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發起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已經超過兩周,俄方遭到以美國、歐盟為首的西方國家和聯合國的嚴厲譴責和制裁。隨著普京閃電戰的失敗和烏克蘭官民的頑強抵抗,中共也從一邊倒支持普京到被迫調整立場,切割對自己不利的輿論,但為時已晚。戰爭給其帶來的利益逐漸被危機取代,同時,中共獨裁和反人類的本質也日益被世界看清。

中共官方挺俄,中國公司進退兩難  

2月24日,俄羅斯悍然侵入烏克蘭領土,世界譁然。西方世界針對俄羅斯啟動了前所未有的嚴厲制裁行動。對俄羅斯經濟打擊最大的兩部份分別是關閉SWIFT銀行支付系統和凍結俄羅斯中央銀行在西方的資產。之後,又發展到制裁支持普京的俄羅斯商業寡頭個人。

美國之音3月4日報道,歐盟剛公布的名單顯示,在俄羅斯排名第二的國有銀行-俄羅斯對外貿易銀行-以及其他幾家銀行很快將被關閉SWIFT系統。但集中了俄羅斯民眾70%到80%存款,在俄羅斯排名第一的儲蓄銀行沒有被列入關閉名單。

VOA說,一些一向較樂觀的市場分析人士把凍結俄羅斯央行資產形容為對俄羅斯經濟投下了一枚核彈。

與西方制裁不同,中共政權好像早已知曉普京會怎樣做,因此不僅對俄軍侵烏表現淡定,並多次表示反對制裁,還在聯合國大會緊急特別會議上就譴責俄羅斯入侵的決議投下棄權票。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半個月後,包括蘋果(Apple)、耐克(Nike)、麥當勞(McDonald's)等眾多西方公司紛紛暫停在俄業務,但幾乎沒有大型中國公司加入這一抵制行動。原因無他,它們都聽命於中共指令。北京堅稱中國將與俄羅斯保持正常的經濟和貿易往來。

不僅如此,中共也沒有第一時間撤僑。而且,北京還利用官宣,為俄軍侵略辯護,中共央視CCTV新聞聯播2月28日播報俄烏戰爭時甚至以「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一詞來代替「戰爭」或者「入侵。」

北京的行為讓國際輿論質疑——它為甚麼會這樣做?《華爾街日報》引述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經濟顧問奧列格·烏斯堅科(Oleg Ustenko)的話,回答了這個疑問:「這場武裝衝突現在真正獲益的唯一國家,就是中國。」

路透社報道,一位曾與俄羅斯有長期聯繫、不願意透露身份的中國商人說,與他合作的幾家俄羅斯公司現在正計劃開設人民幣帳戶。這位商人說,「這是很簡單的邏輯。如果你不能使用美元或歐元,美國和歐洲停止向你出售許多產品,你沒有其他選擇,只能轉向中國。這個趨勢是不可避免的。」

路透說,俄羅斯企業急於開設中國銀行帳戶。……中國一家國有銀行的莫斯科分行出現了來自俄羅斯企業希望開立新帳戶的查詢,因為俄羅斯的企業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正在與國際制裁作鬥爭。

中國有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等幾家國有銀行在莫斯科營運。

中共在全球制裁俄羅斯的形勢中,希望提升人民幣與美元抗衡的可能。

據法廣3月3日報道,隨著越來越多的西方公司放棄俄羅斯,中國等新興市場巨頭願意維持與莫斯科的商業關係,這一趨勢可能會威脅到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主導地位。

俄羅斯大型運輸和物流公司FESCO運輸集團本周表示,在一些俄羅斯銀行被踢出全球金融訊息系統SWIFT之後,它將接受客戶提供的人民幣。

法廣說,俄羅斯貨幣對人民幣匯率,周三跳水至17盧布以上的歷史最低點,過去一周裏,盧布對人民幣的價值損失了近40%。

中共尷尬面對與烏克蘭的關係

2020年時,中國已經躍居烏克蘭最大交易夥伴國,多年來每年從烏克蘭賺取幾十億美元的順差。

據中共商務部網站2021年8月26日稱,2021年上半年,烏對華出口達42.8億美元,自中國進口額45.67億美元。

據公開資料,中國是烏克蘭農產品最大的出口市場。

2012年,烏中籤訂價值30億美元的貸款換粟米協定,自此烏克蘭以驚人速度成為中國最大的粟米供應國。2015年5月海關資料顯示,中國粟米進口為40.38萬噸,近95%來自烏克蘭。

