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赤道畿內亞插旗 歐美在非影響力隨時大減

有消息說,中共會在西非的赤道畿內亞建海軍基地,這樣的話會為美國帶來威脅。其實在去年12月5日,《華爾街日報》已經引用美國機密情報說,中共軍艦在未來有機會在美國東岸的對面進行補給和維修,為白宮及五角大樓帶來危機。美國非洲司令部司令Stephen Townsend說,非洲西岸與美國的距離比較短,所以他一直都很擔心大西洋沿岸的問題。中共似乎在找一個可以重新補給彈藥及維修軍艦的地方,如果中共真的在西非建基地,整件事就變得很有軍事意義。不過,這種憂慮並不是一面倒的。《外交政策》雜誌之前還說,這種說法是危言聳聽。

大紀元採訪的政策專家則表示,赤道畿內亞有個港口城市叫做巴塔(Bata),它除了是赤道畿內亞最大的城市之外,還望著大西洋。巴塔已經有一個中國商用的深水港口,之後還會變成中共海軍基地。曾經在赤道畿內亞做過廣告、與當地政府合作過的East West Communication總裁Thomas Cromwell,用電郵與大紀元聯絡說,巴塔港目前主要用來出口木材,不過還不算被人完全利用。雖然赤道畿內亞的港口規模很小,但是其實也可以容納中等規模的軍艦。而以撒哈拉以南的國家來說,赤道畿內亞的基建算是齊全的,有港口、機場和高速公路,加上赤道畿內亞本身也有野心,成為畿內亞灣地區的商業中心。他說,如果在巴塔建一個海軍基地,中共一定很開心,因為這樣做符合中共包圍美國的戰略,而西非的基地會令這種威脅更加接近美國海岸。

雖然歐洲和非洲有強大的歷史脈絡,但是在幫非洲發展方面,一直都很一般。在這幾年,歐盟才決定與中共的「一帶一路」競爭,還建議歐美應該多些關注非洲的能源、基建、農業和貿易。他認為,歐美不可以因為非洲人權問題太差,而「斬腳趾避沙蟲」,不和人家做生意。相反,更加應該用投資和做生意的方式,令非洲現代化。中共雖然為非洲政府帶來許多災難性的經濟糾紛,還用中國工人去取代非洲的勞動力、阻礙本土經濟增長,但是因為中共完全不關心非洲的人權,所以很輕易就可以與非洲政權做生意。

尼日利亞大學政治系高級講師Freedom Onuoha說,如果未來爆發衝突,中共在大西洋的基地就可以發揮決定性作用,切斷美國由不同的非洲國家取得戰略資源的途徑。如果在未來出現敵對場面,又或者是大國之間互相對抗,中共的海軍基地就可以在非洲大西洋海岸線到處走。雖然美國在赤道畿內亞的石油業一直有投資,除了令當局變得有錢之外,還成為了一個中等收入的國家。不過,最近美國公開反對赤道畿內亞在人權和政治上的問題,所以就有人預測,美國這樣施壓會令西非國家更加傾向中共。而中共一樣有在赤道畿內亞投資,全球兩大強權不斷競爭,對赤道畿內亞這類小國來說充滿希望,同時亦帶來危機。Freedom說,赤道畿內亞有每一個大國都想要的資源,如果在正確的領導下,可以得到許多甜頭。不過同時,每個國家也可以用投資或者戰略部署等不同的方式,去破壞赤道畿內亞的穩定,對它在外交和商業層面都造成破壞。同時,執政者亦有機會為了生存而去依靠中共,破壞當地公民的人權。

中共在赤道畿內亞對石油和海洋業的投資,令情況變得危險,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人知道,為何北京要在赤道畿內亞建海軍基地。有觀察家說,未必一定與軍事有關,純粹是經濟利益問題。亦有人認為,中共這樣在非洲大西洋沿岸部署,會改變全球勢力分佈。Freedom說,如果中共真的在赤道畿內亞立足,就代表著中共擴張。如果中共得到與赤道畿內亞的貿易特許權,出錢幫助建造基建,中共就可以在非洲取代歐美。所以如果歐美抵制中共不成功,付出的代價將會很大,範疇亦很廣闊。如果歐美與非洲國家的貿易比例下降,就會影響西方社會在非洲國家內部政治的影響力,令非洲親中,最後連聯合國安理會裡面非洲國家的那三票,都會失去的。

匈牙利做叛徒 用盧布找數買俄羅斯天然氣

匈形利外交部長西亞爾托昨日說,因為烏俄戰爭而令鐵路運輸暫停,而在前日(6日)終於得到由俄羅斯空運寄過去的第一批核燃料,供保克什(Paks)的核電廠使用。他還重申,匈牙利拒絕對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進行任何制裁,還說對核能有關的制裁都是匈牙利的紅線。他之後還在Facebook拍片說,保克什的燃料一直都是由俄羅斯經烏克蘭運過來的,但是現在一定要找第二種方式運送啦。他說,這批燃料是在白羅斯、波蘭和斯洛伐克都同意的情況下,經這3個國家的空域運到匈牙利,而核能目前並不在歐盟的制裁範圍裡面。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前日還說,匈牙利會用盧布去買俄羅斯的天然氣。

匈牙利一直都與歐盟的主流國家不同,立場相對親中、親俄,所以為人詬病。今次又公開說自己與俄羅斯繼續有對話、有生意做,不知是與歐盟其它國家說好了,去負責做白臉,準備在戰爭結束之後修補下關係,還是真的本身與俄羅斯過從甚密,寧願被歐盟其它成員恥笑,也要繼續我行我素呢?不過,匈牙利作為北約和歐盟成員,都決定繼續用盧布去結算,也算是俄羅斯在歐盟當中的最親密朋友啦。

