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之下,大陸數千萬貨車司機不僅面臨收入驟降、成本增加等問題,同時,還面臨各地「交通管制、封路」等困境,服務區、高速口,停滿了貨車,不少司機還揹負按揭、車貸等壓力,在影片中哭訴「快撐不下去了」。

大陸各地疫情此起彼伏,東北、浙江、南京、山西、江蘇、福建、湖北等多地出現關閉高速出口和服務區的現象。大陸總里程達16萬公里的高速公路網,司機被行程碼、健康碼、核酸檢測等困住,服務區、高速口、國道口停滿了貨車。

據2021年11月3日中共交通運輸部公開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行業1,728萬貨車司機完成了全社會74%的貨運量和31%的周轉量。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疫情三年,卡車司機群體面臨的不僅是持續的運價下跌、油價上漲、過路費增加等問題,還有「不被尊重」的心理感受。多名卡車司機表示,收入相比疫情前明顯下降,他們因為防疫風險更有著「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恥辱感。

今年3月31日,卡車司機朱文強在上海嘉定卸完一車橙子後,想趕在上海封閉前夕連夜出城,沒想到江蘇境內各個高速口都不允許曾途經上海的車輛下車,最後他在蘇州境內的一處服務區滯留了18天。

根據今年3月「中國卡車司機調研課題組」對1,801位卡車司機的問卷調查顯示,卡車司機面臨淨收入低谷的困境,因疫情導致的行程碼帶星、核酸檢測不便、滯留等問題嚴重影響卡車司機的工作和生活。

調查顯示,約一半的卡車司機今年3月在路上滯留了1至3次,8%的司機滯留10次以上,9.4%的人聲稱最長一次滯留達到7天以上。

今年51歲的孟勇,他常年跑溫州到上海的專線。「原本以為幾天就解封了。」他說。3月29日,他裝著貨到達上海,就再也沒離開過。他的車停在上海閔行區公司附近,靠公仔麵和同事偶爾接濟維持生活。

孟勇說,上海一些片區流動在路上的卡車司機面臨著無人管的情況。「最近的200米以內的小區都不讓我做核酸。」「那感覺好像低人一等。」

距離孟勇幾十公里的上海金山區,90後貨車司機丁剛也滯留了二十來天。3月28日,他從杭州拉了一批貨到上海,沒想到在上海奉賢困了十幾天,拉了一車貨到金山後,又繼續困在金山。

據鳳凰網《風暴眼》報道,接觸到的多位貨車司機,都面臨反覆的核酸檢測、擁塞和滯留,運輸效率大大降低的問題。

李祁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該公司旗下有近四百名司機。她推斷,疫情期間,旗下司機「因為交付時間容易拖延,加上油價上漲,收入至少下降百分之五六十」。

李祁說,「以前我們每個月出去的車能全勤的有近四百輛,因為疫情影響,現在只有一百多輛,相當於運力下降四分之三。」

家在遼寧葫蘆島的卡車司機郝曉輝最迫切的希望是,高速上一路暢通,多跑幾趟,賺更多的錢,讓每月上萬元的車貸不再成為壓力,能有餘錢養家餬口。

美國《紐約時報》4月26日報道,現年47歲的楊文輝(音)是物流貨運公司的老闆,(中共)政府執行嚴格的清零政策,對他的主要貨運路線——從北京到廣東之間二千多公里高速路沿線的數十座城市實施了旅行限制和封鎖。許多卡車司機困在路上。貨運價格在幾周內上漲了20%。

「在物流行業幹了28年」,楊先生說,「從沒看到過這麼混亂的情況。有許多緊急問題需要處理。」他估計自己在3月賠了十幾萬。#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