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豁免連花清瘟膠囊註冊 為討好中共可以走多遠

以往因為有條例規管藥品銷售,對於售賣未經註冊的藥劑製品有嚴格的規管,不過,現在也真是「誰大誰惡誰正確」。由中央提供的「抗疫三寶」,包括連花清瘟膠囊、金花清感顆粒,以及藿香正氣片,已經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確認​​​​指,它們的「來源和品質有保證」,所以特意因此作出特別安排,就是無需按照本地法律註冊,就可以直接在本地藥房出售。她又呼籲市民,應該由聲譽良好及可靠的商戶或團體,購買或取得抗疫中成藥,以防誤購及誤服來歷不明的中成藥。

其實,未經註冊已經可以開賣的「抗疫三寶」,市民又怎樣可以識別它們的來歷呢?其實第五輪疫情之下,打著抗疫旗號,有許多來自內地的所謂抗疫支援,不斷繞過立法程序獲得豁免。最近,政務司司長亦行使《緊急法》,豁免到港支援的內地醫療人員註冊,為他們在香港參與治療工作提供全面的法律保障。其實,好像內地出手,就什麼都好一樣,但是,其實許多本地媒體刻意繞過,不報道內地抗疫情況究竟有多麼的混亂。

上海抗疫管理員變「夾心基層」 無物資還要日日向黨感恩

最近,上海就有市民因為要實現社會面「清零」而與執行管理的人吵架。但是,原來執行管理的中層人員先自爆說,自己也是混亂政策的受害者,自己也要面對骨肉分離之苦。其實,所謂堅持社會面「清零」,最苦的不是做決策的人,而是夾在中間要聽命令做事,還要被市民罵的管理基層。而最匪夷所思的是,上海寶山區有個社區被人封了半個多月,先被人揭發什麼援助物資都沒有,還要當地居民在夜晚8點一齊感恩共產黨,內地這類抗疫奇聞比比皆是。

網民說:「香港也可以說是險過剃頭呀」。第五波疫情香港避得過封城一劫,但是隨著林鄭表示不會角逐下屆特首,焦點就落在一人入閘的李家超身上,如果一如外界所料,由武官掌政的話,大家都聞到一陣軍管味,就算在這一刻香港暫時還是香港,但是難保有朝一日香港會變成另一個上海。

民建聯去信政府 強殺動物遲早立法?

說完很不人道的「封城」,就講一點人道的倉鼠修例。人道就人道啦,不過,是「人道毁滅」的人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今年1月當局下達的滅鼠令。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昨日以書面答覆立法會指,截至3月底,一共有145隻倉鼠由主人放棄飼養,並且主動交給漁護署人道處理。政府亦已經修例,如果拒絕交出指定物品或動物,可罰款1萬及監禁6個月。

有報道指,民建聯張國鈞已提出書面問題,詢問政府會不會賦權予漁護署、衞生署或其它政府部門,以基於向人類傳播病毒的風險等原因,命令市民交出其飼養的動物,以及對阻撓命令的人作出懲處。如果未來又成功立法,香港帶動物移民的動機又會再提高。香港無論人鼠都是走頭無路,而香港人棺材本MPF3月戰況又如何呢?

強積金蝕762億 人人戶口少一萬六?

處於內外受壓大環境因素影響之下,積金評級昨日發布最新報告,強積金再錄得約150億港元虧損,即2022年強積金首季蝕762億,是兩年來最差的季績。也就是說,在香港460萬名強積金成員之中,3月份估計每人平均損失約超過3,200港元,2022年首季累計則人均損失約16,600港元。

積金評級主席叢川普指,導致強積金持續虧損的罪魁禍首,就是今年的中、港股票,又說自今年以來,中、港股票不僅每月錄得虧損,而且在過去的12個月,更虧損了9個月,作為強積金最大的資產類別,大部份強積金成員難免都要虧損。他又指,3月份美國10年期債息自2019年來首次出現倒掛,又加劇了市場對經濟衰退和滯脹的擔憂,預期這些風險未消除,未來3個月市場依然會極之波動。叢川普指,在極度波動的市況下,投資者不應驚慌失措,反而要繼續投資及好好地分散投資,最重要的是將投資聚焦在長遠的退休目標上。

烏俄戰爭釀糧荒 未世四騎士三個已登場

再來看下國際消息,香港之前就因為怕封城而搶糧,有人說,不說的話真的以為俄羅斯打過來了。其實不需要俄羅斯真的打過來,未來可能會出現真正的糧荒。其實早在一個月之前,拜登和七國集團(G7)的領導人會面之後,就已經警告過全球即將會出現糧食短缺。過了一個月,美國《政客》雜誌就報道,由於烏克籣戰事已迫近糧食生產區,有可能會危及原本將於7月收穫的數百萬噸穀物,而烏克蘭的穀物和葵花籽油,原本就是非洲和中東各國的主要供應來源之一。

而美國官員亦特別關心烏俄戰爭對阿富汗、也門及黎巴嫩等國家的糧食影響,所以美國白宮及國務院官員聯同美國國際開發署、世界糧食計劃署一齊合作,去應對未來的糧食短缺。

美國政府計劃,在未來幾日,釋放更多的國際糧食援助,包括動用比爾‧艾默生人道主義信託基金(BEHT)。這個信託基金是用現金形式作為戰略糧食儲備,保留了2.6億美元的聯邦現金,用於購買美國糧食及其它商品,送到處於危機的國家。除了BEHT之外,美國國會議員亦努力推動各種法案,去遏止未來糧荒,例如通過額外糧食外援立法。民主黨參議員庫恩斯(Chris Coons)認為,大規模飢餓是一個真實並且是即將出現的威脅。為什麼美國這麼努力要去解決這個問題呢?原因是其實這種大範圍的糧食短缺,可能引發整個北非及中東地區的大規模移民和政治不穩,繼而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

消息指,美國亦正向印度、阿根廷、中國及其它擁有大量糧食儲備的國家施壓,要求它們向世界糧食計劃署捐贈糧食,或者至少向全球市場釋放庫存。但是,自去年的創紀錄乾旱之後,包括美國在內,各國都自身難保,全球小麥儲備已低於正常水平,擁有多餘糧食的政府也不會願意釋放太多供應,所以就算美國願意填補烏克蘭缺口,又是否真的那麼容易呢?

