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來到中南海旁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在天津無辜被抓的45名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一個合法的自由煉功環境;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安排工作人員與法輪功學員見面,並正面回應了學員們的訴求,下令讓天津無條件放人,並重申了法輪功學員享有信仰自由,結果上訪事件和平落幕。

4月25日當晚,在得知天津被捕的學員都被釋放後,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靜靜地散去,整個過程平靜、祥和,學員們展現出了極大的自律、理性。此次事件見諸中外多個大媒體,被稱作中國「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史稱「4.25」萬人和平大上訪。

時光荏苒,23載歲月猶如彈指一揮間,在2022年「4.25」到來之際,再度回首當年那場劃時代的和平上訪,不由得讓人感嘆因果的循環、天道的輪迴。

一、昔有秦氏害岳飛 今有江氏妒大法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大師選在自己生日的這一天、從自己的家鄉長春開始將法輪大法傳出,教導修煉者以「真、善、忍」為原則,祛病健身、修心向善。由於法輪功義務教功、不收學費,並且在提高人們身體質素和道德水平方面顯示出了超強的實效,因此深受人們的喜愛。

因修煉法輪功而重獲健康的學員中,就包括曾身患肝硬化的「中國第一男高音」關貴敏先生、曾因常年游泳而患一身病痛的游泳冠軍「女蛙王」黃曉敏女士、曾體弱多病的前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長葉浩先生等等。

1998年,在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分別由當地醫學專家,針對逾萬民眾總共組織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結果顯示,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97.9%。同年,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率領180多名老幹部對法輪功經過半年多的調查,上報給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調查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就這樣,法輪功僅僅靠著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裏就傳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截止1999年,據中共官方統計,法輪功修煉者已經達到上億人。

1999年2月,美國權威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文闡述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益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儘管受到了上億弟子的尊敬和愛戴,但李洪志大師卻沒有一絲架子,平易近人,和藹慈祥。很多法輪功學員跟師父在一起,就感到是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非常溫暖;對於師父洪大的包容和謙遜,弟子們只有敬佩和景仰。

然而,這一切卻讓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看在眼裏,恨在心裏。

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因其權力得來的不光彩,自然也特別害怕權力的失去,而且治國無能,大搞貪腐淫亂,不得民心。儘管無德無能,江澤民卻極為虛榮,妒賢忌能。哪怕法輪功的傳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也讓心胸極為狹窄的江無法容忍。

如果朋友們能夠認同秦檜陷害岳飛是出於妒恨,那麼江澤民之所以要迫害法輪功,也就不難理解了。

早在1996年6月17日,中共喉舌媒體《光明日報》就發表評論員文章,公開詆毀、污衊法輪功。同年7月24日,江澤民授意中宣部、使其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當時名列北京十大暢銷書的《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

1997年初,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誣陷法輪功為×教。然而,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因此調查也就不了了之。

二、科痞跳梁獻諂媚 處心積慮謗佛法

說到四二五的導火線,有一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羅干的連襟、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此人極擅長阿諛奉承,為了向江獻諂媚,何祚庥竟然把量子力學和「三個代表」聯繫到一起。因何祚庥善於投機和拍馬,所以被外界稱為科痞。因深知江澤民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妒恨,科痞何祚庥便開始了在這方面的鑽營。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接受北京電視台的採訪時,莫名開始攻擊法輪功,引用虛假事實,污衊法輪功。節目播出之後,很多了解節目中何祚庥所提事例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立即向北京電視台指出:節目內容違背事實,因為何祚庥提到的人根本不是法輪功學員。

緊接著,不少法輪功學員依據中共關於氣功的「三不政策」(不打棍子、不爭論、不報道),寫信或直接訪問電視台,用親身經歷說明法輪功的真相。

事後,北京電視台領導說,這是建台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失誤,並很快播放了一個表現法輪功學員清晨在公園裏祥和地煉功,還有其他人士一同晨練的正面節目作為更正。

何祚庥在北京造的謠言被拆穿後,並沒有就此收手。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又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再次引述98年在北京電視台用過的已被證明為不實的例子誹謗法輪功。

該文章在天津發表後,4月18日至24日,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教育學院編輯部了解情況後,態度誠懇,並表示願意更正對法輪功的不實報道。

然而,很快,教育學院編輯部態度就來了個180度大轉彎,表示「上面」有指示,相關的污衊內容不能更正。與此同時,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動用多名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導致有人流血受傷,45人被非法抓捕。

三、設局下套有陰謀 機關算盡枉徒然

當法輪功學員去天津市政府反映情況、要求釋放45位無辜被抓的學員時,天津市政府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

天津公安還特意向法輪功學員們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在大陸那個環境下生活過的朋友應該對「截訪」這個詞不會陌生,多年來,各地的訪民不斷遭到截訪,多數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常年監控出行,很多被毆打,遭到酷刑折磨,更甚者遭死亡威脅,甚至直接被迫害致死。

而天津公安卻專門「建議」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這反常的操作,其葫蘆裏究竟賣的甚麼藥?

