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馬克思早已死去,馬克思主義也應該死去。

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馬克思主義思想依然存在,並以批判種族理論思想(CRT)的形式,在全美各地的大學教授、極左翼智囊團、教師和教師工會的扭曲思想中發揮作用。

分裂社會

你可能還記得,馬克思主義將社會分為兩個基本陣營。強大的精英資本家,與無權無勢的工人無產階級,這兩個陣營是對立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將社會制度,如宗教信仰、藝術、體育、經濟、教育和法律制度,簡化為使統治階級和工人階級之間的權力關係永久化的工具。

順便說一句,正是這種分化摧毀了生活中的一切。

在20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群體身份分類對蘇聯東歐和亞洲的數百萬人來說是災難性的。

但是,隨著1990年代民主資本主義的自由西方秩序戰勝共產主義,只有中產階級化的知識份子仍然在西方堅持馬克思主義。

然而,荒誕的戲劇在某些圈子裏有無限的上演空間。馬克思主義在知識界的流毒是批判性種族理論。它在你附近的中學或大學裏甚囂塵上。

換湯不換藥的馬克思主義

批判理論、批判法學理論和批判性種族理論都是由馬克思主義者發明的。目的是重塑他們的論點,保持公眾關注度,推進他們摧毀西方的目標。當然,身份政治在批判性種族理論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如果你沒有投票給希拉莉‧克林頓,你可能不了解身份政治。它是基於惡名昭著的馬克思主義偏見,即通過膚色、職業、性別和性取向來定義人們。

(按照這個理論),這些才是真正讓你成為你自己的因素。而你的想法或行為,性格或成就,或任何個人努力、才能、奉獻精神和技能,都不是真正的你,也不能說明你是甚麼樣的人。

讓我們看看這些理論是否符合現實。

顧名思義,批判性種族理論是關於種族的理論。它是其追隨者看待世界、美國和人民的主要鏡頭。它妖魔化了白人、西方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秩序,當然還有基督教。

它為甚麼這樣做?

根據批判性種族主義的說法,所有這些都是西方白人權力機構用來壓制其他非白人種族的壓迫工具。

這在現實世界中意味著甚麼?

隨便舉個例子,這意味著教會中的眾多關於種族的教義,如果不是對其種族的的公然背叛,也是有嚴重誤導性的。

2021年6月12日,在維珍尼亞州利斯堡的勞登縣政府中心((Loudoun County Government Center))舉行的反對「批判性種族理論」的集會。(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6月12日,在維珍尼亞州利斯堡的勞登縣政府中心((Loudoun County Government Center))舉行的反對「批判性種族理論」的集會。(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最好有人告訴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即使在連任兩屆總統後,他仍然受到壓迫。事實上,壓迫有增無減,即使他一路賺了數千萬美元。

天啊,這種壓迫足以使一個人在他位於瑪莎葡萄園(Martha’s Vineyard)29英畝的1175萬美元的豪宅中成為隱士,或者在他位於夏威夷的三英畝海濱莊園裏徘徊,那裏有兩個定製的游泳池和幾個非法建築,這些非法建築使他能夠將他的房子與太平洋隔開。

甚麼樣的社會能給一個人帶來這樣的命運?

其後現代解構根源

批判性種族理論也有一種後現代主義的思想貫穿其中。它斷言知識中沒有客觀性,因此,沒有絕對的知識真正存在。

因此,在批判性種族理論的世界中,一加一等於……五?

當然,怎麼會不等於五呢?

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為現實就是現實。如果沒有客觀知識,我們就沒有科學,沒有啟蒙,就沒有現代性,就沒有道德。

此外,沒有現代性,就沒有後現代性,也沒有批判性種族主義——多麼諷刺啊。

這表明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基礎本身就充滿了矛盾,並且已經完全破產。

批判性種族主義缺乏歷史依據

在11世紀,批判性種族理論在哪裏?當時不同文明之間的互動要少得多,它是在歐洲還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更重要的是,如果種族是看待世界及不平等現象的最佳方式,為甚麼有這麼多富人和國家既不是白人,在某些情況下也不是基督徒?

例如,在南韓,那裏的人們享有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體之一和最高的生活水平。

日本的佛教呢?它享有比南韓更好的生活水平。

智利呢?

自1970年代中期的自由市場改革以來,它已成為拉丁美洲最成功的國家。

是種族主義導致了智利的增長和繁榮嗎?

還是明智的經濟政策、私有財產法和可靠的司法系統?

然而,根據批判性種族理論的說法,用種族的眼鏡看待世界是理解現實的唯一有效方式。

啊,但是馬克思主義社會的經濟狀況如何呢?

2021年4月26日,加州華人抗議AB101法案和批判性種族理論教育。AB101提案旨在將「批判性種族理論」教育作為高中的必修課。(蔣琳達/大紀元)
2021年4月26日,加州華人抗議AB101法案和批判性種族理論教育。AB101提案旨在將「批判性種族理論」教育作為高中的必修課。(蔣琳達/大紀元)

在中國向西方開放之前,它是一個倒退的,騎著單車的獨裁政權,受到饑荒和貧窮的困擾。

而北韓呢?那裏不需要批判性種族理論,是不是?當然,這個國家在過去70年裏一直生活在黑暗中。

古巴和委內瑞拉呢?他們生活在自己的馬克思主義腐敗、匱乏和腐朽的房子裏。

邪惡的思維方式

事實是,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核心是促進族群主義,這是最拙劣的爬行動物的思維模式之一。不幸的是,這是一種狂熱的傳染性心態,感染了我們中學和大學的年輕一代。

想像一下,在你的成長歲月裏,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可以把你不同意的或不喜歡的任何人或任何結果都歸咎於制度性的種族主義,那你會成為甚麼樣的人?

如果有人告訴你,整個制度都對你不利(雖然事實並非如此),那麼個人奮鬥,努力做好,還有甚麼意義呢?

同樣,巴拉克‧奧巴馬因素,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因素,拜倫‧艾倫(Byron Allen)因素,羅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因素,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因素等等等等,都證明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宣傳完全是謊言。(註:以上皆為黑人成功人士。)

然而,馬克思主義批判性種族理論的支持者要求我們解構美國和自由主義的西方秩序,因為我們的社會在很大程度上比其它社會更成功。

回歸族群主義

如果你想分裂一個社會,消除真正的批判性思維,摧毀所有人的生活(除了高層的批判性種族理論理論家),那就開始通過種族眼鏡看世界吧。你會看到族群主義迅速和破壞性的回歸。

這只是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冰山一角。取消文化也在剝奪我們的公民權利,如言論自由。

毫無疑問,摧毀美國社會是批判性種族理論的目標。但要做到這一點,它必須以最不人道的方式對待人們。它的途徑就是身份政治,和在個人和制度層面上對種族主義的無法證實的指控。

對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可悲渲染的最好解決辦法是美國本身,這個由許多族群共同融合成一個族群的國家。地球上沒有其它國家能為任何人和每個人提供更多的機會……甚至連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倡導者都獲得了很多機會。

作者簡介: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 )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 2013年)的作者。他的網誌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The Inhumanity of Critical Race Theor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