如果糧荒真的出現,好像就應驗了聖經《啟示錄》的預言。聖經《啟示錄》預言了許多末世的大事,當中有提到為人類帶來末日命運的四騎士,分別就代表了瘟疫、戰爭、饑餓、和死亡,處於現在這個環境,又似乎真的逐個在實現。如果全球糧荒就是饑餓的話,那是否就是說,人類距離終結又再拉近了一步呢?不過,中國傳統文化提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相信要在未世的劫難當中,想要存活的話,首先要心存善念,自然就會有上天保佑。

俄羅斯傷兵不斷 開徵60歲志願軍

說完第三個騎士,我們看看第二個騎士,烏俄戰爭的消息。一直以來,有消息指,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戰爭當中傷亡慘重。為了填補空缺,俄羅斯軍隊原來正在招募志願者參軍,而年齡上限居然放寬到60歲,是不是真的呀?60歲的人,不是應該要由國家保護的嗎?為何還要保護國家?

根據俄羅斯媒體報道,克里姆林宮已經發出號召,呼籲已退役的士兵前往西伯利亞的車里雅賓斯克(Chelyabinsk)及秋明(Tyumen)參軍,而各個崗位中,以坦克的指揮官狙擊手及工程師短缺最為嚴重。先來看一些相關數據,據《泰晤士報》(The Times)報道,至今已經有大約6萬名預備役軍人被徵召參加戰鬥,他們主要來自莫斯科以外的地區,應徵入伍的人約佔四分之一,年齡介乎18至27歲之間,通常只是服役一年。雖然俄羅斯聲稱沒有在烏克蘭部署義務兵,但資料顯示,已經總共有134,500名新的義務兵被徵召,而俄羅斯至今只承認,有一小部分人是被錯誤地派去作戰。

俄羅斯軍隊的傷亡情況一直慘重,據北約數字顯示,俄羅斯至今已經損失了15,000名士兵。而烏克蘭就指,其實俄羅斯軍隊的死亡人數為18,300人,所以俄羅斯軍隊欠缺人手,就唯有依靠老兵參戰啦。而烏克蘭情報部門表示,俄羅斯招募的新兵主要來自少數民族,包括俄羅斯聯邦卡爾梅克共和國、印古什及達吉斯坦共和國等。此外,亦有說法是,俄羅斯由格魯吉亞的兩個分離地區,阿布哈茲及南奧塞梯吸收兵力。英國王室聯合國防研究所(The 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專門研究俄羅斯事務的研究員費里斯(Emily Ferris)說,普京要依賴少數民族的原因,是因為大多數俄羅斯人不擅長城市戰爭,所以可以見到,作戰的大多是斯拉夫族,即使有俄國本身的新兵加入,效果亦差強人意。

路透社報道亦指出,俄羅斯在頓巴斯地區應徵士兵,派到前線與烏克蘭軍隊作戰,但他們沒有受過訓練,又沒食物又沒有水,亦沒有足夠的武器裝備。更有些徵召入伍的人,竟然分配到一把二戰的Mosin步槍,這種步槍在19世紀後期開發,幾十年前就已經停產了。亦有2月才應徵入伍的學生向路透社說,有位戰友告訴他,他們要準備擊退頓巴斯西南部的烏克蘭軍隊,但是他自己根本不會發射武器。也就是說,俄羅斯老兵也會繼續折損,究竟未來還招什麼兵打仗呢?真是一個黑人問號。

布查大屠殺 射殺平民一幕被無人機拍下

最近,俄羅斯軍隊在基輔郊區布查殺害平民的事件,引起全球公憤。面對這個指控,俄羅斯打死不認。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昨日有片段流出,就是一架無人機拍到,俄羅斯的裝甲車在布查射擊一名騎單車的人的影片,這條影片亦有可能是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的有力證據。

由片段當中可以見到,無人機鏡頭正好追蹤到,一個男人騎著單車,穿過一個建築物被摧毀的社區,而在下一條街道,就見到有一排軍車,當中包括坦克、裝甲運兵車和貨車。這架單車之後在盡頭左轉,再沿著一條比較窄的街道前進,而這個時候,距離他大約45米處,就有一架裝甲車和一架坦克。之後,裝甲車的炮塔就發出閃光,見到有一支火箭彈在空中劃過,之後這架坦克亦向單車的方向開火。另一段由荷蘭調查機構(Bellingcat)分享的影片可以見到,在襲擊發生的同一路口,可以見到有一名男子倒斃在路邊,旁邊就是一架單車。

最近,俄羅斯濫殺平民的罪證也越爆越多。星期一,布查的一個兒童療養院地下室,就發現了5名男子的屍體。烏克蘭總檢察長辦公室表示,他們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但是被俄羅斯軍隊捆綁、毆打和殺害。而在基輔以西的莫季任鎮,烏克蘭警方向法新社記者展示了5具雙手被綁的平民屍體,其中包括該鎮的鎮長、她的先生、和她的兒子。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警告說,布查的屠殺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他相信在博羅迪安卡附近的地區,可能有更多人被殺。究竟這場仗何時才能打完,令流離失所的烏克蘭人重新建立家園?現在看來,仍然是遙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