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一直把入侵烏克蘭的戰爭稱為「特別軍事行動」,而不是戰爭。普京最初的計劃確實是一次短暫的軍事行動。所有計劃只是一次閃電戰,快速進出烏克蘭,斬首其政府高層,建立一個對莫斯科友好的傀儡政府。

俄羅斯軍隊將在西方國家作出反應之前離開烏克蘭。整個事件將成為一個既成事實,就像2014年俄羅斯奪取克里米亞那樣。依據所掌握的情報,普京相信烏克蘭不會有像樣的軍事抵抗,反對腐敗政府的烏克蘭人會迅速接受這一變化,甚至會夾道歡迎俄羅斯軍隊的到來。

然而俄軍不僅沒能打出閃電戰,反而打起了消耗戰,傷亡慘重。這絕不是普京最初所預期的結果。現在,俄羅斯放棄了最初的作戰意圖,只專注於佔領烏東頓巴斯地區。不過,即使這種自己找台階的做法,也已經很難實現。原因是,俄羅斯現在幾乎是與整個西方國家作戰,而不僅僅是烏克蘭。

這個災難性的結果與普京對局勢的誤判緊密相關,而普京決策機制的重要環節是他最信任的情報機構的工作成果,其中俄聯邦對外情報局和安全局五處充當了重要角色。

3月31日,英國政府通信總部(GCHQ)的老闆傑里米·弗萊明(Jeremy Fleming)爵士在一個採訪節目中對聽眾表示,他相信普京的顧問不敢告訴他烏克蘭的真相。這位英國情報監聽機構的負責人並沒有提供任何細節支持他的斷言,但他似乎在說,我就是知道克里姆林宮遇到了什麼樣的麻煩,讓人感覺,像是一場心理戰。

弗萊明的言論讓人想起2月21日,普京在克林姆林宮召開的聯邦安全會議上,公開對其外國情報機構(SVR)負責人謝爾蓋·納雷甚金(Sergey Naryshkin)問話的情形。

納雷甚金當時吞吞吐吐地說:能否再給西方合作夥伴最後一次機會,迫使烏克蘭遵守並執行明斯克協議。普京質問,你是讓我重新談判嗎?納雷甚金連忙說不是這個意思。普京反問,或者承認烏東兩個國家的主權?此時納雷甚金開始緊張,說話有點兒語無倫次了,他說他會支持烏東地區兩個小國的主權。

當納雷甚金磕磕絆絆地回答問題時,面帶微笑的普京讓他再說明白一點兒,也許普京很享受下屬臉上瞬間閃過的恐懼。但兩人的對話顯示,作為情報部門的負責人,納雷甚金表現出的緊張,說明他沒有說真心話。

另外一個風口上的機構就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第五處,它主要負責提供有關烏克蘭政治和軍事情報,更重要的是,它還負責在烏克蘭為克里姆林宮培養政治支持者。第五處是普京擔任聯邦安全局局長時創建的。1998年,普京成立了這個很小的單位,負責監督、招募或收買外國公民。20年後,它成為強大的安全局五處,是普京從前蘇聯體制中保留下來的秘密武器。普京把這個部門交給他在安全機關總部盧比揚卡最信任的人之一謝爾蓋·貝塞達(Sergey Beseda)管理。
 
據稱,普京擔心貝塞達將入侵計劃洩露給西方,今年3月,貝塞達和他的副手阿納托利·博柳赫(Anatoly Bolyukh)一起被捕,但為時已晚。貝塞達是在反間諜行動部門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的,20年前貝塞達被提升為瓦連京·克里緬科(Valentin Klimenko)的副手,當時克里緬科是莫斯科與美國中央情報局之間的主要聯絡人之一。他們的美國同行認為,貝塞達負責的聯邦安全局五處,實際上不過是製造一系列外交災難的蹩腳貨。從格魯吉亞的阿布哈茲到摩爾多瓦再到烏克蘭,貝塞達的官員到處被抓個正著,但普京一直把貝塞達留在身邊,直到這場戰爭爆發。

