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建制「半生熟」之交,隨着國安法來臨,他們各方利益也「燒到埋身」,最近也急不及待,把資產轉移。最近的許智峯事件,司法機關除了盯着這位前立法會議員外,也「關照」許前議員的配偶及母親,所有資產,包括物業、實物、無形資產,全部一網打盡。

人在做,天在看,香港面臨前所未有的「逃亡潮」,今期走得最快的,原來是「真心真意愛國愛港人士」。下筆此刻,李家超剛完成下一屆行政長官「入紙」的程序。在沒有競爭對手下,中國特色選舉正式在香港行駛。香港某程度上,在「完善」所有領域後,香港難以返回正常。利率回升,北美股市進入「波幅期」。在香港人的角度,處理移民或不移民,是茶餘飯後的問題。賣了手頭上的物業,在英國透過BNO居留,或在加拿大申請Stream A或Stream B的進修或工作,是現時最「行得通」的移居捷徑。唯獨去英國,MPF強積金因為港府不承認BNO的合法性,強積金凍過水,盡在不言中。

數年前,一班金融人上書習近平主席,希望一國兩制真的可以實驗。我們當年的訴求如下:履行中英雙方在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中讓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諾,除國防與外交外,中央以至地方各級政府及官員(包括中聯辦)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內部的一切行政。行政權是歸香港的,行政長官一切提名和選舉架構及框架百分百是屬於香港行政權的一部份,中央及其它各部門或機構不應干預香港的內部行政。中國作為泱泱大國,必須信守承諾,不要把「高度自治」淡化為只有自治,模糊了「高度」,把它改為「中度自治」,甚至成為「低度自治」。我們希望中共領導人能切實尊重及執行「一國兩制」這國際承諾,令香港能繼續繁榮發展。

最後,傳媒一向被譽為社會上的第四權,負責在建制之外去監察政府,揭露社會問題、罪行和不公義之事。傳媒擁有採訪、編輯、報導的自由及自主權,是一個現代公民社會必備之條件。過去22年,香港一向都擁有令人讚訟的新聞自由,左、中、右不同政治立場的傳媒都能在香港生根,百花齊放,市民亦能夠獲得不同觀點的資訊。去到現在,林鄭月娥out,還有70多天,李家超將會成為新一屆行政長官,更多的「完善」香港各方面的模式,將會去到盡。本週另一單大新聞,莫過於資深傳媒人區家麟被捕一事,話說區有份參與煽動罪。願香港人和區家麟一樣,各種事情可以「大步攬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