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nal of Transplantation)發表一篇研究報告。作者研究了十幾萬份中國人自己發表的臨床報告後得出結論: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在中國的軍隊和地方醫院中,器官捐贈者在被摘取心臟前還沒有死亡,也就是說,摘取心臟才是「捐獻者」死亡的原因。

報告說,如果按照中共政府的說法,在2015年前是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話,那他們的操作就成了「用移植心臟來進行處決」(Execution by Heart Removal)的行為。

「用移植心臟來處決」

最新報告的作者研究了從1980年到2015年發表在中國醫學期刊上的數萬篇文章,發現有71篇文章中的器官捐獻者死因不是中國醫生所說的「腦死亡」,而是後面進行的「心臟摘除」手術。

最新活摘器官證據研究報告作者、以色列心臟移植醫生Jacob Lavee。(影片截圖)
最新活摘器官證據研究報告作者、以色列心臟移植醫生Jacob Lavee。(影片截圖)

新報告共同作者、中國政治專家Matthew Robertson。(影片截圖)
新報告共同作者、中國政治專家Matthew Robertson。(影片截圖)

醫生Jacob Lavee解釋說,在國際移植領域有一個道德規則,叫做「死亡捐獻者規則」(the Dead Donor Rule,簡稱DDR);即移植醫生必須確定是從一個已經死亡的人身上摘取器官,而不能從活人身上摘取。

但是,中國醫生在自己的文獻上所寫的手術室中的操作,在Jacob Lavee這位心臟移植專家的眼裏看,摘取器官的時候,那些器官提供者還沒有死亡。 

Lavee在會上詳細說明了「腦死亡」的定義,即必須符合3個條件:昏迷、沒有腦幹反射和無呼吸。但是在兩位作者按照設計的研究模式對數萬份報告掃瞄時,卻發現了大量的清晰的證據,證明捐獻者是活人。

比如在一些病例裏,中國醫生為了給捐獻者通氣,他們不是使用標準的插管,而是使用面罩,「這是沒有遵守DDR的最有力的證據之一」,Lavee說,「因為通過插管進行通氣是確定腦死亡的關鍵步驟。」

再比如,捐贈者沒有被靜脈輸液,直到手術前醫生才這麼做,還有些文獻說捐贈者是「急性腦死亡」。「這個證據證明,捐贈者在本可以正確診斷為腦死亡之前就被摘取了器官。」Lavee說。

所以,兩位作者得出的結論是:摘除心臟才是器官捐獻者的死亡原因。這些自己敘述在活人身上摘取器官的醫生有348名;手術室涉及15個省的33個城市中的56家醫院,其中包括12個軍隊醫院。

「實際的規模有多大?我們認為這僅是冰山的一角」,Lavee說,「因為我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多少例移植,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例是寫進紀錄中的;另外,(所研究的)心臟移植只是移植手術的一部份。所以我們認為,實際的數據比我們發現的71份要廣泛得多。」

作者還表示,雖然中共政府從2015年改口說,今後不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了,以後的器官捐獻者都是「自願的」。但從邏輯上說,如果中共還用犯人的器官,那麼這種從活體上摘除的做法就還存在著。

「我們認為,有力的證據顯示,他們還在使用犯人的器官。」報告中寫道。所以,中共醫院中的活摘手術一直在進行著。

滕彪:中共「建立自願捐獻器官系統」是謊言

芝加哥大學客座教授、北大法學博士、中國人權律師滕彪也參加了新報告的研討會。他駁斥了中共政府關於「建立自願捐獻器官系統」的謊言。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在會議上揭露中共謊言。(影片截圖)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在會議上揭露中共謊言。(影片截圖)

滕彪說:「中國文化有一種很深的信念,就是人死後要保存完整的身體,所以中國人非常、非常地不願意捐獻器官。」無論中共政府說的從死刑犯上取器官,還是從自願捐獻者身上取器官,「其實並沒有甚麼區別」,「他們會把要摘器官的死刑犯歸類為『自願捐獻者』」。

「我百分之百相信,中國人仍然在系統地繼續著活摘器官,不光從全國的犯人身上,也從法輪功學員以及維吾爾族人身上活摘器官。」滕彪說。

希望更多國家立法 有效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制止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The International Coalitions of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執行董事Susie Hughes感謝兩位專家學者對國際社會制止中共活摘罪行的新貢獻。

「制止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執行董事Susie Hughes號召全世界人人起來行動。(影片截圖)
「制止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執行董事Susie Hughes號召全世界人人起來行動。(影片截圖)

「這一暴行從2006年就被研究者和活動家曝光了,雖然從那時開始一直在推進,但是很難相信這樣一個緊迫的、對成千上萬無辜人的殺戮會用這麼長的時間讓世界領導們參與進來。」Hughes說,多虧了像報告的兩位作者一樣的良心專家對證據的揭露,越來越多的國家政要、組織以及醫學界人士參與到制止罪惡的隊伍中來。

她總結道,各國NGO正在提出立法計劃,以色列、西班牙、台灣、意大利、挪威、比利時、南韓、英國和加拿大等國都在各方面加強立法,禁止國民去中國大陸換器官;醫學界也在行動,如禁止中國醫生發表移植專業論文;本月底還將有一份指南手冊發布出來,說明移植醫學領域的商業和人權政策,幫助全球各國的大學、醫院、醫療機構、製藥公司以及廣大從業人員了解,他們在和同行業合作和互動的時候有哪些人權義務,從而降低他們參與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風險。

在美國,幾個月前有議員提出了「保護法輪功法案」;去年國會也推出了一個兩黨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提案,目前此提案正在參眾兩院中討論。

「所以,我們希望這個新研究報告能夠迫使更多的參議員和眾議員站出來,支持今年通過這個重要的提案,並使之成為法律。」Hughes說,「每個人都可以在各自的環境中做些事,無論你是在大學中,或者在NGO組織中,或者只是在社區中和認識的人談論此事,每個人都別袖手旁觀,都要去做一些貢獻,這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驚聞David Gilgour去世

此新報告發表當天,世界上第一位揭露中共血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人、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Gilgour)患病去世,享壽81歲。

揭露中共活摘罪行的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資料圖片。(余鋼/大紀元)
揭露中共活摘罪行的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資料圖片。(余鋼/大紀元)

報告的兩位作者驚聞噩耗,悲痛萬分。他們兩人是喬高多年合作的夥伴——以色列著名心臟移植專家醫生Jacob Lavee和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研究學者、「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tm Memorial Foundation)中國問題研究員Matthew Robertson。

兩位作者在4月7日在一個由「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他們僅將此研討會獻給「我們親愛的朋友和同事大衛」,以紀念他對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罪惡上的突出貢獻。

Lavee說,聽到喬高去世的消息感到非常難過,「大衛在他的《血腥的活摘器官》報告中,第一個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後來拉維醫生也加入制止中共活摘罪行的行列中,並成功地促使以色列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的最早立法禁止國民去中國移植器官的國家。 

Robertson表示,他們的最新研究報告「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從2006年開始,喬高一直致力於獨立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後與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等人發表了活摘獨立調查報告以及《國家掠奪器官》等書。 

喬高早在十幾年前就得出結論,「我們相信,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繼續著。」喬高在隨後的十多年中走遍全世界五十多個國家,不辭辛勞地向各國政府和民眾揭露中共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喬高因他的勇氣、正義和善良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讚揚。◇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