2020年的10月至2021年4月的6個月中,中國從烏克蘭進口粟米已達到734萬噸,2021年烏克蘭對中國的大麥出口也高達280萬噸,佔中國大麥進口的兩成以上。

2022年2月24日俄烏戰爭第一天,中共貿促會研究院副院長趙萍在央視節目中也承認:中國從烏克蘭進口的粟米雖然佔比30%,因為2021年美國粟米價格出現大幅度上漲,所以中國從烏克蘭進口粟米增長速度達到150%以上。

如今,中國中糧集團通過投資已經成為烏克蘭三大糧商之一。

農產品之外,基礎設施也是中烏另一類重要合作。2021年6月中烏簽署的基礎設施建設合作協定中顯示,中國要在烏克蘭投資鐵路、機場和港口等基建項目,籌建整個烏克蘭的電信基礎設施。

據中共商務部統計,2021年前11個月,中資企業在烏新簽承包工程合同額達66.4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並躍居同期中方在歐亞地區國家首位。

中國排名靠前的風電企業都已進入烏克蘭市場。中國龍源電力在建的尼古拉耶夫州南方風電站專案,是迄今中資企業在烏最大投資專案。

難怪奧列格·烏斯堅科認為,中國這個政治角色將受益於俄羅斯能源供應的增加,並成為「俄羅斯與世界其它國家之間的橋樑」。莫斯科在未來幾年肯定難以推進任何國際議程,因此「他們唯一的溝通者將是中國」。

這是奧列格·烏斯堅科在基輔參加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會議的直播上說的。

中共誤判戰局 損害超過收益 面臨危機

人們對中共挺俄抑烏不理解的還有,烏克蘭也是中共進入歐洲最早簽下的「一帶一路」國家之一。戰前兩國關係堪稱良好。但本次烏克蘭被俄羅斯入侵,中共卻完全忽視了烏克蘭的利益,還煽動國內小粉紅一邊倒讚揚俄羅斯入侵有理,並且任由網絡掀起所謂收養烏克蘭美女的侮辱言辭。

更有甚者,中國留烏學生千呼萬喚也得不到中共駐烏使領館的救援,甚至傳出有學生死亡的消息。中共官方拖了好久,才安排在烏華人回國,而且資費自理,還高得離譜;生命安全亦無保障,使領館最大限度的撇清了撤僑的責任。

對利弊得失的考慮,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麗西亞·加西亞·埃雷羅對半島電視台說,「如果我們全面實施制裁,對中國來說,代價將是巨大的。」

明知利益和道義風險巨大,但中共為何如此操盤?有學者指出,為了保住自身利益,中共可以完全不顧道義。

旅加政治學者、前《人民日報》評論部主任編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智囊團成員吳國光對大紀元分析,可以設想,如果俄羅斯佔領烏克蘭,回到前蘇聯和烏克蘭的關係,它仍然會和中國保持相當不錯的關係,中國的「一帶一路」等等,還可以通過俄羅斯下面的烏克蘭這樣一個地方,繼續進行。烏克蘭相對來說,經濟上或其它方面,對中國的要求就不多了。

吳國光說,做生意來講,你面臨一個強大的談判對手、還是一個弱的談判對手,這是不一樣的。

經濟利益之外,北京還面臨國內反戰輿論、黨內利益集團不認可的雙重壓力。

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報道,五位中國著名歷史學者2月26日在中國社交媒體微信上罕見發表聯署公開信《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與我們的態度》,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戰爭,表達對烏克蘭人民的同情,呼籲反戰。

此信等於公開和中南海唱反調,幾小時後遭中共網絡封鎖。

民間壓力之外,吳國光分析了黨內可能產生的危機。他說,中共是個黑社會組織,現在習近平還和共產黨相生。黨內權勢精英集團並不願意看到個人獨裁的最高領袖,而是希望領袖和黨共生。

吳國光說,這個意義決定了權勢精英集團不希望中共被習拖進一個災難——他們可能不願意看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在中共這種體制下,他們不可能公開表達出這個意願。

吳國光認為,如果中共權勢集團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這種態度,對習近平來講,就是一個壞消息了。他說,作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中國都不可能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中得到任何好處。@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