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聰指中概股也不想來港上市了,因「香港的塘乾了」。(大紀元製圖)
羅家聰指中概股也不想來港上市了,因「香港的塘乾了」。(大紀元製圖)

最近上海和中國其他城市繼續封城,股市大跌、人民幣貶值,部分外資撤出中國。本報《珍言真語》節目請來經濟學家羅家聰,分析最近的中港經濟問題。

關於央行最近推出的一些維穩措施,例如下調了外匯存款的準備金,羅家聰認為措施未必真的能影響人民幣,因為措施針對的是外匯存款的準備金,「其實那個錢是很少的,還有當局是嚴格操控人民幣的,所以實際上它要人民幣升或者貶就不需要出這樣的手段」。

羅家聰推測,由於美國甚至歐洲都很快會加息,還有外圍的通脹很厲害,而中國在現在的情況下是沒有條件加息,甚至想減息。在息差拉寬之下,資金就有流走的壓力,貨幣有貶值的壓力。

羅家聰指出,香港的利率在理論上要跟從外圍,但是它現在又不是很想跟足外圍走,所以它就想那個利息稍微低一點,同時那個匯率稍微貶一下,用兩個方法兩邊遷就的情況下,可以使利率不用跟得那麼足。

關於港元和人民幣的走勢,羅家聰以秤作比喻:「如果推出寬鬆的政策,就會有一定程度的刺激,比如利息低一點、那個匯價便宜一點,但是如果你息低、匯價便宜的話,它可以刺激本土,但同時間那些錢會走。因為外邊正在加息,外邊的那些匯價正在升值,有這兩樣東西,你怎樣做都好,只能是一樣的。」

關於人民幣的走勢,他分析指短期之內未必貶到7,因為外幣,例如日圓和歐元都貶得很厲害,「大家爭相貶值的時候呢,人民幣就貶得沒那麼厲害」。到了今年的較後期,假使美金升得太厲害,要回落,回落之後其它那些非美貨幣就會升的,非美貨幣升值的時候,而人民幣貶值就很明顯的,所以他估計今年第三、四季就有機會貶到7。

香港已乾塘 中概股也不到港上市

當被問及為什麼香港吸引不到中概股回來,羅家聰以「塘水滾塘魚」的比喻來解釋,香港這個塘本身都還有外資,但現在很多數據都顯示外資的錢正在撤走,「那些錢走了的時候,你回來這裏,你要賺誰的錢呢?上市那幾百隻股,走了一半,三分之一,都不是少數。這麼多一次性走回來的時候,其實這裏根本上這個塘就會乾了。」

「從企業本身自身的角度,去考慮自己的利益,它們都是想在外面賺大錢的,錢其實是到處也有,但問題是人家是否允許你(上市)而已。如果美國都制裁你,你說去到其它地方上市,也都不容易的。你去到倫敦和新加坡也未必理睬你的。」

今個月的外資流失額度高達175億美金,創下了歷史的新高。他強調,香港的塘乾了,香港都不是有很多錢,外資也越來越少了,港資本土那些都已經「蟹咗貨」,「沒有錢的時候,你回來這裏幹什麼呢?」

清零政策拖挎經濟 鐘南山也改變立場

有研究發現上海封城一個月就會令到當地收入減少近一半,羅家聰估計封城情況未必會沒完沒了,因為留意到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近期開始改變立場,「他不會講共存兩個字,但他開始講會不會有一些放寬了,諸如此類,就是那個調是跟香港差不多」。

他認為,北京知道Omicron病毒很弱,根本不會死很多人,其實中共乎是為了那塊面子,它一定撐住要「清零」,但是術語越加越多,又「動態」或者「修正主義」。關於清零政策,實際上可能都未必會關得那麼死,「生產啊、服務啊,一環扣一環,如果你有一些被它卡住了的話,其實可能整個生產鏈,或者服務鏈,是未必提供得到的」。

最後,關於基建問題,羅家聰指出現在習近平說要搞基建,香港也在說要搞大西北和大嶼,這些基建其實是幫助不了經濟問題。

「你搞基建,其實就是進一步發債,把那個債務再加大一點,將這個槓桿去延續而已。但現在這個問題就是要去槓桿,不是要增大那個槓桿,所以這個藥方是不是對症下藥,我都很懷疑。」@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