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大陸新一輪疫情嚴重。從吉林、長春到上海等地,紛紛採取封城模式下的動態清零、創無疫小區等活動。但在中共加強社會極端管控下,疫情依舊止不住,居民缺糧食物資、餓肚子的亂象也沒有得到解決。

3月初,吉林市和長春市先後爆出新一輪疫情,當局自3月下旬開始實施全域靜態管理。4月7日,兩地進行最新一輪全員核酸檢測,8日吉林市宣稱已實現「社會面清零」目標。長春市經過二天的研判,9日亦宣稱全市有9個地區實現「社會面清零」。

吉林市居民:只能自救 指著靠政府就喝西北風

但當地居民王先生(化名)告訴記者,目前還是沒有解封。4月12日,長春汽車產業開發區(「社會面清零」的9地區之一),局部汽車生產線開始生產。長春主城區的情況沒有太大改變。

據他透露,長春解封步驟是:第一階段到7日,是靜態管理,即核酸陽性的拉走去醫院治療,密接及次密接去隔離。第二階段到12日,為動態管理階段,即從密接及次密接中拉走陽性的轉院治療,該病例不算社會面清零的數據之中。之後全體居民再連續做二輪核酸檢測,全為陰性就可以憑核酸憑據每戶1人2天出門一次購物。全解封大概在4月28日左右。

「朝陽區有些消息渠道的人說,朝陽區長的死命令,12日必須做到社會面清零。據說市政府的死命令:哪個區清不了,領導就回家。」王先生說,「這樣的命令只能說明一個問題:病毒必須聽政府的,不零也得零。」

為實現「社會面清零」,長春市隔離點早已經爆滿。大紀元此前報道,多家社區以轉運密接居民到賓館為由,把居民們騙下樓,結果送到方艙醫院、爛尾樓等地隔離。

一段影片顯示,長春市綠園區十八家子棚戶區全體大遷移,三千多人全部被拉走,十八家子成為無人區。據說這些人可能被轉送到長春外五縣。

官媒也對此做了報道,據吉林省政府網,4月10日,省委副書記、省長韓俊到長春市綠園區林園街道十八家子棚戶區等地實地調研。韓俊強調,「要千方百計挖掘隔離資源,最大限度徵用隔離房間」,做到「應轉盡轉、應隔盡隔」。

在本輪疫情中吉林市最早宣稱實現社會面清零。市民何先生(化名)告訴記者,截至目前(4月11日)吉林市的情況是,小區仍沒有解封,還是強制封控管理,足不出戶。大多數商超沒有開門,每個小區只有一些特批的保供超市營業,並且只能送貨,不允許開門營業,否則將吊銷營業資格。車輛沒有恢復營運。

「吉林市有的居民樓連保供超市都沒有,蔬菜水果都買不到,生活都成問題。我一個朋友家就是,小區封控管得很嚴,他只能通過關係,找到外面當志願者的朋友給送點吃的。疫情下身邊的親友都是艱難度日,這時候只能自救,指著靠政府就喝西北風了。」他說。

何先生表示,吉林市政府雖然宣稱社會面清零了,但何時解封仍沒有準確消息。現在政府的宣傳口徑是:「雖然吉林市社會面清零,但並不等於零風險,疫情封控還得繼續堅持。」

上海啟動「創無疫小區」 引嘲諷

從封城到動態清零,國際大都市上海也採用防疫封控措施。此前曾以經濟為原因表示「不能封城」的上海,經歷了從分批封控到全城封鎖的混亂。4月3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赴上海督戰,嚴格堅持「社會面清零不動搖」。

在吉林和長春宣稱實現所謂的「社會面清零」後,中共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日前向媒體表示,「上海具備動態清零的條件。」

但上海疫情依然嚴峻。4月11日,上海市啟動「創無疫小區」活動,近14天內無新增陽性感染者,且第13天區域內所有人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的居民小區,可申報創建無疫小區。

對此,網民表示:「不如申報創建無菜小區,統計一下發放物資。」「先評無餓小區,無看病難小區,無搞錯碼小區,無強制執行小區。」「上海的形式主義沒救了……」

有人認為,這個舉措對於真正的防疫沒有甚麼意義,就是一個花裏胡哨的名號,「讓小區居民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哪個人陽了,就整個小區歸零,根本目的就是挑動群眾鬥群眾。」也有人認為,這是「倒逼開放第一步……」

有學者指出,上海封城每天經濟損失達一百億人民幣。《汽車公社》報道,上汽大眾被迫從3月31日起停止部份生產,原因是員工短缺和關鍵零部件供應受阻。包括Tesla在內的許多汽車製造商及其一級供應商都受到疫情封控的影響。

上海維權人士季孝龍一直為城市停擺痛心,他說,「金融區裏每一個忙碌的身影可以給十個甚至百個勞動力提供養家餬口的機會。」「有些人的口袋裏盛著許多餘糧,有些人的口袋裏卻沒有明日的口糧。他們不能停下工作。」

無疫小區並不是上海首創。4月1日,吉林省官方發布消息,對沒有疫情或疫情較輕地區,逐步解封,恢復春耕生產,並首次公布37個無疫情小區。吉林市迄今已公布了四批「無疫小區」名單。

根據吉林市社區防控工作專班對「無疫小區」的管理規定,無疫小區仍「實行嚴格封控管理,除防疫人員一律不得出入小區」,所有小區內居民一律嚴禁串門。

上海的王小姐告訴記者,她所在小區封了十七八個樓了,沒有陽性的小區少。「小區裏天天出陽,一天一個拉走了,解封不了。估計得封到5月假期過完。」

王小姐介紹,剛開始封城那會兒,好多人都餓肚子了。過了一陣子可以團購了,她加了十幾個群。前幾天出了個通告,讓網購的團長、群主到居委會登記,只允許團購必需品米、麵、糧食、菜,不讓買零食、飲料。

而在長春,長春海吉星批發市場和東北亞糧油批發市場因疫情擴散被關閉,這二大市場可供應全市80%的蔬菜。此後,長春實行最嚴格的「靜態管理」,基本完全靠政府支配物資,其餘所有渠道幾乎都被阻斷,甚至不能網購食物。

王先生認為,當下全國都在按吉林省的模式在清零,全國大部份地區都在「靜止」。中共既想防疫,又想保經濟,政府的作用被大大加強,人們對他們的依賴也在大大加強,許多地方都搞得如同配給制。

「現在也看不出小區的管控上明顯的鬆動。一種嚴厲的管控氣氛已經在社會中生成,政府權力的威力在社會上有了一次沒有限制的發揮的機會。」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