對於貝塞達的被捕有幾種解釋。有人說是因為戰前的不良情報。但聯邦安全局內部消息人士認為,主要原因是他在滲透基輔政權反對派行動中的失敗。實際上這也是克里姆林宮調查他的主要方向,但是問題的嚴重程度可能遠遠超過這些說法,否則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普京把貝塞達送進了臭名昭著的列福爾托沃監獄。它是俄羅斯唯一由聯邦安全局控制的監獄,這個地方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就有可怕的名聲。它有一個地下射擊場,上面有斯大林大清洗時期留下的彈孔,當時這裡被用來進行大規模處決。

有消息認為,貝塞達至少在兩件事上出了問題。一是向美國中央情報局提供情報,二是向莫斯科撒謊,貪污了用於烏克蘭諜報活動的資金。這與盧比揚卡傳出的消息非常一致。如果這些消息是真的,那麼整個事情就好比,普京讓自己的間諜頭子拿著特殊的武器去打仗,結果他們不僅賣掉了打仗用的武器,還告訴普京他們打了勝仗,而敵人卻毫髮無損。

要知道聯邦安全局五處的經費是相當充足的,有人推斷這筆用於收買並掌控烏克蘭軍政官員的經費在10億美元以上。但是搞賄賂這種事,不可能讓對方開出發票,沒有憑據,都是偷偷摸摸幹的。貝塞達一夥就算貪污了這些錢,然後謊報他們在烏克蘭的工作成果,如果不打俄烏戰爭,沒人會知道這些錢的去向。

貝塞達一夥低了估普京做事的決心,而普京的決心恰恰是基於對貝塞達的信任和他們謊報在烏克蘭的工作成果。當普京拿到這份他不知道是假的策反名單後,使他相信烏軍不會對俄軍的行動進行抵抗,普京沒有理由不對這個唾手可得勝利下定決心。

莫斯科根據安全局五處的「戰果」,做出了攻打烏克蘭的決定。貝塞達當然清楚,如果對烏克蘭開戰,五處假策反名單的貓膩就會露餡,怎麼辦?情急之下,他選擇將攻打烏克蘭的情報告訴美國人,指望藉助西方的力量阻止這場戰爭。他們知道,一旦開戰,就再也不是什麼「特別軍事行動」,而是一場真正的戰爭。難怪拜登在俄羅斯進入烏克蘭之前就準確地給出了戰爭開始的時間,並果斷撤出在烏克蘭的使館人員。

貝塞達的命運,注定因這場戰爭的爆發而斷送。普京需要用一個迅速的勝利來擺脫這個致命的泥潭,但他已經很難做到。西方的援助管道現在正在擴大,包括各種重型武器。現在烏克蘭不僅能夠阻止俄羅斯在頓巴斯的攻勢,甚至有可能奪回2014年丟失的國土。實際上,俄羅斯正在與一支配備了西方軍事硬件的烏克蘭軍隊作戰。戰爭中被迅速消耗的俄軍已不可能贏得這場與整個西方對抗的代理戰爭。

這是普京的一場災難。俄羅斯最好時期的GDP也不到2萬億美元,而歐美的GDP超過40萬億美元。更糟糕的是,因戰爭對俄羅斯的制裁,將使其經濟急劇萎縮。僅在今年就會遭受5%到10%的經濟衰退。有分析認為,俄羅斯每天在戰場上消耗的費用超過1億美元,這筆錢將會加到沒有準備好的俄羅斯人頭上。再加上後續的戰爭賠款(有人預計這場戰爭給烏克蘭造成的損失已經超過6,000億美元),所有這一切,將把俄羅斯推入三流國家。

普京希望複製2003年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軍事上取得的成功。當時30萬多國部隊面對40萬伊拉克軍隊,僅用兩個星期就完成了最初的軍事佔領,三周後就結束了薩達姆政權。過程中美軍的情報工作起了很大作用。但普京這次,似乎是跌在他自己的情報部門給他挖的深坑裏了。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