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今年4月初收到香港警方通知,已根據《港區國安法》對他本人、其妻子及母親發出財產限制令,禁止他們處理香港的任何財產。許智峯今日(22日)在社交媒體公開相關法庭文件,批評警方申請財產限制令的理據「極其荒謬和牽強,值得公開讓公眾知悉,一同見證暴政的醜陋」。

 

許智峯指,警方在4月8日發出的電郵通知並沒有列出財產限制令的理據,所以他回覆警方電郵,要求索取案件中所有呈堂文件,包括警方向法庭提交的陳述聲明。許智峯今日(22日)在Facebook公開相關法庭文件,並批評「內容極其荒謬、牽強」。

許智峯形容,警方的邏輯是認為他在離港後干犯《港區國安法》,從中透過Patreon獲益,所以警方可針對獲益人申請財產限制令限制所有財產;按《 有組織罪案及嚴重罪行條例》,財產的定義包括他曾饋贈別人的財產;他過去曾有金錢饋贈予妻子及母親,所以她們的財產也須限制。

許智峯透露,警方向法庭提供了1,844頁文件,詳盡紀錄他及家人之間的銀行賬戶來往,也曾以搜查令調查香港PayPal 及Payoneer支付平台,但當中沒有找到任何Patreon「犯罪收益」證據。警方的陳述聲明亦承認,礙於Patreon是美國公司,在制裁措施之下,已停止與香港的刑事相互法律協助,警方無從調查他透過Patreon取得的「犯罪得益」,只能估算他有獲益。

許智峯批評,警方無法查出Patreon中的「犯罪得益」,就「無厘頭」使用針對洗黑錢的法例,以「大包圍」方式申請限制所有財產,但警方完全沒有提出任何「洗黑錢」的指控,反而在陳述聲明表示他的財產來源主要來自議員酬金,「完全推翻過往一直指控我非法挪用眾籌資金以『洗黑錢』的說法」。

關於太太及母親財產被限制,許智峯批評是「現代版的連坐法,手法野蠻、卑劣」,「先有『搞你全家』的目標,然後再勉強堆砌理據」,是為打壓而打壓,理據極度牽強。

許智峯總結,案件說明了香港警方無法就Patreon展開任何調查或限制,亦無法查閱Patreon當事人及捐款者的任何資料。日後即使立法監管眾籌,他相信亦難以規管外地公司的眾籌平台。

現時,許智峯身負近十宗控罪被香港政府通緝,包括去年涉嫌違反《選舉條例》,煽惑他人在立法會換屆選舉投白票及不投票;因參與2020年民主派初選,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因違反保釋條件和缺席法庭聆訊而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2019年7月「光復屯門公園」遊行,涉嫌刑事毀壞和意圖妨礙司法公正罪;2020年立法會會議中涉嫌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