當然,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根本就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天津公安的「建議」有何異常,他們就是單純地抱著對政府、對領導人的信任,自發地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

全國各地上億的修煉者,沒有人組織,沒有人動員,知道消息的人都是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他(她)也想去,瞬間就是一萬多人(大約佔總修煉人數的萬分之一)到了北京。

4月25日一大早,當各地法輪功學員來到國務院信訪辦門口時,沒想到,大量的公安警察和便衣早已在此等候。這些警察與便衣好像早已接到命令,非常自然地對學員們進行調度,由警察引路,誘導著學員們從中南海正門沿著兩側排開,對中南海呈「包圍」之勢。

法輪功學員們靜靜地站在信訪辦門外,神情淡定,舉止從容,沒有喧譁,更沒有哭鬧。一些中共便衣見狀,彷彿沒有達到他們要的效果,便開始混入學員之中進行煽動,以期學員們鬧起來、攻擊中南海。

然而,警察和便衣們的期待落空了,學員們依然平靜祥和,冷靜、理性。這時,一些法輪功學員見到了造謠者、科痞何祚庥出現在信訪辦門外,並刻意在人群中招搖過市,而學員們沒有一個衝動的,更沒有被激怒的,依然泰然自若。

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中共對「四二五」的定性,就是所謂的「圍攻中南海」,這個「欲加之罪」恰恰反映出了中共策劃這宗事件的真正目的:很顯然就是要通過造謠抹黑、鼓勵進京、誘導圍攻、製造暴亂,最後暴力鎮壓。

然而,中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群「真、善、忍」的踐行者們沒有怨,更沒有恨,心中只裝著光明和美好。他們沒有組織卻不約而同逾萬人去和平上訪,他們沒有人指揮卻展現出極高的自律。

特別是時任總理朱鎔基派手下官員把事情解決後,法輪功學員們很快就靜靜散去了,學員走後,中南海外邊的地上被清理得乾乾淨淨,連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甚至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

當時在現場的有一個警察看到此情此景,感嘆地對周圍的人說道: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儘管江澤民集團機關算盡,卻仍無法抓到法輪功學員們的任何把柄,反助世界目睹了法輪功學員大善大忍的胸懷、以及平靜、祥和、自律、理性的修煉素養。

四、妒火燃燒難澆滅 赤膊上陣搞迫害

如果是一個正常的政府,看到這樣一群平靜祥和的上訪者,一定會感到欣慰,這是一個國家的福分,更是執政者的偏得。上哪去找這麼老實的上訪者?

可中共偏偏是一個惡貫滿盈的邪惡政權,面對這些善良平和的民眾反而更加感到懼怕。特別是,當江澤民看到上訪民眾中有穿著軍裝的軍人、穿著制服的警察,更感到不寒而慄。這些軍人和警察的黨性(非人性)哪去了?

是何等的力量能把軍人、警察、律師、學者、工人、農民、官員、醫生等各行各業的人們凝聚在一起,又是何等的力量能讓這些民眾聚之成形、化之為粒?這一切令江澤民的妒火燒得更猛烈了。

4月25日當夜,江澤民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的領導寫了一封信,決定全面開始迫害法輪功。在信中,江澤民提到了迫害的兩個理由:一、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輪功信仰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一致。

由此也足以看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根本就不是中共宣稱的所謂「圍攻中南海」,而恰恰「圍攻中南海」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而炮製出來的一個藉口。這場迫害的真正起因,一個就是源於江澤民對「法輪功廣受歡迎」的妒嫉,再一個就是因為自古正邪不兩立,害怕「真、善、忍」的一定是邪惡的。

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成立了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法外機構—「610辦公室」,是一個從中央到地方的特權體系,可以調動所有黨政資源用以迫害法輪功。當年7月20日,江澤民正式發起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並叫囂要「三個月剷除法輪功」。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間,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實施、推動和監督,導致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瘋、致死。而多項證據表明,「610」系統還深度參與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虐殺了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

