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社會有一句諺語:「日光之下無新事」,在「新香港」之下,每日也「無新事」,因為荒謬已經常態化。最近一個星期,至少有以下兩宗怪事。

第一宗怪事是保安局計劃在今年內,將香港與俄羅斯於去年9月簽署的「刑事司法互助及移交被判刑人雙邊協定」提交立法會審議,生效日期則有待港俄各自完成審議後公布。現時俄烏戰爭仍未結束,全世界大部份國家都支持烏克蘭,並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香港政府竟然仍打算跟俄羅斯合作移交犯人?與表態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有甚麼分別?

這條「送俄條例」一旦生效,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甚至其他為烏克蘭提供武器對抗俄羅斯的西方國家元首,以後還可以到訪香港這片土地嗎?香港政府會將澤連斯基移交俄羅斯嗎?烏克蘭駐港總領事館是否顛覆俄羅斯政權,會被送俄?香港市民或媒體公開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批評普京,是否犯下俄羅斯的煽動罪,可能會被送俄?到時候,外資必定會進一步撤出香港。這再次證明,威權主義會輸出國際,威權國家擴張會影響其他國家的自由。

另一宗怪事是警隊放寬居港未滿七年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可以投考警察,但究竟有多少長居海外求學的「番書仔」會因而投考警隊?所以我估計,警隊其實主要想向「雙非嬰」招手,實在非常「有創意」,將「負累」變成「正面」的東西。

根據《入境條例》,中國公民在香港出生的子女屬於香港永久性居民。父母為中國大陸人、在香港出生的「雙非」兒童也屬永久性居民,在2001年至2013年推出「零雙非」政策期間,有近20萬「雙非嬰」,但他們未必在香港住過。他們當中已經有很多人年滿18歲,可以投考香港警察了!不過,如果遊客在香港問路的時候,警察可能都未必懂得解答帶路了,因為他們也是新來港人士。

今次放寬投考警隊的門檻,暴露了香港本地人不願意當警察的實況,這當然跟警隊在反送中運動後形象破產、警隊已成政治工具有關,就算警隊投放多少億元做公關也沒有用。既然香港政府已經引用《緊急法》放寬中國大陸西醫、中醫、護理員等來港抗疫,為何不考慮直接引用中國大陸公安來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