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同意大規模撤兵基輔 是欺騙還是缺錢?英美看法不一

3月29日,俄羅斯及烏克蘭談判代表於土耳其伊斯坦堡進行談判,雙方交涉約4個小時,此次談判被認為是至今取得的最重大的進展。

烏克蘭代表團提出願意維持中立地位,包括不加入軍事聯盟或允許他國設立軍事基地等,並同意對克里米亞的地位問題,訂下一個為期15年「磋商期」,但條件是兩國必須首先「完全停火」。

俄羅斯方也釋出軟化信號,俄方首席談判代表告訴傳媒,將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佛明(Alexander Fomin)還表示,為增加雙方談判的信任,將「大幅削減」在基輔和切爾尼戈夫附近的軍事行動。

烏克蘭軍方確認,已注意到兩地周邊部分俄軍撤離。不過,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參謀部表示,俄方說法只是想誤導大家。

烏克蘭總統 澤倫斯基:「烏克蘭人不是天真的人。在這34天的入侵和過去8年的頓巴斯戰爭中,烏克蘭人已經了解到,只有具體的結果是可信的。」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與摩洛哥外長布里塔的聯合記者會上也表示,沒看到俄軍實質進展,也沒看到俄羅斯方是「認真的」的信號(signs of real seriousness)。他認為,這可能是俄方的欺騙手段。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我們專注於他們(俄羅斯)做了甚麼,而不是說了甚麼。我不能告訴你這些聲明是否反映了對侵略的重新定位,或只限於烏克蘭東部和南部,或是只是俄羅斯再次試圖欺騙和轉移人們注意力,讓人們無法認清俄羅斯正在做的事。」

另一方面,英國國防部30日發布的最新烏克蘭局勢情報指出,俄軍補給嚴重不足。最新情報指,遭受重大損失的俄羅斯部隊已被迫返回俄羅斯與鄰國白羅斯重整和再補給。並稱「俄羅斯已經捉襟見肘的後勤補給方面的壓力,表明俄羅斯重組烏克蘭前線部隊的過程遇到困難。」並指出,指俄羅斯已幾乎無法實現包圍基輔的軍事目標。

週二稍早,烏克蘭南部尼古拉耶夫(Mykolaiv)一政府大樓才遭俄軍炮擊,造成至少3人死亡。

對於俄烏談判,烏克蘭曾表示,除非總統澤連斯基與普京達成正式協議,否則與俄方的任何談判結果,都有產生變數的可能性。

傳協助烏克蘭「傳話」 俄羅斯寡頭遭普京拒絕

在這次俄烏談判之際,俄羅斯寡頭艾巴莫域(Roman Abramovich)身邊發生2件事,使他意外地成為傳媒的關注焦點。

第一件事是,傳聞艾巴莫域和烏克蘭和平談判的代表出現中毒,被懷疑與俄羅斯特工有關。

艾巴莫域是英國超級足球俱樂部「車路士」的前老闆,被外界視為俄烏中間人,日前傳出在3月初,艾巴莫域在基輔與兩名烏克蘭談判代表面談後,三人都發生疑似中毒的症狀,英國《衛報》報導,他們兩眼發紅、腫脹,手部和臉部脫皮,甚至一度失明。

《華爾街日報》稱,疑似莫斯科強硬派,想要破壞旨在結束戰爭的和平談判。

但霍士新聞聯繫澤連斯基辦公室尋求置評時,發言人否認了有關中毒的說法。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也做了否認。他告訴俄羅斯傳媒,這些都是虛假的「資訊戰」的一部份。

時政評論員江峰表示,俄羅斯已經沒有實力把戰爭繼續下去,「中毒事件」是西方傳媒操作的成分較大,是要掀起對俄羅斯的厭惡和譴責,與終止戰爭的談判的趨勢相悖。

另外,近日,發生在艾巴莫域身邊還有一件事是,有報導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託他給俄羅斯總統普京帶紙條,但普京「不買帳」。

《泰晤士報》3月28日報道,普京的親密盟友艾巴莫域作為俄羅斯駐烏克蘭談判代表特使,上周在莫斯科會見了普京,並向他提交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手寫的便條。紙條概述了澤連斯基為達成停火協議考慮接受的條件。

報道中未披露「紙條」確切內容,但《泰晤士報》說,普京的回應明確無誤:「告訴他,我將痛擊他們。」

艾巴莫域在會談中的具體作用尚不清楚。克里姆林宮強調他並非參加伊斯坦堡會談的俄方代表團正式成員,但一直在充當俄羅斯和烏克蘭的中間人。

俄羅斯發動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並因此受到西方國家制裁以來,身為車路士足球會老闆的艾巴莫域已經成為英國和歐盟制裁的對象。《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說,澤連斯基要求美國不要制裁艾巴莫域,因為他在促進談判方面發揮了作用。而且他對人道主義問題越來越關注,包括可能組織平民從被圍困的馬里烏波爾(Mariupol)撤離,因此美國財政部暫停對他的制裁。

傳中石化暫停對俄投資 凸顯中共內部分裂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1個月,中共是否援助俄羅斯一直是關注焦點。儘管中共公開反對西方對俄羅斯實施的經濟制裁,並堅稱與俄保持正常經貿往來,卻又擔心受到西方制裁,暗地裡要求中國企業謹慎對待在俄羅斯的投資。

