有固定的章法可循,但如果有兩次的U處分就很可能被「回爐重煉」。不過,我沒有絲毫的擔心焦慮。一方面,我向內找,教官指責我喝水太少,對應到修煉上,是不是說我學法太少了呢?另一方面,我意識到講真相的機會來了。

峰迴路轉的安排

在給教官的文章中,我感謝她幫我指正錯誤,並表達了對於羅勃遜教官管教風格的的看法:「在我看來,教官的風格,很像中國古代道家的授徒方式。他們愛護徒弟如同父母愛護自己的子女,但在修行方面要求極其嚴格,因為他們知道這關係到該法門文化的傳承。」在文末,我表示附上了另外一封關於個人背景的信,同時說,在這些專業教官的嚴格訓練下,非常有信心能夠順利畢業。

羅伯遜教官看了我的文章和真相信後,特別找到我說:「看了你的經歷,我非常震驚。而你對我們工作的肯定則讓我自豪。你有很大的領導潛質,但我從未見你在眾人面前大聲講過話,你需要這方面的鍛鍊。從今天開始,委任你做我們班級的代理班長(Acting Dorm Chief)。」哦,這個安排真是峰迴路轉啊。

有一次全班人員需去診所做例行檢查,我因為有其它約見所以第二天才去。我坐下不久,身邊的一位黑人小伙子開始把雙腿盤起來打坐。我立即向他介紹法輪大法,他非常感興趣,留下聯繫方式索取資料。他隸屬於另一個中隊,也是錯過了集體體檢時間而特地趕過來的。如果不是這種緣分,我們根本不可能相遇,更不可能說上話。

名叫正義的白人女孩

在我最初抵達聖安尼奧機場等候去軍營的時候,和我同排坐另一端的是一位總是面帶笑容的白人女孩。後來在營區,無論是在操場、餐廳還是去辦理甚麼手續,我們常常遇到,但我從來沒有主動說話。一方面是因為軍隊的紀律,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畏懼跟漂亮女孩搭訕。在第五周周日我和十幾位戰友負責到餐廳做全天的清潔服務,發現這位女孩也在其中。為甚麼我總是遇到她?是應該向她講真相吧?可是怎麼開口呢?

在大家都坐下來休息的時候,她座位旁有一個空位,但我不敢走過去坐在那裏。我知道這是色心在作怪,這時的身口意不是我應有的狀態,可我還是鼓不起勇氣走過去。過一會兒,她起身去了洗手間,等她回來,她原來的座位和旁邊的座位都被別人坐了。她看我旁邊有一空位就直接走過來坐下,並告訴我她的名字叫「正義」(Justice)。天啊,我非講不可了,我跟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和中共的迫害,她聽的非常認真,並問了很多問題。

培訓過程中,有多個不同科室的例行會談安排,每次每個戰士和工作人員的交談時間只有幾分鐘。他們往往都是手上處理著業務,一邊聽我講真相或問我問題,最後都說:「如果沒有下一個軍人在等著,我非常想就此話題跟你繼續聊下去。」

在畢業之後,我在營地商店裏遇到一位和我同期畢業的台灣女士。她問我是不是修煉法輪功並在中國受過迫害。我說:「是啊。你怎麼知道的?」她說:「是那位職業顧問老先生跟我講的。他說有一個來自中國的男生曾因信仰在勞教所受過迫害。我猜他說的是你,他還說這裏的軍訓難度對你來講肯定是小菜一碟。」哦,我沒想到當時幾分鐘的交談給這位老先生留下深刻的印象。他還作為活傳媒向更多人轉述真相。

因為有許多戰友想要更多的了解修煉文化和法輪大法,我就請同修寄了多本大法書和傳單給我。在緊張的訓練空檔中,有多位戰友閱讀了大法書的部份內容;有的說等畢業後自己會去訂購一本詳細閱讀;也有的說這就是他一直在尋求的精神信仰方面的東西。

有一位來自丹佛的年輕人,在離開營地前最後一周,我們被安排到了一個寢室。他在小組討論時踴躍發言,邏輯思辨能力很強。我們每晚會針對精神與信仰單獨交流很長時間。他說他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雖然尊重家人和其信仰,但他一直在尋求超越宗教的精神價值。他曾多次一人爬到高山頂上靜坐,感受萬物有靈的神奇。在有限的時間裏,他讀了《轉法輪》的部份章節,深感共鳴。

在離開訓練營前,我把一本《轉法輪》和《法輪功》捐給了營區圖書館。工作人員幫我把約二十份大法傳單放在了入口展板的最顯著位置。我相信更多的有緣人會因此得聞大法。

在畢業前的考核中,我的文化課成績為92分,優秀(全班有10名優秀);體育成績為89.9分(達標75分)。多位班幹部一致推薦我為全班唯一的最佳畢業生(Warthog Warrior),中隊司令和首席教官(First Sergeant)在給我的獎狀上親筆簽名。教官在畢業成績考核表上給我非常高的評價:「張的意志力堅定,勤奮自覺,表現遠勝同儕,他鼓舞了大家,是整個班級的標桿和榜樣。」◇

(轉載自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