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僅僅涉及社交媒體公司。它涉及你數字生活的方方面面。電子郵件發送服務、在線籌款平台……

「你在電商服務平台Shopify上銷售你創造的商品的能力,你用Stripe操作網上銀行的能力,它涉及一切。」

卡拉弗雷德里克表示:大科技極權主義和社會信用體系在美國的興起。

今天我採訪了傳統基金會研究員卡拉弗雷德里克(Kara Frederick),她此前曾擔任美國海軍特種作戰司令部的高級情報分析員,並在國防部擔任了六年的反恐分析員。後來,她幫助創建並領導Facebook的全球反恐項目。

今晚,她分析了她所看到的不斷發展的大科技極權主義,並提供了一種控制它的策略。

弗雷德里克:「坦率地說,這些做法與中國在社會信用體系中的做法如出一轍。」

楊傑凱: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卡拉弗雷德里克,歡迎作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弗雷德里克:謝謝你的邀請!

政府利用科技公司來鉗制言論

楊傑凱:卡拉,你剛剛為傳統基金會發表了一份報告,標題很醒目,「對抗大型科技公司的極權主義:一份路線圖」,我這裏需要你為我解釋一下。極權主義這個詞觸動了我。很多人都知道監控,有時候甚至是非常深入的監控,也許有點兒像社會信用體系,極權主義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步驟,你是怎麼想的?

弗雷德里克:這個詞是對我們在報告中發現並探究的趨勢的一種確認。這種趨勢就是政府和科技公司之間的共生關係。我看了你上次對羅德德瑞爾(Rod Dreher )的採訪,他談到了現在困擾西方的軟極權主義。

他說,一切都被政治化了。如你所知,房屋租賃服務網站愛彼迎(Airbnb)拒絕為著名的、非常保守的評論員米歇爾馬爾金(Michelle Malkin)及其家人提供服務。她的政治理念和觀點使她無法獲得使用這種租賃服務。

還有喬羅根(Joe Rogan)以及音樂平台聲破天(Spotify),拜登政府的新聞秘書珍普薩基(Jen Psaki)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點名一家特定的公司,請注意,那甚至不是一家美國公司,而是某一科技公司,說可以採取更多的手段結束這場危機,指責喬羅根圍繞新冠病毒疫苗持續散佈「錯誤信息」和「虛假資訊」等等。

而她以前也這樣做過,政府以前就曾利用科技公司作為他們的代理人來鉗制言論。7月在夏季,她曾站出來,聯合衛生總監,大意是說,有一些用戶和帳戶,幾個用戶和帳戶,事實上是半打,或整整一打,我們要挑出來,從平台上清除掉,這個平台就是Facebook。

她說我們正在與Facebook合作這樣做。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在一個月內,所有這些用戶和帳戶都退出了平台。他們對此幸災樂禍。所以,我認為,政府和大型科技公司聯手對言論進行監管的行動令人不安,而且極易讓人想到極權主義即將到來。

還有一連串的其它例子。此外,喬拜登在1月講話,直接呼籲科技公司這樣做。國土安全部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也說,「我們正在這樣做,不只是為了制止有關新冠病毒的錯誤信息,也是為了維護選舉公正和選舉安全。」

潛在的社會信用系統 極權主義逐步升級

可見,這種行為正變得越來越普遍,而大型科技公司則心甘情願做政府的代理人,對美國人民施加壓力。然後,我們會看到出現了潛在的社會信用系統,極權主義隨之逐步升級。這些大型科技公司現在正在著手勾畫藍圖。

同樣,我們將看到一連串的職權濫用行為。種子正在發芽。在某些情況下,這是公開的,比如(2021年)1月6日(選舉)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要求35家科技公司提供他們的數據,甚至包括1月6日不在國會大樓裏,只是在附近閒逛的人,他們卻很樂意響應這些要求。

所以,在我看來,你會發現數據點匯合,絕對地支持將一切政治化,特別是在科技界。原本以國家安全為目的的特定工具正常化現在卻被重新用於監視美國人在社交媒體上傳播的「錯誤信息」、「虛假資訊」、「惡意信息」和不同觀點。

因此,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走向極權主義的過程。坦率地說,這些做法與中國在社會信用體系中的做法如出一轍。你必須記住,那(中共社會信用體系)也是從(中國)特定省份的金融部門的私營公司開始的。因此,我認為對美國人來說極其重要的是要提高警惕,認識到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

楊傑凱:哇!所以,你剛剛向了描繪了我你整理的這份令人難以置信的報告的基本概況。你知道我接下來要做甚麼,在我們進入下一個問題之前,我想探討一下如何打擊「錯誤信息」、「虛假資訊」等等。這似乎是今天的遊戲,可以這麼說,對吧?