有消息人士近日對路透社披露,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石化,Sinopec)已暫停了對俄羅斯的一項大約價值5億美元的新天然氣化工廠投資。

報導說,該計劃是與俄羅斯最大的油氣化工集團西布爾(Sibur)合作,開發一個類似於阿穆爾天然氣化工廠(Amur Gas Chemical Complex)的項目。

這個項目原計劃於2024年年底投產。西布爾集團和中石化分別持股60%和40%。中共喉舌新華社曾在2021年12月的報導中稱,阿穆爾天然氣化工項目是中俄投資合作的重點項目。

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說,中石化注意到西布爾的股東兼董事會成員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被西方制裁後,暫停了相關會談。

知情人士還說,中石化還暫停了與俄羅斯天然氣生產商諾瓦泰克(Novatek)之間關於天然氣營銷合資企業的談判,原因是諾瓦泰克的股東之一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被列入美國最新的制裁名單。

季姆琴科此前也是諾瓦泰克的大股東。諾瓦泰克在2022年3月21日發布的新聞公告中說,季姆琴科已決定從該公司董事會辭職,自當天起生效。

諾瓦泰克在給大紀元記者的回覆中沒有就中石化暫停談判一事作出回應,也沒有正面回應季姆琴科辭職的原因。

但俄羅斯一名消息人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諾瓦泰克並沒有收到來自中石化的任何官方相關的聲明或文件。

報導還表示,自俄羅斯一個月前入侵烏克蘭以來,中石化和中國另兩家能源巨頭——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簡稱中石油,CNPC)、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簡稱中海油)一直在評估西方的制裁對他們在俄羅斯數十億美元投資的影響。

消息人士說,中共外交部召見了這三家能源公司的高管,以審查他們與俄羅斯合作夥伴的商業關係和當地的業務,並要求他們不要貿然購買俄羅斯資產。

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在回應大紀元記者的置評要求時都聲稱對此「不清楚」、「不知情」。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3月28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中石化叫停對俄羅斯石化工廠5億美元的投資,顯然和中共內部的不同意見有關。

謝田表示,這些意見可能來自反習派,也可能是出於中共內部所謂「南院」和「北院」的對立。

南院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北院是中共國務院所在地。

謝田說,南院和北院經常會因政策問題,在參與經濟運作,管控、干涉經濟等問題上有不同意見。

謝田說:「中共在這時候叫停了很多對俄羅斯的投資,有可能是中共國務院更多地看到了支持俄羅斯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謝田還提到,此前,中共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長胡偉發文,呼籲中共高層不能與普京捆綁在一起,會被西方進一步孤立,需要儘快切割。

謝田認為,中共體制內的學者連續發聲,正說明這是中共內鬥的結果,即親俄派受到了反對派的強大壓力。

他說:「中共給了俄羅斯大片的領土,令中國確實在過去吃了俄國很大的虧,面對國際社會的制裁壓力,以及黨內的反俄派的反對,親俄派不得不示弱,以平息內部的反對聲音。」

上海封城破世界紀錄 非人性管控 撼動全球市場

中國最大城市上海,擁有2600萬人口,也是中國的金融、海運和貿易中心。如今在當局嚴厲管控下,分階段停擺,不僅出現人道災難,民怨沸騰,更是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焦慮。

上海市民呼喊:「我們要吃飯,我們要上班,我們要有知情權!」

3月29日,上海進入封城第二天,這座有2600萬人口的城市,封城規模創全球歷史紀錄。

上海退休教授顧國平:「他們違反承諾,繼續封閉,他們涉嫌違反憲法、法律等相關的做法與行為。他們借用了這次疫情來剝奪我們的人身自由,以及對生活、工作、出行造成的影響。」

在中共政權的嚴厲管控下,這次的封城同樣沒有民生保障,人們吃飯難、求醫難、醫療體系崩潰、小商販難以為繼,而面對這場生存危機,人們甚至求告無門。

上海癌症患者:「我只能去指定的隔離醫院接受治療,剛好我進來後,上面(政府)下通知這邊封了,然後我就叫天天無門的狀態。」

上海市民黃女士:「我們是浦西,買東西擁擠,有的地方搶得很厲害。就是外地的蔬菜來不了上海。」

上海市民謝女士:「現在他們做核酸,10個人放到一個管子裡面,如果管子裡面有一個人陽性了,那我們10個人全部要隔離,他們就到處去找,叫警察去抓他回來。」

紐約大學駐上海留學生Marek Narozniak:「我一覺醒來院子就被柵欄封起來了,無公告、無預警、無通知,所以我的生活用品很匱乏。困在圍欄中就像在籠子裡。」

上海當局的封城措施,也加劇全球金融市場的焦慮,令投資者對中國和全球經濟感到不安。

據美聯社報導,麥格理集團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中共的封鎖措施,加劇了中國經濟下行的風險,而受衝擊最大的將是消費業和房地產市場。

另外上海港口和航空港的吞吐量,在全球名列前矛,封城也對全球供應鏈以及通貨膨脹帶來影響。

全球最大貨櫃運輸公司「馬士基」表示,上海的封城,將嚴重損害卡車運輸服務,並且增加運輸成本。馬士基已經對客戶發出通知,進出上海的卡車服務減少30%,上海的倉庫關閉到週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