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正在密切關注,並且記錄俄羅斯在烏克蘭面臨的困難。

在烏克蘭,很多事情都是值得注意的。

烏克蘭效應

許多人預計,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勝利只需要幾天時間。當然,他們沒想到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一名於2019年當選的前演員、喜劇演員和政治新手,會站出來對抗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入侵軍隊。

但他做到了。

今天,差不多一個月後,俄羅斯仍在困境之中。事實證明,烏克蘭的抵抗比莫斯科所預想的要強硬得多。

西方的重大反應

此外,西方對入侵的反應肯定也比預期的要大。美國、波蘭、德國和其它國家已經為烏克蘭提供了便攜式和高效的反坦克和防空武器、醫療用品,以及更多幫助阻止俄羅斯軍隊前進的武器。

但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因素是在澤連斯基無畏的領導下烏克蘭人民的決心。鑒於烏克蘭所經歷的歷史,這不應該令人驚訝。

烏克蘭在俄羅斯統治下的慘痛歷史

數以百萬計的烏克蘭人記得在俄羅斯統治下作為蘇維埃聯邦國家的生活。由於幾十年的共產主義統治仍然活在人們的記憶中,烏克蘭人沒有興趣再次成為俄羅斯的附庸。他們享受著他們在共和國中擁有的自由。儘管可能存在缺陷,但他們享受著選舉的權利,以及相對廣泛的公民權利和經濟機會。

此外,俄羅斯不是經濟活力的典範。相反,它基本上是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加油站,碰巧在廣闊的小麥和大麥田旁邊出售軍事硬件。

所以,烏克蘭人怎能不戰鬥到死,以防止被俄羅斯化呢?

2022年3月13日,烏克蘭士兵走在烏克蘭基輔西北部伊爾平市(Irpin)附近一座被毀橋樑旁的臨時小徑上。(Aris Messin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3月13日,烏克蘭士兵走在烏克蘭基輔西北部伊爾平市(Irpin)附近一座被毀橋樑旁的臨時小徑上。(Aris Messinis/AFP via Getty Images)

普京的西方噩夢和軍事弱點

現實情況是,從1991年到今天,烏克蘭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變得西化。

這正是普京的看法。他最近哀嘆西方對俄羅斯和烏克蘭文化的負面影響,這說明了一切。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普京不必把目光投向烏克蘭,就能看到西方的影響力。它就在那裏,在俄羅斯社會中也是如此。

這一事實可能部份解釋了為甚麼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表現不那麼出色。總的來說,俄羅斯年輕人更有可能對玩影片戰爭遊戲更感興趣,而不是實際參加戰爭,特別是在許多俄羅斯人有著密切家庭關係的烏克蘭。

北京擔心台灣強大

這令我們想起了中共,習近平,以及中共領導層的其他成員。台灣在幾個方面與烏克蘭相似。

台灣是美國的長期盟友,有著西方的人生觀。這是一個或多或少基於自由、自由市場,和民主價值觀的強大社會。從經濟上講,全球約三分之二的經濟依賴於台灣製造的晶片。

關於毛澤東的回憶——新的和舊的

此外,大多數台灣人是1949年逃往台灣島的大陸人的子女或孫輩。他們逃避毛澤東和伴隨中國共產主義革命而來的血腥屠殺。雖然當年的台灣人只有很少還在世,但所有人都見證了中共對香港民主和自由的鎮壓。

此外,台灣人可以看到中共政權欺凌和威脅該地區的其它國家,從菲律賓到澳洲。經常侵犯台灣防禦空域的戰機和海上軍演強化了北京的意圖。簡而言之,台灣的社會和經濟與西方有很多共同之處。

北京在「統一」台灣的計劃中可能會考慮所有這些因素。

北京對西方反應的恐懼

例如,中共一定在想,如果發動入侵,台灣的2,300萬公民會有多大的決心抵抗侵略?

他們會像烏克蘭人一樣進行激烈的抵抗嗎?一支武裝起來的民兵部隊會迎擊中共軍隊嗎?或者只會走走過場?

2022年3月12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灣桃園一個軍事基地視察預備役人員訓練時發表講話。(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3月12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台灣桃園一個軍事基地視察預備役人員訓練時發表講話。(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台北會下令摧毀所有關鍵的晶片廠和其它技術資產,還是會某種逐步統一而進行談判?

中共也一定在擔心,如果攻擊台灣,其它國家會作何反應。

在經濟上,世界會抵制中國的商品和服務嗎?亞洲和西方國家會沒收中國的工廠還是凍結它們的資產?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樣的反應是否足以讓北京重新考慮其決定?

從社會影響的角度來看,中共可能想知道,對中國經濟的統一反應會給普通中國公民帶來多大的困難。人們願意承受多少痛苦?

在文化上,習近平表達了對中國社會規範受西方影響的擔憂。他警告中國人,西方在軟化男性情感方面具有影響力,並發起了一場男性氣質運動來對抗這一趨勢。

入侵會引發更廣泛的戰爭嗎?

軍事影響是另一個未知。例如,美國的戰略模糊性可能會變得不那麼模糊。美國對台軍售仍在繼續,根據拜登總統的說法,美國的對台政策保持不變。

然而,日本的政策遠沒有那麼模稜兩可。回想一下,日本在2021年發布了一份白皮書,其中明確指出其國家安全與台灣的國家安全直接相關。因此,東京正在重新安排其防禦戰略,重點是應對中共的威脅。

俄羅斯和中共都意識到,他們與西方的接觸是雙向的。世界上所有的宣傳都無法與西方所提供的自由和經濟活力的動態吸引力相提並論。更重要的是,失去進入西方經濟體系及其市場的機會並不需要很長時間。

莫斯科和北京都有充份的理由感到擔憂。

作者簡介: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 )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 2013年)的作者。他的網誌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The CCP’s Struggle With Western Liberalism」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