在國家安全局研究數字網絡情報

跟我說說你自己吧,你以往的經歷。我在看你的簡歷。我想,你有過一段相當精彩的經歷,最後獲得了你現在的角色,目睹了現在這一切。請跟我說說。

弗雷德里克:是啊,真的很有趣,但不是我刻意設計的,而是因為我足夠幸運才有了這些經歷,是各種機緣交織促成的,使我能夠公開評論公共政策,並且盡力提出建議,以解決我們現在看到的正在出現的一些問題。

我起初想成為一名足球運動員。你不需要知道這些,不過,我曾在英格蘭為富勒姆(Fulham)(足球俱樂部)效力,然後在賽季結束時,被交易到切爾西。我爸爸告訴我,「你需要找一份真正的工作。」當時,有兩場戰爭正在激烈進行中。

他是一名海軍陸戰隊員,所以我當時想成為其中的一員。那麼,我最終被一個只有三個字母的機構招募,那就是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NIA)。

我在情報部門工作時被安插在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我們的全部工作就是研究數字網絡情報,分析恐怖份子如何在數字空間活動,這樣我們就能做到大海撈針,追蹤阿蓋達組織恐怖份子。

後來我轉到指揮部的「矛尖」,即海軍特種作戰發展小組。後來Facebook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們決定設立一個反恐分析項目,以保護全球安全,當時ISIS正在網上加大宣傳力度。

大科企與政府合作 政治化正在發生

隨著這種模式的建立,他們確實在與政府合作,涉及執法響應請求等方面。至少在2017年,當涉及兒童性虐材料時,他們有整個團隊專門與政府合作。

當然,當涉及到打擊外國伊斯蘭恐怖主義時,也需要與那些在政府中做得最好的實體保持聯繫。但就我所看到的而言,情況開始變得有點令人擔憂,因為這種密切關係正變得難解難分。對於一個普通的持不同意見的美國人來說,比如,對一個質疑有關新冠病毒的正統觀念的美國人來說,這看起來相當可憎。

楊傑凱:哦,非常正確。所以,打擊兒童剝削,打擊剝削兒童的人,在我看來,這些事情以及類似的事情與打擊錯誤信息的行動不一樣。所以,請說說你的想法。在我看來,我記得這(打擊錯誤信息)成為一種趨勢是在2016年以後出現的。

是在當勞特朗普成為總統後。我們在Google上有這個影片,像是在某個市政廳之類的地方,人們在說,「我的天啊,我們怎麼能允許這種可怕的事情發生?」我們看到政客們告訴社交媒體,「除非你處理這個問題,否則我們會怪罪你」,對吧?

所以,政治化正在發生。至少在我看來似乎是這樣。這是你能幫我理解的地方。似乎就是從那時起,人們對錯誤信息的關注越來越多,急劇增加,我想這就是我對錯誤信息的看法。

那麼第一個問題是,當這一切發展起來的時候,你是怎麼看的?第二個問題,在你看來,是否有一個念頭,認為與錯誤信息作鬥爭實際上是應當的?

弗雷德里克:是的,所以,我完全同意你的觀點。我認為你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所在。這是2016年的事。記得劍橋分析公司(註:一家進行資料探勘及數據分析的私人公司)的那個醜聞(註:獲取Facebook用戶信息)被報道後,人們似乎在說,「哦,不,當勞特朗普當選的原因是因為Facebook。」這成了普遍的想法。

因此,Facebook真的試圖為自己辯護。他們所做的事情之一是由Facebook的舉報人和《華爾街日報》去年秋天最終公布的Facebook文件所揭示的。他們創建了兩個內部工具,積極壓制非常保守的媒體。

因此,這是在當勞特朗普獲勝之後。他們意識到Facebook的生死取決於其內部工具。他們意識到他們需要做一些事情,因為他們被媒體抨擊,被其他民主政治家抨擊,被公眾絕對抨擊,認為他們是這個可怕的特朗普政權的設計師。

TikTok是這些技術中最具侵略性的

楊傑凱:好吧,以TikTok為例,它可以說是這些技術中最具侵略性的,甚至可以說它是處在外國勢力的控制之下,這對美國來說並不意味著好事,對吧?好吧,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空間來討論這個問題。

但是當你說到TikTok的時候,這讓我有點寒心,對吧?當我看到你剛才描述的整個情況時,我看到幾乎是一個巨大的技術、意識形態和審查正在朝著同一個方向推進。

和我交談過的一些人擔心,眼下它是不可阻擋的。你有一些解決方案,或者有可以阻止或改變事情的想法,此時此刻,你會怎麼說?畢竟你已經描述了一個非常、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潛在的棘手問題,對吧?

弗雷德里克:是的,我認為,要想遏制這股潮流,並希望扭轉它,真正糾正權力鞏固和科技公司濫用權力之間的不平衡,與政府聯手糾正權力鞏固和美國人民之間的不平衡,我認為還需要實現你的戰術多樣化。

我認為,你基本上需要有一系列的政策選擇,不僅是針對國會和相關的聯邦機構,而且還要滲透到公民社會、州立法機構、州總檢察長、科技創始人、新進入者和其它科技公司。

我認為你需要用一切力量來打擊它們,以阻止我們在報紙上談到的極權主義的發展。所以,我們要說的是,(科技公司)為達目標,第一,不惜一切代價達到底線。把不惜一切代價增加用戶作為第二優先。品牌或聲譽則是第三優先。

要解決這個問題,你必須使用各種各樣的解決方案,從執行《反壟斷法》開始。他們已經鞏固了所有的權力,他們確實有反競爭的做法。你必須清楚地定義它們,並且有嚴格的限制原則。

但是與此同時,法律的存在是為了得到執行。所以,要讓相關的聯邦機構在國會監督後實際執行這些法律。如果需要對這些濫用行為進行調整,那麼我認為這也應該被提上議程。#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