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駐華機構3月31日致函上海市政府,列出6點要求提請注意,這些訊息在中國國內社交媒體微博以及國外社交媒體推特上傳播。 

信中說,自3月27日以來,上海開始分批實施兩輪區域封控,同時繼續對部份街鎮和社區臨時進行封控,歐盟各國從僑民社群處獲悉因封控措施帶來的種種困難,因此提出多項請求,請上海市政府外事辦公室考慮。

第一,無論任何情況,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開;

第二,對於無症狀或輕症感染者,最好能設置專門的隔離環境,並有能用英語溝通的工作人員;

第三,對於僅接觸過病人但自身並未被感染的人員,不應被送入集中隔離點,而應允許其在家中進行自我健康管理;

第四,在封控期間,當歐盟公民需要時,必須能及時有效獲得緊急醫療救助;

第五,有相當多的人員受限無法前往浦東機場乘坐預訂的航班。因此若歐盟公民及其家人可憑所提供的國際航班預訂證明,進入上海兩大國際機場,而不論其居住地是否處於封控狀態,將不勝感激;

第六, 歐盟還要求提供一個解決方案,以使被集中隔人員家中的寵物能夠得到定期餵養。

信函是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並代表歐盟成員國(奧地利、比利時、保加利亞、捷克、丹麥、芬蘭、法國、德國、希臘、匈牙利、愛爾蘭、義大利、盧森堡、馬爾他、荷蘭、波蘭、葡萄牙、羅馬尼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西班牙、瑞典)以及挪威和瑞士駐上海總領事館,共同致函給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
 

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代表歐盟成員國(共24個國家)近日致函上海市政府,要求不要在防疫政策上分離父母和孩子。(推特截圖)
法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代表歐盟成員國(共24個國家)近日致函上海市政府,要求不要在防疫政策上分離父母和孩子。(推特截圖)

孫春蘭急赴上海:要堅持「動態清零」

中共副總理孫春蘭4月2日急赴上海,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過去幾天,上海染疫人數暴增,上海以往的「與病毒共存」防疫政策疑受壓而改變;是「清零」還是「共存」,防疫措施或涉高層博弈。

新華社2日深夜報道,孫春蘭從吉林趕赴上海,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及市領導見面,轉達習近平問候,並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動搖,推進應檢盡檢、應隔盡隔等;並提到「要保持核心功能的正常運轉,任務艱巨」。

自武漢疫情爆發兩年多來,上海在主張「與病毒共存」的張文宏等專家的領導下,基本採取「不一
刀切」的動態清零做法,即不推行全民檢測,而是進行「精準防疫」,只在疑似出現疫情的屋苑進行檢測。

過去一個月,上海累積確診人數從4千多人增加至4萬多人,其中超過85%的確診者是無症狀感染者。但疫情爆發以來累計7個死亡個案就沒變過。

張文宏在3月23日個人微博中發表長文《新冠沒有那麼嚇人,但是仗很難打》表示:「不能抱著咱就是不過了也要把病毒弄死的心態,要既控制好疫情,又保障居民生活,保持就醫通道暢通,同時還保障民營小微企業的生存。這些將成為上海抗疫後一階段的重點。」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曾到張文宏所在實驗室調研,外界解讀為李強為張文宏站台。

26日,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專家組成員、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吳凡還聲稱,上海封城哪怕是3、5天或一周都不行,因為在全國經濟發展中承載著重要的功能,「甚至於對全球經濟都有影響」。

但27日,李強在上海疫情防控會議上稱:「要『堅決貫徹』習近平『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分析認為,上海疑似受到習近平施壓。

27日晚,上海突然宣布,28日起以黃浦江為界「分階段防控」,分區分批實施核酸篩查,31日又改為更嚴厲的「全域靜態管理」,即放棄「精準防疫」,重回「動態清零」老路。

「清零」次生災害頻發 分析:北京堅持清零有因

外界注意到,從3月28日起,張文宏不再在上海市衛健委疫情通報會上以「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露面,而是由市衛健委主任鄔驚雷代替出席,其頭銜是「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醫療救治組組長」。

「張文宏是甚麼原因現在不出來了、換人了,這個咱們也不知道。但是從外面觀察來講,現在出來的這些人,採取的這些方法,顯然政治的因素大於防疫的因素。」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精通中西醫的整合醫學專家楊景端博士對自由亞洲說。

一位支持張文宏的網民「漫天霾」日前發文說:「上海現在每天新增幾千宗,是不是說明封控之前這個病毒已經廣泛傳播了?那時候有病死的嗎?沒有。有醫療擠兌嗎?沒有。有『除了奧密克戎(Omicron),其他都不是病』,然後製造出來的災難嗎?沒有。」

「那就說明,這個病毒真的已經不是個事了,是封控造成了大量的恐慌、擠兌和悲劇。……我高度懷疑,如果要張文宏來決策,可能並不是今天上海這樣的結果。」

過去幾天,上海因防疫產生的次生災害頻發,東方醫院一名護士哮喘發作、未及時救治死亡;浦東一居民哮喘發作,因防疫延誤治療而喪生;上海金山區一處「嬰幼兒隔離點」,把孩子與家長分開,「孩子屁股都爛了」……

日前,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嬰幼兒隔離點」被曝光,隔離點嬰幼兒哭的照片和影片在網上流傳,。

此前,孫春蘭視察吉林,市民大喊「沒菜吃」,孫春蘭在西安視察疫情,市民高喊:「我要吃飯!」;再早孫春蘭在武漢也曾遭喊樓「全都是假的!」而在中國最大城市2600萬人口的上海,引發擔憂,封城會衍生怎樣的人為災難?

中國數字時代發表被中共刪掉的作者「隨水文存」題為「比疫情更危險的,是對疫情的恐慌」的文章。作者感慨:「現在我們整個國家都病了,這種病跟病毒沒有關係,而是由於無知和恐慌導致的全民臆想症。這種病遠比新冠更可怕…喪失了基本理性思考能力與判斷力。」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分》析,上海封城具有重大的政治影響。此時臨近中共二十大,「上海本身是中共政治高地,疫情處置結果如何可能會影響到一些關鍵人事布局。」

上海此前試行的精準防疫,唐靖遠說:「是不同於習近平清零模式的一種有限度小範圍共存模式。那麼上海封城,就是徹底終結了這種模式,必須做到『動態清零』。這凸顯了習近平在強化自己的政治權威,並打擊了他的對手想利用疫情日趨嚴峻,而否定其清零模式政績的意圖。」◇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