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意研究所(民研)前副行政總裁鍾劍華上月離港赴英「避秦」。近日,他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之前沒有想過要移民,但整個香港的氣氛,慢慢使他決定要離開。他直言,香港是培育自己的地方,「離開香港是因為現在的香港社會不容許我發聲,所以我到了別的地方,我更有責任發聲。」他透露,已考慮開拓海外香港人的民意調查平台,冀海外港人踴躍加入並為港發聲、傳達真相。

鍾劍華於4月24日宣布離港赴英,並在社交網站發文,題為「不願作逃兵,無奈需避秦」。近日,他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講及「避秦」過程並透露,自己曾三度被國安警察約談,至於離港的重要考慮是在今年大約2月初形成,與去年年底警方國安處對《立場新聞》採取行動有關。

香港不容許我發聲 到了別的地方更有責任發聲

他在專訪中回憶說,自己到英國幾日後,在一小鎮街上遇到一名來自香港的老太太,對方在遠處認出他後,走來跟他打招呼及合照。老太太移英已數十年,從來無想過香港會有如此變化,說要為他打氣,令鍾十分感動。鍾又說自己還在香港時,路人若認出他,多數會勸他快點離港。

鍾劍華提及:「我有個朋友,他問我,你可以不要說這麼多嗎?我在香港時他這樣叫我。到我走了之後,他又問我,你在英國會不會好像以前般那麼多說話?反正都到了英國。我就說,我生於香港長於香港,香港是培育我的地方,而我這麼多年來,我都是就公共事務發聲的人。我離開香港是因為現在的香港社會不容許我發聲,所以我到了別的地方,我更有責任發聲。」

抵英個多星期,鍾直言入鄉隨俗,對食物、生活節奏、尊重當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絕對不會有問題」,但會記得一些以前經常做的事情、吃的東西,「可能往後會有這種思鄉病,不意外的」。

談到與家人團聚,鍾指或許仍需一段時間。長子在美國留學後,決定留在當地工作;次子在澳洲計劃定居。太太和孻子則在香港,未決定會否移居英國:「我們未想像到政府會卑劣到整治他們(家人)。但是會否因為我過來了,而他們也認為一起過來吧,我等他們自己考慮一下。」

若民研消失 港人未必信其它民意調查

鍾劍華說,香港民研以往比較少受官員批評,除了去年年底立法會選舉的民調,因有「白票」選項,被廉政專員白韞六點名指要研究香港民研有無犯法。鍾相信「那些極左的人、建制派,政治尋租的人,他們很想整治民意研究所,然後由他們去操控民意」。

鍾認為,香港民研的民調顯示在國安法下,市民都對政府的負面觀感沒有改變,形容香港社會所有信任基礎都已被摧毀。他說香港民研的工作,在所有討論公共政策的平台幾乎全部關閉下,可讓市民出氣,對政府很有貢獻,認為若香港民研消失,香港人未必相信其它民意調查。

他提到,他在香港民研時早已考慮開拓海外香港人的民意調查平台,繼續關注香港事務。他希望計劃開始時海外香港人會踴躍加入。他亦盼望在英港人會繼續為香港發聲、傳達真相、積極參與支援工作。

回顧「大中華膠」之路 我們是被共產黨欺騙了

62歲的鍾在專訪中分享成長背景和心路歷程,自稱「大中華膠」。他表示,大學時期希望中國走向政治現代化,支持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共。1989年「六四」屠殺,令他思想改變,但一直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仍然希望香港生活方式維持不變,供台灣日後參考。但之後的發展,令他對中共徹底失望。他強調,跟中方在香港的官員、從大陸到港的官員和學者見面時,都會對他們說同一番話。他對不同的人及公開場合亦講「我覺得我們是被共產黨欺騙了」。

鍾劍華列舉2014年雨傘運動、隨著2015年政改方案失敗、2019年的反送中抗爭,令他對過去幾十年有過的堅持和想像徹底破滅,「覺得好像前半生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被否定,或者自己都否定了……我可能過度天真」。不過,他覺得責任不在他身上,似乎都在於作出承諾那位,為什麼完全推翻自己的承諾。

《港版國安法》立法後,鍾劍華是眾多離港公眾人物中的其中一位。其他人還包括時事漫畫家阿塗、曾代理黃之鋒等案的人權律師韋智達、《信報》前總編練乙錚、DBC創辦人鄭經翰、「主場新聞」及「城寨」創辦人劉細良、《開放》前總編蔡詠梅、《852郵報》創辦人游清源、《香港電台》節目主持吳志森、曾志豪、文化人「香江第一才子」陶傑、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藝人黃秋生、杜汶澤、傳媒人蕭若元等。@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