五、「四二五」精神永存 人心向背看三退

中共發起對法輪功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後,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打倒,反而加速走向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國際社會有人的地方幾乎是遍地開花、無人不曉。

面對這長達二十多年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們的「四二五」精神從未磨滅,他們懷著大善大忍的胸懷,二十多年如一日,一直在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揭露迫害,通過各種方式告訴世人中共的殘暴與邪惡,希望世人明白天理循環、善惡有報、中共罪惡滔天必遭天譴,苦口婆心勸世人趕快與中共決裂,才能遠離災難。

在殘酷的迫害中,法輪功學員依然無怨無悔, 踐行著「四二五」精神,堅守著「真、善、忍」原則,喚醒了大量中共體制內的警察和官員,以及海外中共使領館的人員。

原佳木斯勞教所女警崔會芳曾聽信中共對法輪功編造的謊言,被中共利用來「轉化」法輪功學員,用酷刑逼迫學員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然而,每次崔會芳打罵法輪功學員時,對方都無怨無悔,以善相待,這讓她的心靈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一次偶然的機會,崔會芳拜讀到了法輪大法的著作,才發現原來法輪大法是真正教人向善的正法大道,於是崔會芳義無反顧地開始修煉法輪功。

原天津市一級警司郝鳳軍曾經在「610」幹過,他親眼看到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卻慈悲寬容,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良心覺醒後的郝鳳軍公開退黨。原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在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後,曾經在一個月內釋放了150多名被中共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前中共駐澳洲大使館一秘陳用林曾被中共利用,在澳洲監控當地的法輪功學員與異見人士。當陳用林親自接觸到了法輪功學員後,發現法輪功學員是一群真誠、善良、寬容,擁有真正高尚品德的人。陳用林勇敢地站了出來,在澳洲公開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投誠自由社會,轟動了國際……

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國內堅持不懈廣傳《九評》,並且在海外自辦媒體、堅持為中國人發聲,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看清了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質。「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截至2022年4月,已經有三億九千萬的中國人,用真名或化名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六、善惡有報不會爽 天道好還饒過誰

從2015年5月份開始,超過20萬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實名控告這場迫害的元兇江澤民。截至2022年4月20日,全球已有37個國家和地區的超過392萬位民眾聯署刑事舉報,要求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而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和廣大體制內人員,也在「善惡有報」的天理中兌現著自己種下的因果。

前中央610領導小組組長、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被判處無期徒刑;曾策劃「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的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查,被判處15年;前中央610小組副組長、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順被判處15年,沒收個人財產;前廣東省政法委書記、610頭目朱明國被判處死緩,沒收個人財產;前中央610小組副組長、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涉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前遼寧省610主任、政法委書記蘇宏章被判處其有期徒刑14年;前吉林省政法官員、610辦公室主任孫恆山,被下屬持刀殺死……

而曾經參與策劃「天津事件」引發「4.25」和平上訪的天津官員們,也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武長順是原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他的發跡正是因他曾和天津市政府設局製造了「天津事件」;報應降臨後,武長順被判死緩,最後改為無期徒刑。

原天津市市委書記張立昌主持的天津市委決定非法抓捕和毆打去天津市教育學院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在迫害開始後,張立昌成為了天津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一。惡報降臨後,張立昌病死。

原天津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宋平順,也是策劃實施「天津事件」的主要責任人,並在那以後積極迫害法輪功。最終,宋平順涉嫌犯罪被查,在辦公室「自殺」身亡。

結語

「真理就是具備這樣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擊它,你的攻擊就越是充實了和證明了它。」(伽利略)

當年古羅馬帝國發起了對基督徒的殘酷迫害,結果招致天降四次大瘟疫、一半以上古羅馬人在瘟疫中喪生,曾經氣勢恢宏的古羅馬帝國灰飛煙滅。劫後餘生的人們清醒過來,不再迫害基督徒,並學會了虔誠地向神懺悔,最後大瘟疫徹底消失。

中共對法輪功發起的這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招致了零三年的「沙士」以及今天仍在肆虐的「中共病毒」,而這場迫害已經在可恥中走向了窮途末路。中共也必將在人們的唾棄中被扔進歷史的垃圾桶,而「四二五」的精神必將在天地間永存、永駐。#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