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以嶺藥業一字跌停,封單超10萬手,已連續兩日跌停。

18日,以嶺藥業開盤報32.39人民幣/每股,10時13分,以嶺藥業每股下跌3.60 元(人民幣,下同),一字跌停。

據澎湃新聞消息以嶺藥業封單超10萬手。

《證券時報》4月15日消息,造成以嶺藥業連續兩個交易日下跌的直接原因是4月14日,萬達集團董事長之子王思聰在微博轉發了一則有關連花清瘟膠囊的消息,該消息質疑連花清瘟膠囊對病毒的療效,並稱監管部門應嚴查以嶺藥業。該言論很快就在網絡發酵。

針對網絡上的言論,以嶺藥業回應稱,關於微博上所傳的消息,請指出具體的問題與源頭,投資者請加以甄別。

隨後,王思聰又編輯了該條微博,刪去了監管部門應嚴查以嶺藥業等字眼。

《大紀元》在16日王思聰的微博上已經見不到監管部門應嚴查以嶺藥業等字眼,但其轉發的影片還在。

在王思聰發布微博後,以嶺藥業股價15日低開低走,盤中大幅下探,午後大單封跌停。截至收盤,該股報35.99元/每股,全日成交54.4億元,最新市值為601億元,市值一日蒸發近70億元。

今年以來,以嶺藥業股價走勢強勁,在4月12日盤中創出43.12元的歷史新高(復權後),截至4月14日收盤,該股累積漲幅已翻倍。

以嶺藥業生產的專利中藥連花清瘟膠囊和公司全資子公司北京以嶺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專利中藥連花清瘟顆粒被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列為中醫治療醫學觀察期、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輕型和普通型推薦用藥。

自疫情發生以來,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已連續被《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五/六/七/八版)》列為中醫治療醫學觀察期推薦用藥。本次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中,除將連花清瘟膠囊(顆粒)繼續列為中醫治療醫學觀察期推薦用藥外,還將其列為臨床治療期(確診病例)輕型和普通型推薦用藥。

但是,大陸微信公眾號「八點健聞」4月18日表示,自2020年被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後,連花清瘟銷量一路飆升,同年內實現銷售收入42.56億元,同比增長149.89%,2021年前三季度銷售額超30億元,以嶺股價三年內股價從12元漲到43元。

連花清瘟課題負責人有兩位,其中一位叫賈振華,另外一位是鍾南山院士;課題參與者則包括李蘭娟院士和張伯禮院士。

兩年過去了,賈振華和3位院士提出的大規模隨機雙盲研究,至今未見發表。

作者團隊與以嶺藥業的利益衝突,更是頗受質疑。賈振華是河北醫科大學附屬以嶺醫院院長,但他提交論文時隱瞞了一個關鍵身份: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院士的女婿、以嶺藥業董秘吳瑞的丈夫。

遭受質疑之後,論文作者們在《植物醫學》發表「勘誤」,說明賈振華是吳以嶺的女婿,以嶺藥業也為該項研究提供了部份資助。

3月,天津中醫藥大學循證醫學中心的張俊華等人統計了全國26個中醫藥防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發現,連花清瘟被推薦了18次,是推薦次數最多的口服中成藥,安宮牛黃丸次之。

但連花清瘟在國外的境遇差異很大。

瑞典海關禁止連花清瘟入關,認為其活性最高的成份是薄荷醇(中國媒體的報導普遍是「成份僅含薄荷醇」),不認可其對新冠治療有效。

早在2020年中旬,澳洲邊境執法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ABF)已警告民眾連花清瘟膠囊因含有麻黃屬於違禁藥物,連花清瘟膠囊在美國和加拿大海關也有過被扣留的報道。

在美國,2015年12月,連花清瘟膠囊獲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批准開展二期臨床研究,成為全球第一個進入美國FDA臨床研究的複方治感冒抗流感中藥。不過6年過去了,該項研究的結果仍未披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