越南知名記者指責警黑合作 遭判刑3年半

越南一名得過無數獎項的調查記者阮淮南,因為在網絡上指責警方放生犯罪份子,最後被法院判監禁3年半。阮淮南堅稱自己無罪,說自己是為國家而戰。

越南網媒VnExpress報道,49歲的阮淮南被指濫用民主自由、侵犯國家的利益及合法權利,同時侵犯組織或公民利益。雖然阮淮南堅持自己無罪,但是法院說,證據歷歷在目。報道說,阮淮南於2018年在胡志明市一間報社做記者時,寫過幾篇有關越南內河航道管理局違規的報道,然後將相關文件送去讓越南公安部調查。阮淮南還在自己的Facebook報道同時批評警方,令犯罪份子逍遙法外。就是這樣,胡志明市的訊息與媒體局就告阮淮南在Facebook影響警察及官員的聲譽。

阮淮南為自己辯護,堅持自己發布自己的報道是合法的,還說Facebook就是一個公告天下的工具,「我為國家,而不是某些人而戰,我的報道有憑有據,不可以說我亂講或者編故事」。檢察官就反指,阮淮南的行為對社會安全和秩序造成負面影響,還建議判監4至5年。最後,胡志明市人民法院說,因為阮淮南的背景良好,而且做記者時得過許多獎,所以最後判他3年半有期徒刑。阮淮南否認他的行為對社會安全和秩序有負面影響,還要求有關單位進一步跟進他在調查的案件。

阮淮南其實在不同的越南媒體都有工作過,在《青年報》、《胡志明市法律報》、越南電視台、《越南法律報》都留下不少足跡。而阮淮南在當地亦非常受到尊重,還揭發過涉及政府與犯罪集團的刑事案件。當時政府也表揚了他。

翻查資料,在「無國界記者」組織之前發布的「2021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裡面,越南在180個國家當中排名倒數第六。有網民認為,阮淮南其實之前也做過類似性質的事情,當時不但沒有被判監,還得到官方讚賞,相反今次他的調查就搞得自己有牢獄之災,不知會不會是今次他在查的案件背後,所涉及的人物太多或者地位太高,繼續查下去會揭發到真正的既得利益集團的醜行,所以政府要轉變態度,逼迫他收聲,不讓他再查下去。

不過,一個獲獎無數的調查記者,因為這個義舉而被判監3年半,也顯得這個國家在法治上其實相當落後。另外,越南作為一個共產主義國家,面對一個不斷揭發政府與犯罪份子勾結的記者,也只是判3年半,反觀中國大陸和香港,如果也有阮淮南這類人出現,相信下場一定會更凄慘,隨時死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隔離酒店日棄9萬膠樽

疫情之下,百業蕭條,就連回收活動,也舉步維艱。環保團體免「廢」暢飲開記者會說,第五波疫情令日常的回收活動暫停,但是同時膠樽的消耗量就急升,估計現在隔離酒店每日棄置差不多9萬個膠樽。他們希望政府以閉環式管理回收酒店膠樽,同時延續「區區有樽賞」回收計劃。以5仙一個膠樽,回贈給清潔工,幫助回收民居的膠樽物料。

免「廢」暢飲說,衛生署以衛生問題做擋箭牌,拒絕回收檢疫設施和酒店派的膠樽,但是如果以目前全港44間檢疫酒店,每間房每日派4支水來計算,僅是檢疫酒店的每日棄置量,已經去到88,000個。

「綠惜地球」創辦人及總幹事劉祉鋒認為,檢疫者並不是代表確診,膠樽全部都被棄置,變相造成浪費。他希望政府以閉環式的管理回收,由酒店收集膠樽,再直接送去回收廠,同時建議酒店提供水煲給市民自行煲水。免「廢」暢飲有限公司總經理司馬文就建議,用斟水站取代飲水機。他說,因為噴射式飲水機在疫情下關閉了,市民只能買樽裝水,而當前有一半的塑膠消耗都是來自即棄水樽。環保人士葉文琪就建議管理公司,在垃圾站附近設立小型回收設施,方便市民。

司馬文說,去年免「廢」暢飲推行「區區有樽賞」的回收試驗計劃,以5仙一個膠樽,回贈給清潔工人,最後成功回收了差不多5千萬個膠樽,希望政府可以延續去年的做法,大量回收民居的垃圾。政府在去年完成了「塑膠飲料容器生產者責任計劃」的公眾諮詢,但是到現在仍然未公布結果及計劃框架。劉祉鋒說,對政府滯後結果覺得失望。他還希望,計劃將回收物料覆蓋範圍擴大到其它即棄物料,如紙包飲品等。他還說,如果只是限制塑膠單一包裝,生產商有很大機會會不用塑膠包裝,改用其它不受法例規限的物料。同時,他亦呼籲當局,將按樽回收的1毫子回贈加到1蚊,而且就源頭減量目標定罰金,鼓勵更多市民回收之外,亦可以令生產商打醒12分精神。

不要只是說隔離酒店才會製造大量廢物,現在香港許多社區的隔離設施、及平價的兩餸飯盒等,一樣都為香港製造了不少垃圾。如果政府立法規管,用自備容器買外賣也有回贈的話,應該會令回收及環保更有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